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6-14 08:30 原文链接 « »

  本报记者张望深圳报道

  “格力集团终止本次要约收购的消息是否提前走漏,上市公司这边不大清楚,也没法确认,我们是昨天(12 日)下午收盘之后才收到的文件。”长园集团有关人士 6 月 13 日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格力集团逾 52 亿元要约收购长园集团(600525.SH)20% 股份黄了,但长园集团股价提前异动的谜团却仍然没有答案。

  根据 6 月 13 日公告,长园集团于 6 月 12 日收到格力集团《关于终止要约收购长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的函》,因珠海市政府国资委不同意格力集团报送的收购方案,决定终止本次要约收购长园集团股份。

  但蹊跷的是,6 月 12 日上午收盘股价尚有微涨的长园集团,当日下午突现瀑布式闪崩,最终以跌停收盘,并且日量比放大到 10.75 倍,而 13 日大幅低开后,报收 13.99 元/股,跌幅为 2.98%。

  “格力集团终止本次要约收购的消息是否提前走漏,上市公司这边不大清楚,也没法确认,我们是昨天(12 日)下午收盘之后才收到的文件。”长园集团有关人士 6 月 13 日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也是收到文件之后才知晓格力集团终止收购,而且我们是全文公告的。”

  逾2% 股份需抛售

  按照长园集团 6 月 13 日公告,格力集团同样于 6 月 12 日收到珠海市政府国资委不同意格力集团报送的收购方案的回复。

  而长园集团股价在 6 月 12 日的跌停异动中,卖出金额最大的是国泰君安证券广州人民中路营业部,高达 21708.73 万元,位列其后的分别是银泰证券上海嘉善路营业部、广发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招商证券深圳福华三路营业部和机构专用席位,卖出金额分别为 3113.66 万元、3110.48 万元、2168.56 万元与 1707.28 万元。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长园集团于今年 5 月 10 日收到格力集团拟发起部分要约的函,当天其股价并无异动,收盘涨跌幅为零,并且自 5 月 11 日起停牌,直至 5 月 19 日披露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修订稿)并于 5 月 21 日复牌,复牌当日的股价涨幅为 3.8%。

  据当时公告,格力集团拟要约收购占长园集团总股本 20% 的 2.65 亿股,要约收购成功实施后,格力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合计持有长园集团 22.05% 的股份。格力集团还表示,不排除通过参与定向增发、配股、可转债等方式继续增持长园集团股份。

  格力集团拟要约的价格为 19.8 元/股,较长园集团停牌前股价溢价 14.06%,收购所需资金总额为 52.46 亿元,已于 5 月 11 日将 10.5 亿元存入登记结算公司上海分公司指定账户,作为本次要约收购的履约保证。

  但这宗被评价为双赢并且看似板上钉钉的交易,不到一个月就告吹。

  “(终止收购)是珠海市国资委的决定,原因我们不清楚。”前述长园集团有关人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而长园集团的股价在披露格力集团拟要约收购之后并不“争气”,从 5 月 21 日复牌到发生跌停前的 6 月 11 日,跌幅为 7.72%,与停牌前股价相差 1.34 元/股。

  但此番要约收购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已经受伤的长园集团股价还将面临相关方清仓减持压力。

  公告显示,若本次要约收购未达生效条件,格力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在要约期届满之日起 6 个月内,减持其合计持有的长园集团全部股份。目前,格力集团一致行动人珠海保税区金诺信贸易有限公司、珠海格力金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占长园集团 2.05% 的 2719.44 万股。

  而上述格力集团一致行动人所持长园集团股份,皆于今年 3 月 14 日至 4 月 12 日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增持价格为 16.2 元/股至 17 元/股之间,即使最低买入价与 6 月 13 日的收盘价相比,也要浮亏 13.64%。

  李嘉诚清仓“后遗症”

  除了格力集团一致行动人,长园集团第一大股东深圳市藏金壹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藏金壹号)及其一致行动人,也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减持时间为今年 6 月 14 日至 9 月 14 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减持计划发布于长园集团披露格力集团拟要约收购之后的 5 月 24 日,因而被市场解读为给格力集团让位。但格力集团此前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表示,其进行本次要约收购不以谋求长园集团控制权为目的。

  而根据藏金壹号及其一致行动人协议,其成为一致行动人的主体为 29 名股东,合计持有长园集团 24.3% 股权,其中持股最多的是藏金壹号的 7.84%。

  “目前公司还是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股权比较分散这个情况已经持续好些年了。”前述长园集团有关人士对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其实这种状态在国外很常见的,随着公司的发展,股权不断被稀释,有进入者也有退出者,但不影响正常经营。”

  其实,2002 年 12 月上市的长园集团,其发起人和控股股东长期都是“超人”李嘉诚家族控制的长和投资有限公司,直到 2012 年末,其持股比例为 35.76%,这也是李嘉诚家族唯一的一家A上市公司平台。

  但从 2013 年 1 月开始,长和投资开始持续减持长园集团,到 2014 年 1 月,长园集团就宣布成为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而长和投资也在当年实现了清仓。

  此后,长园集团的管理团队曾谋求通过曲线 MBO 方式获得控制权,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2014 年 5 月,沃尔核材(002130.SZ)及其实控人、董事长周和平宣布举牌长园集团,并很快在其后成为第一大股东。

  由此,双方针对长园集团控制权展开了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和纠纷,直至 2018 年初,在深圳证监局的介入和深圳证券期货业纠纷调解中心的组织下,双方分别于 1 月 9 日和 18 日签署了和解协议及补充协议。

  根据公告,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承诺在其现持有长园集团股票减持完毕前,不再增持,而长园集团同意按照市盈率 15.9 倍向沃尔核材转让长园电子(集团)有限公司 75% 的股权。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之前合计持有长园集团 24.07% 的沃尔核材及一致行动人,通过减持和转让,目前持股已降至 10.47%。

  “公司的主要管理团队还是原来的人马,没有变化,但管理团队持股非常少,不能起到控制作用,公司希望股东都能支持公司的发展。”上述长园集团有关人士表示。

 
来自: 腾讯科技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格力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