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8-13 14:56 原文链接 « »

  编者按:本文经授权编译自 MIT Tech Review 原题为“MAGIC LEAP’S HEADSET IS REAL, BUT THAT MAY NOT BE ENOUGH”的文章

  在佛罗里达 Plantation 的一幢普通建筑里,Magic Leap 开发了一款设备,它是真实的,而且很酷,可以将 3D 虚拟图像与现实结合,结合的方式比其它我所见到的 AR 或者 VR 头盔都要好。

  现在的问题在于:大家会用这款头盔干什么?

  Magic Leap 希望开发者与其它创作类型冒出来,很快给出答案。最近,Magic Leap 开始销售期待已久的头盔,它有点像护目镜,名叫 Magic Leap One。

  请注意,这款头盔不是给平民百姓用的。首先,你必须以开发者的名义注册,Magic Leap 希望能搭建一个开发者社区,让它们为头盔开发 App,就像开发者为手机开发产品一样,头盔定价 2295 美元。微软 HoloLens 头盔瞄准的也是开发者,价格 3000 美元或者 5000 美元。你如果想申请,年龄必须达到 18 岁,最开始推出时,产品只能邮寄到美国几个城市,比如纽约、西雅图。如果这些障碍在你面前不算障碍,就能收到头盔,还有一台穿戴计算机,它与头盔连接,另外还有一个单手控制器。设备安装充电电池,续航时间最长 3 小时。

  从 2011 年开始,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 及团队其它人就在开发产品,Magic Leap One 是所有努力的最终成果。之前,Magic Leap 曾经展示一些炫目的画面,比如让鲸鱼从体育馆的地板上跳出来,将小象棒在手心,这些宣传片告诉我们:产品可以将数字图像与真实世界融合,激起用户的好奇心。对于 Magic Leap 来说,新头盔是一次机会,它可以借此证明之前的宣传所言非虚。

Magic Leap 头盔是“有真本事”的,但问题是没人会买

  Magic Leap One 与小型穿戴计算机连接,用配套手持控制器操纵。从许多方面看的确如此。上个月,我拜访了 Magic Leap,试用头盔,我看到海龟在房间内游动,尾巴后面还有小小的气泡,当我戳它时会跳开。我还拿起射线枪,反击外星机器人,它们从墙壁上的大门内涌出来。总体看来,视觉图像相当清晰,生动,有时我还能在同一时间看到几幅数字图像,它们处在不同的深度。

  2014 年年末时,我首次拜访 Magic Leap 公司,当时曾看到原型产品,与早期原型产品相比,Magic Leap One 小很多,更便携。那时,我看到一台巨大的设备,就像支架一样,从固定镜头中,我看到极为逼真的蓝色怪兽。还有一台设备,像购物小车一样,也不便携,通过这台小设备,我可以看到一个飞行机器人,它充满蒸气朋克味道,我还可以用手戳它。即使如此,我还是感到惊讶,MIT Technology Review 居然将它的技术评为 2015 年十大技术突破之一。

  公司已经融资 23 亿美元,围绕如何将数字图像投射到真实世界,Magic Leap 申请了几百项专利,有几十项专利已经获得批准。不过在 Magic Leap 身上到处是秘密,还有夸张的营销宣传,所以许多开发者和科技消费者认为,Magic Leap 产品有点像雾件。

  2015 年 Magic Leap 在 YouTube 发布一段视频,名叫“在办公室的另一天”(Just another day in the office),在视频中,我们看到机器人从天花板的大门内掉出来。公司介绍说,这是一款游戏,公司员工目前正在自己的办公室玩。事实上,这段视频与几个月前我看到的作品有点相似,当时公司告诉我说,它只是一段游戏预告片。单是在 YouTube 平台,已经有 400 万人观看视频,后来视频换了名字,叫作“原创概念视频”。在最近的 Twitch 直播中,Magic Leap 又展示了 Magic Leap One,我们看到小怪兽投掷石头,体验有点糟糕,结果被人嘲笑。

Magic Leap 头盔是“有真本事”的,但问题是没人会买

  今年夏天,Magic Leap 邀请我去佛罗里达试用 Magic Leap One,产品快要与公众见面了,我当时猜想,我看到的图像肯定很模糊,很糟糕。看了两段体验之后,我改变看法,认为 Magic Leap One 是目前最好的 AR 头盔。

  没错,虽然 Magic Leap 做到了许多人们原以为做不到的事,不过前面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要完成:说服开发者,让他们为新计算形式制作富有吸引力的内容,对于大多人来说,这种计算形式都是新的,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还要让开发者相信技术对什么有好处,这点就更不用说了。搞清这一点并不容易。在我看来,Magic Leap 似乎还没有找到答案。

  Abovitz 有点累,但是很高兴。昨天晚上,他一直工作到凌晨 2 点,对 Magic Leap One 做最后润色。他坐在办公室里,这个房间设有玻璃墙,位于佛罗里达 Plantation 办事处的中央,离 Fort Lauderdale 海滩大约 10 英里。

  Abovitz 的后面是架子,上面摆满玩具,有射线枪,有摇滚乐手 Jimi Hendrix 的人像,还有宜家夜间照明灯,还有很多书,比如“做出艰难的决定”“Graphics for Engineers”。在架子的一角摆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有雕像,比如粉色、绿色怪物,恐龙。旁边还有一个 Thwaxo’s Space Fudge 盒子,它相当于纪念品。2012 年,Abovitz 在佛罗里达 Sarasota 参加 TedX 活动,发表演讲,上台时,中央摆了一个 Thwaxo’s Space Fudge 盒子,两只怪物围着盒子蹦跳,他自己穿着太空服走出来。

  自从上次我们见面之后,在 Magic Leap 又发生了什么事?这就是他想告诉我的。他说,如果生活就是电视剧,那么 2014 年年末拜访 Magic Leap 相当于试播季(Pilot Season),现在已经到了第四季。他带着我浏览幻灯片,告诉我在过去几年里原型产品是如何进化的,当年我看到的产品很大(绰号 The Bench),后来越变越小。很明显,Abovitz 想传达一个消息:在过去许多年里,公司不断开发原型产品,优化各种组件,最终才有了 Magic Leap One。

Magic Leap 头盔是“有真本事”的,但问题是没人会买

  数字图像如何与真实世界完美融合?公司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从本质上讲,公司将晶片装进头盔镜头内,光穿过透明的晶片,晶片直接将光线射到眼睛上。这样一来,头盔就可以生成光场数字模拟幻像,在特定体积内,光线会朝着每一个方向传输,你可以在周围的空间中看到对象,浮在空中。Abovitz 说,有了 Magci Leap One,用户可以近距离观看清晰的 3D 图像,视觉光场从距离脸部 14.6 英寸的地方开始,一直延伸到远方。看起来应该很自然。

  我们交流一番,查看了许多机器,Magic Leap 用这些机器制作透明晶片。然后 Abovitz 带着我穿过大厅,来到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装有白色玻璃门。房间就像时髦的客厅,里面有一张皮革沙发,有墙边桌,有书架,还有搁脚凳。总之,布置精心,就像是住宅的一部分。

  另一边还有一张桌子,上面摆了几款 Magic Leap One 头盔。Magic Leap 技术营销主管 Shanna De luliis 教我如何戴上头盔:先要拆开头带,戴在头上,确保角度正确,然后系紧。戴上头盔就像在室内戴着太阳镜。Abovitz 解释说,头盔设计选择了暗色调,主要想让头盔看起来足够坚固,不希望产品发出的光太明亮,刺激眼睛。在设计时,头盔并没有将眼镜考虑进去,如果你戴了眼镜,可以藏在下面;公司说,如果戴了处方眼镜,可以购买订制镜头,根据你的眼睛度数定制。

  当时我穿了裙子,没有口袋,我只能将圆形互联 Lightpack 计算机绑在带子上,带子缠在肩膀上。Lightpack 计算机完成处理任务,渲染图像。Magic Leap 管这款头盔叫作 Lightwear,重 325 克,Lightpack 重 415 克。戴在头上,如同戴了一幅滑雪护目镜,连接到一个相当轻的钱包。Shanna De luliis 将黑色控制器递给我,上部有一个触摸垫,下面有扳机。

  我玩了一些 Demo(演示品),它们要么预装到 Magic Leap One,或者放进 Magic Leap World,也就是 Magic Leap 的程序店。第一个 Demo 是游戏,名叫“Dr. Grordbort’s Invaders”,游戏的确可以玩,但是当 Magic Leap One 最初推出时不会有这款游戏。

  游戏开始后,前面的墙壁上打开一扇矩形门。黑色外星机器人走出来,朝我开枪。我避开火力,用手上的控制器反击。此时,会有一层数字图像覆盖在现实世界之上,它是一把红色射线枪,看起来有点复古。如果我击中墙壁或者家具,或者是别的其它什么东西,上面会出现黑色污点。体验让我想到了几年前的视频,也就是“在办公室玩游戏”的那段视频,只是这一次的游戏我们真的可以在办公室玩。Magic Leap 在 Twitch 展示演示品,当时的演示相当糟糕,现在看到的演示品完全不一样。

  当我击中机器人,机器人倒在地上。我站在一个机器人上,检查“残骸”:看起来相当坚固。Abovitz 曾经告诉我,如果想知道他开发了什么,最好自己去尝试一下,他说得没错:这些机器人(以及我查看的其它大多东西)看起来好很多,在头盔中观看比在平面显示器上观看要好很多。

  如何让数字图像与现实融合,Magic Leap 似乎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在 AR 领域有一个巨大的挑战,让人造对象遮挡真实对象,反之亦然;要做到很难,因为你必须精准控制光线。从我看到的演示品看,公司做得不错,大多时候不错。有时,机器人会从房间的沙发后面冒出来,如果你不能很快找到它们,头盔内的扬声器会帮你判断位置。当我蹲在椅子后,想看看它们是否会消失,机器人图像似乎有点弯曲,朝着我走来,而不是被家具阻挡。

  还有一件演示产品是 NBA App,在应用内你可以通过平面屏幕观看篮球比赛,我可以用控制器移动或者调节屏幕。我将屏幕挂在墙壁上,图像很清楚,除非近距离观看才模糊一些。当你离图像大约 6 英寸时,图像会消失,取代的是网格线条。里面还有“Court View”功能,启用之后,你会看到一个桌面大小的 3D 篮球场。我让它漂浮在前面的地板上,看见用计算机生成的 LeBron James 投篮。

Magic Leap 头盔是“有真本事”的,但问题是没人会买

  还有一个 App 叫作 Create,有了它,通过头盔和控制器就可以搭建自己的 AR 世界。我可以抓起一些小东西,比如雷克斯霸王龙、骑士、海龟,将它们放在现实环境中。我抓起一只霸王龙,它会咆哮,我将霸王龙放在凳子上。霸王龙翻滚,然后站了起来,站在织物表面上,相当真实。我将 3D 骑士摆在霸王龙身边,霸王龙毫不留情将他粉碎。

  我拖起一只海龟,放在空中,它悠闲游动。当我拍打,它会根据我的手部动作给出回应,如果我用控制器戳它,甚至还能感受到反弹。我让森林在家具、地板上生长。我拿起一只虚拟彩笔,在 Abovitz 的头顶乱涂乱画,他站在房间的另一头,很快,我画的东西就将它覆盖。

  到了某个时间点,视野会弹出错误信息。很明显,你无法再添加任何东西了,因为东西太多,头盔受不了,我只能删除一些,然后才能再次添加。

  Abovitz 开玩笑说:“你把它弄得崩溃了。”

  头盔还有其它一些问题。虽然画面看起来很清晰,当我摇头时能保持静止,但是当我移动时,有时会分解成红、绿、蓝。Magic Leap 系统工程团队创始人之一、主管之一 Sam Miller 说,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是硬件和软件的不同部分要协调工作。

  视野可能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对 Magic Leap 如此,对于其它想将现实与数字图像混合的企业也一样。Magic Leap One 的对角可视角度是 50 度,HoloLens 只有 35 度,不过还是不够大,当你离虚拟平板电视几英尺远时,才能看到整个电视,太近就不行了。VR 头盔的视野角度比 Magic Leap 产品大,想扩大 AR 视野比较难,VR 容易一些。斯坦福虚拟人机交互实验室的创始主管 Jeremy Bailenson 解释说,VR 要将屏幕摆在你的眼前,AR 不一样,它发射光线,从表面反弹,然后进入视网膜。

  在 Magic Leap 我遇到一些员工,他们很兴奋。一些员工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开发产品。在演示房间内,我们看到的体验的确有趣,视觉效果惊人,但是并不能真正让人大呼过瘾。

  我希望能真正感受到机器人向我开火。我希望鲸鱼能从体育馆内跳出来,就跟真鱼一样大。我希望自己能够忘掉头上的头盔和身上的计算机,凝视增强世界。如果想达到目标,硬件必须更小,更棒。

  Magic Leap One 的确挺酷,但问题仍然存在:它能赚到钱吗?

  Abovitz 之前曾说过,公司的第一款产品会是消费版产品,不是给开发者用的测试版产品,但是 Magic Leap One 显然是开发版。现在 Abovitz 又说:“我们清楚知道不能绕开创作者,也就是那些创造体验的人。我们要将他们摆在第一位。”如果大多人想购买产品,现在不是时候,还没有准备好,不论是技术、硬件、还是体验,都还不完美。Abovitz 认为,只有等到第四代产品推出时,才会变成你一直都想使用的流行设备。

Magic Leap 头盔是“有真本事”的,但问题是没人会买

  正因如此,Magic Leap 才会依赖开发者和合作伙伴,比如 NBA、卢卡斯影业等品牌,让他们帮助自己寻找下一站。未来会是怎样的?就连 Magic Leap 的领导者也说不清。

  Magic Leap 首席内容官 Rio Caraeff 告诉我说,Magic Leap 正在开发一些 App,用于测试,它们更多只是激活用户内心好奇的一面,并不是用来提高企业生产力、改进医疗成像。他还说,Magic Leap 肯定想增强开发者能力,“将他们的指纹印在世界上”。Magic Leap 互动主管 Aleissia Laidacker 也谈到了相似的看法:“我希望,当产品推出之后,能看到开发者着手开发许多惊艳而疯狂的东西。”总之,公司遵循百花齐放的策略。他还说:“想成为 Magic Leap 开发者,不必非要是大公司,孩子在车库内也可以为我们开发体验。”

  可惜,孩子如果真想开发,先要掏 2295 美元购买头盔。

  这个问题是 Magic Leap 必须面对的。就像市场上的 VR 头盔一样,Magic Leap 也在寻找“杀手级 App”。在新计算平台上,开发者也许能找到惊艳实用的东西,也可能找不到,在过去许多年里,VR 开发者没有获得成功。

  Abovitz 承认,虽然自己开发的东西虽然有期待,但是这种期待是无法控制的,不过他不后悔。Abovitz 说:“不能有遗憾。”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来自: 36氪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Magic Leap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