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8-14 21:00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问耕  郭一璞

  来源:量子位(QbitAI)

  年初与币圈切割后,大佬史玉柱现在半只脚踏入 AI 行业。

  史玉柱六岁那年,Robert Antokol 出生在拉脱维亚。

  四年多以后,史玉柱小学留了一级;而 Antokol 移民以色列。

  时间再过 29 年,史玉柱在上海注册巨人公司,随着脑白金业务的成功,他在工作之余能玩玩网络游戏;而 Antokol 参与创办了一家小游戏公司。

  2010 年,史玉柱 48 岁,他自己新创办的游戏公司巨人网络,已经在海外上市三年。同年 4 月,Antokol 从主营增值业务的 Logia 集团副 CEO 任上离职,拿了 150 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重返游戏圈开始创业。

  新公司名叫 Playtika。

  Playtika 总部位于以色列沿海城市荷兹利亚(Herzliya)。这次创业相当顺利,仅仅八个月后,Playtika 就被凯撒互动娱乐以 1.6 亿美元收购。

  凯撒互动娱乐(Caesars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CIE)是全球最大的在线博彩游戏公司,其母公司是一家位于美国的博彩娱乐巨头。CIE 之所以看上 Playtika,是因为后者当时的主要产品,是在线博彩游戏。

  游戏名叫《Slotomania》。

  这是一款在线老虎机类博彩游戏,最初为社交平台 Facebook 开发,然后迁移到苹果和安卓上。也正是因此,它被称作社交博彩类游戏。

  与真实的博彩相比,《Slotomania》的特别之处在于,你可以购买虚拟筹码,但是不能真正兑钱出来。玩法也很简单,就是一个虚拟的老虎机,你不停的拍下按钮,等待好运出现。对大部分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枯燥的过程。

  但对于热爱这类游戏的玩家来说,情况大不相同。这款游戏一上线就大获好评,作为一款发布已有六七年的老游戏,《Slotomania》累积用户已经超过 1400 万而且热度始终不减,目前仍然雄踞 Google Play 赌博类游戏创收榜单第一名。

  更恐怖的是,在 Google Play 赌博类游戏的创收榜上,也就是用户付费最多的排行榜上,前三都是 Playtika 的产品。

  在苹果美国区 App Store 里,《Slotomania》和同门在线游戏《WSOP》排在赌博类游戏付费榜的第五位和第六位。

  总之,这公司堪称是赌博界的腾讯。

  上述游戏产品,并没有在国内的应用市场里发布。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主推博彩游戏的原因,微信阻止了用户访问 Playtika 的网页。

  在 Playtika 的首页上,鲜明地展示着这家公司的游戏属性。

  最上方就三个主要的标签:游戏、公司、招聘。主要展示的,还是各种游戏产品。国外媒体在提及 Playtika 时,也都是冠以游戏公司、最大社交博彩游戏公司等名头。

  有这么多王牌的博彩游戏 App,Playtika 想不挣钱都难。

  2013 年,这家公司的营收超过 3 亿美元(约人民币 18 亿元),并逐渐成长为全球第三大移动游戏公司。同年,巨人网络营收 3.89 亿美元。

  2016 年 7 月开始,已经从美股退市、借壳登陆A股的巨人网络,筹备以 305 亿元的作价,正式将 Playtika 并入巨人网络体系。

  54 岁的史玉柱,48 岁的 Robert Antokol,命运交汇在一起。

  不过这次收购,在证监会没能顺利过关,还被监管部门多次询问,而且此后一直没有实质进展。

  直到本周一(8 月 6 日),巨人网络临时停牌。

  因为他们接获通知: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将于近日召开工作会议,审核巨人网络收购 Playtika 一案。

  四五年前营收旗鼓相当的两家公司,现在已经有了明显的差距。去年,Playtika 收入 77 亿元,净利润 20 亿元。而巨人网络 2017 年的营收 29 亿元,净利润 12 亿元,已经远逊于自己的收购目标。

  而且与 2016 年时相比,巨人网络的口径也不同了。

  当年巨人网络谈起这宗并购时,主要谈“网游出海”的概念,对外表示:海外游戏市场及休闲社交类游戏市场是重要业务发展方向。

  如今还是同一个并购,措辞改成了:“巨人网络希望通过此次收购,加强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化布局。”

  嗯?

  怎么两年前史玉柱想要收入账下的、以博彩类产品见长的游戏公司,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一家 AI 公司了?

  咱们继续说。

  创立 8 个月就被凯撒互动娱乐收入账下之后,Playtika 并没有退化成一个内部游戏工作室,反而走上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

  从 2012 年开始,Playtika 展开了自己的连续收购行动。这家公司的 CEO 兼联合创始人 Robert Antokol 说,他们找到有前景的产品和团队,然后利用自身的营销、商业化和分析能力,来帮助被收购业务发展壮大。

  在 Playtika 旗下游戏中,还有几个特别吸金的博彩类明星项目,都是这么来的。比方说《Bingo Blitz》就来自 2012 年的一次收购。

  而另一个支柱游戏《House of Fun》收购于 2014 年,这是 Playtika 创办以来的第四次收购,以及在以色列本土的第二次收购。迄今为止,Playtika 至少已经斥资 3 亿美元,收购了超过 10 家公司。

  这是一种套路。

  Playtika 可能是看惯了游戏行业的潮起潮落,所以并不追求下一个爆款,他们更愿意投注在那些已经被历史证明有长久生命力的产品上,过去 20 年你就在玩,未来 20 年你还会继续玩。并且根据数据反馈,不断优化迭代。

  可能这也是 Zynga 陨落,而 Playtika 繁盛至今的原因之一。

  不过经营博彩游戏,始终会面临更多的问题和风险。远的不说,就在今年 4 月,《Slotomania》这种独特的免费模式,就在美国华盛顿州遭遇了诉讼。

  当然 Playtika 也在改变。

  2017 年 3 月,Playtika 以不到 1000 万美元的代价,收购了以色列广告公司 Aditor。这家公司开了一款名叫 PredictAI 的产品,能够帮助客户更好的在社交媒体上管理他们的广告活动。PredictAI 被认为可以帮助推广游戏。

  2017 年 10 月 3 日,这家公司斥资数千万美元,收购了以色列游戏公司 Jelly Button。这是 Playtika 进行的 10 次收购。不同之处在于,Jelly Button 不涉猎博彩业务,此前他们发布的两款休闲游戏,下载量超过 8000 万次。

  但也有蹊跷之处。

  在一份广为流传的中文报道中,Playtika 今年前三个月的净利润下降,被归因于“通过 DS and DE Lab Ltd. 开展了对人工智能领域的战略性投资,招募了众多以色列顶尖的人工智能领域科研人员,需支付一次性招募费用”。

  也有最近的报道直接说:今年一季度“Playtika 收购了一家以色列人工智能公司 DS and DE Lab”。

  不过 Google 并不能搜索出 DS and DE Lab 的相关信息,也没有 Playtika 收购这样一家机构的英文报道。至少量子位没有搜索到。而去年对于 Aditor 的收购,也被一些中文报道重新安排在了“2018 年 8 月”发生。

  我们继续来看 Playtika 究竟怎样 AI。

  中国证券网 8 月 6 日的报道中提到:

据悉,在过去两年中,Playtika 持续加大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与布局。对内,建立了人工智能部门,在开发人工智能分析和应用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对外,成立 Playtika Growth,接触、拓展不同行业的优秀公司与合作伙伴。

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在与 Playtika 团队交流时,结合该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提出未来发展建议。他认为,Playtika 本来就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建议其不光做用人工智能改造游戏的业务,还要用人工智能去做其他领域的业务,未来全面拥抱人工智能市场。

  Playtika 官网上,以色列总部正在招聘大数据工程师、数据科学家等岗位,要求应聘者掌握一定的机器学习能力。

  至少在 2014 年,Antokol 就不断强调:“我们不是一家博彩公司”。而他们的确也曾表示,可以将自己在货币化、分析、CRM 等领域的专业能力,应用于博彩游戏之外的领域。上面提及的休闲游戏,就被当做一个例证。

  今年 5 月的一次采访中,Playtika 高管说他们正在寻求多元化,除了游戏,还关注旅游、媒体、市场推广和电子商务等行业。他们想找的有潜力公司,还要有非常频繁的交易发生,例如用户每天、每周都会付费。

  但 Playtika 似乎和人工智能还是有些距离。

  昨天(8 月 10 日)证监会本应审核巨人网络的收购案,但下午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因涉及重大事项核查,决定暂停该案的审核。

  “待相关事项明确后视情况决定是否恢复审核。”

  事情再一次陷于停顿。

 
来自: 新浪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史玉柱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