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1-08 17:07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DT 少年

  来源:剁椒娱投(ylwanjia)

  2015 年底,直播兴起,一款主打游戏直播的平台横空出世。

  成立之初便有头部主播入驻并和王思聪成立的熊猫直播进行了一些“撕逼”,也让这款名叫全民直播的平台也迅速走进用户视野。

  不到一年时间,全民直播发展迅猛,拿下 5 亿融资,先后签下了小智、小漠、阿怡、帝师、UZI 等知名主播,使其站稳游戏直播领域 TOP5 的地位。

  2016 年在线直播人气主播盘点中,在 TOP18 位里,全民直播占据 7 席,成为最大赢家。

  然而这样一个大热的平台,却在不久前爆出了“拖欠薪资,老板跑路”的传闻。经过剁椒娱投(id:ylwanjia)的调查采访,发现全民的问题远比传闻水深。

  全民直播的背后,究竟隐藏了几道罗生门?

  

  当全民直播的两位员工得知自己即将失业时,心里似乎没有太多波澜。

  这个初秋的 9 月 11 日,张力权和周民如往常一样来到全民直播位于上海星峰企业园的写字楼上班,平时的工作很枯燥,但今天却有些许不同。

  早间技术部门例会,全民直播的 CTO 张云龙少有的来到的会议室主持,没有雷厉风行的交代任务,也没有嘈杂工作交流,沉默不久,张云龙留下一句话,“公司没钱了,大家赶紧去找工作吧。”

  整个技术部门并没有喧闹和哗然,对于这个结果他们早已有所察觉,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

  “8 月份的工资还是分了两次才发放,直到国庆后才结清,9 月份上社保时人事那边也通知按照最低基数缴纳。”张力权和周民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有的同事国庆节后去办的离职手续,但公司强制给考勤截止日算到 9 月 30 号 ,“CTO 只交代了让大家主动离职,没有后续安排,也没说明 9 月份的薪资什么时候发放。按照国家劳动法规定,对于这种非过错裁员的员工应该有N+1 的赔偿。”

  “技术部门好歹还有人出面,我们市场部连领导都没见着,仅仅凭着工作群里的一条通知就解散了。”全民直播负责市场的张新向剁主反映,“连个正式说明都没有,我们市场部的压力要比他们(技术)大多了。”

  相比公司技术,全民直播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对于资金链断裂早有耳闻,事实上面对此前合作商的催款也一直是他们顶在财务面前,和对方打着哈哈。

  张新负责全民直播在应用商店、代理公司等第三方渠道做一些 SEO、关键词等付费优化,“这些钱都没有给人家,包括还有一些分成。渠道方来给我们要钱,领导不批,我们也没有钱给他们。”

  全民直播的总部位于上海,员工约有 200 人左右。据不完全统计,直至十月底,绝大多数员工的薪资都还被拖欠着,数额在半个月到一个多月不等。

  李倩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不仅是上海,全民直播在北京、杭州和宿州还有几家子公司,这三家公司员工的工资目前也被拖欠着。

  “8 月份起就开始大量裁员,劝退员工,且不给赔偿。hr 威胁说要赔偿的话,等员工再入职新公司的时候做背调会给不好的评论,且离职证明给的离职原因会写上是因为员工工作能力或者试用期没过等等负面言论。”

  在此期间,全民直播法人和总裁王傲延一直没有露面,绝大多数员工对于这位领导得到的唯一回应只有 QQ 群组里的一句话,“大家工作付出的劳动成果一定会有相应的回报,只是这次事情比较突然。对大家有拖欠会尽快补发,希望内部同学不要在这个时候对外界传播负面。”

  不过而后也有员工私下找到王傲延催问薪资时,态度却与之前截然不同,“九月份都没来上班了,还催啥。”

  王傲延的说法,张力权和周民并不认同,“通知都是直到 9 月中旬才下来,从给到通知再到去找工作还耽误了很长时间,最起码应该保障我们工作期间的薪资。”他们透露,还有一部分同事一直工作到了月底。在离职通知下达后,技术部门还加班加点赶出了全民直播 App 的一版更新。

  剁椒娱投(id:ylwanjia)也试图去联系全民直播官方,但发文前未收到回复。

  内幕人士透露其实全民直播资金亏空早已持续许久,拖欠员工的薪资只占很小一部分。

  “(员工薪资)可能差不多两百多万就搞定了,真正的大头是在供应商和主播那里。”

  

  全民裁员风波前,除了市场部,压力最大的非运维莫属,特别是和平台主播直接对接的超管团队。

  “他们在裁员前人员流动就一直很大,多数人顶不住压力没干几个月就离职了。”

  事实上,全民拖欠主播薪资已经由来已久,跨度从几个月到一年多不等。而在全民内部,一个超管下面管理着多名主播,除了维护直播间日常外,还负责公司业务层面的对接。

  所以当主播薪资被拖欠后,第一时间找到的联系人也是超管,超管再去找公司财务,财务不批,主播再找,一来二去,超管崩溃的崩溃,离职的离职。

  小乐就是众多讨薪大军中的主播之一。

  自从 2017 年 7 月份和全民直播签约到 8 月份停播,整整一年时间,他只拿到了三个月工资,“而且就像挤牙膏一样,很久才发一次。”

  作为小主播,小乐和全民的签约模式为每月固定薪资和虚拟礼物分成。小乐透露,全民签约主播的方式主要是三种,第一种是头部主播采用年薪+分成的方式,签约时即支付 30% 左右,剩余按月结算;第二种是平台与公会签约,规则相对自由;而他属于第三种。

  然而,无论是以哪种签约方式加入全民的主播,都面临着欠薪的情况。

  曾经以龙珠 LOL 一哥加入全民的主播王稳健,就曾在今年 8 月底时坦言,自己和全民签订的合约到期,但却拿不到工资,官方说必须续约才能拿到钱,目前已经被欠薪大半年。

  知名游戏主播徐老师也在微博爆料,去年加入全民两个月后就开始拖欠薪资,后来讨薪了一年多也没结果。

  剁椒娱投(id:ylwanjia)也联系到了一些签约到公会的主播,其中有一位表示因为全民平台迟迟不给公会结算,目前公会老板已经跑路,自己几个月的薪水也没了着落。

  另一位和全民签约的直播公会的员工透露,因为资金链断裂,目前他们公会已经转型去做了电商。

  小乐回忆,在全民直播但没薪资的那段时间简直煎熬,最基本的房租和伙食成本都无法满足,“我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本来希望加入全民,进入主播行列后能够减轻家里的负担,没想到适得其反。”

  最艰难的时候,他是靠着直播间粉丝的接济,“陆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