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1-12 15:33 原文链接 [收藏] « »

  原标题:Sorry 马斯克,You’re fired

  文/巴九灵

  来源:吴晓波频道(ID:wuxiaobopd)

  他是一个绝对的天才,但是我有点担心他是那种智商 190 却自以为是 250 的人。

  ——查理·芒格点评马斯克

  久经考验的硅谷战士、大众创业偶像,于今年年初将火箭送上火星、声望达巅峰,并不久前喜提首位登月用户的马斯克先生,终于交出了担任 14 年之久的特斯拉董事长职位,而且三年内莫得参选。

  新上任的董事长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特斯拉独立董事罗宾·德霍姆,来自澳大利亚,她将于明天走马上任。

  但马斯克这次,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交班,而是在履行自己“冲动的惩罚”。

  事情还得从今年 8 月 7 日说起。

  那天,马斯克先生在股市开盘期间发推宣布考虑“私有化收购特斯拉”,并表示“钱已备好”,而随后几天,他不停对外透露,自己已经联络哪些哪些金主爸爸,为私有化筹备“子弹”。

  但 17 天后,这番风中承诺被正式吹散,马斯克先生通过“正规渠道”(特斯拉官网)发文,宣布取消私有化收购计划。

  无论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根据美国证券法相关规定,上市公司高管不得通过社交网络发布有关上市公司的失实信息。

  所以,马斯克先生发推本身就已经“很不得体”,而随后的结果更坐实了他这个“教科书级别”的欺诈行为。

  于是,9 月 27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以误导投资者和涉嫌证券欺诈的罪名起诉马斯克先生,他们希望他对此交付罚金,并强烈要求法官禁止马斯克先生担任任何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或董事。

  一开始,马斯克先生表示很委屈,还解释说发推是为了哄女朋友开心。

  但两天后,他忽然同 SEC 达成和解,表示将辞去董事长一职,只是可怜了特斯拉公司,还得跟着赔款 4000 万美元给因此蒙受损失的投资者。

  整件事顺下来,很难站队这位昔日英雄,在小巴眼中,马斯克先生更像是一个在“醉酒驾驶”“特斯拉”的莽夫。

  就在起诉发生前 20 天,9 月 7 日,在一场直播节目中,马斯克先生放飞自我抽起了大麻烟(在当地合法)。

  直播后,特斯拉三位核心成员相继离职,而最大的“车祸现场”在股市,自闹剧开始到收场,特斯拉的股价已经跌去 30%。

  来自《好奇心日报》的数据显示,2017 年以来,至少 20 家公司因为 CEO 的各种不当行为,导致公司市值暴跌、估值调低甚至业务正常运营也受到影响。

  而对于当下的企业而言,无论创始人、CEO 或高管过去有多么了不起,他们越来越难以忍受他们因其个人行为而损害企业和投资者的整体利益。

  于是,他们开始防患于未然。

  各自的应对方式有二:一方面,投资人在协议中提前对高管的个人行为加以监管;另一方面,企业管理层针对这类事件,开除和迫使其辞职。

  我们先来说第一种。

  土豆条款

  2017 年,发酵于好莱坞,席卷全美的#Metoo 行为激发了一系列揭破事件,一大堆知名企业的创始人或高管中招。

  深谙风控的华尔街最先在并购中引入相关条款。协议中要求卖方对于买方因卖方高管的不良行为或可能丑闻(包括性丑闻、性不当举动等)而导致的公司损失实行损害赔偿。

  这就是所谓并购交易中的“韦恩斯坦条款”(韦恩斯坦是#Metoo 中最先被揭发的好莱坞知名制片人)——也被人称为“操行”条款。

  而在中国,几年前还出现了主管“姻缘”的土豆条款。

  2010 年 11 月,土豆抢在最大的竞争对手优酷之前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 IPO 申请,踏出走向纳斯达克敲钟的第一步,没想到,时任土豆 CEO 王微的前妻杨蕾一纸诉状将他告上法庭。

  2007 年 8 月,王微与杨蕾结为夫妻,而此时的土豆网,早在他们结婚前四个月,就获得了各大创投共计 1900 万美元的融资金额。两年后,2009 年 9 月,王微正式宣布同杨蕾离婚,但在夫妻财产分割方面,并没有明确的交代,就此埋下隐患。

  王微

  就在土豆提交 IPO 申请之后,杨蕾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起诉,表示在婚姻存续期间,土豆网成立了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王微在该公司中占股 95%。而在王微所拥有的这部分股份中,有 76% 涉及到夫妻共有财产问题,杨蕾认为自己应当获得其中的一半。

  对错尚无定论,但由于法院根据杨蕾的申请对争议部分的股权采取了保全措施,这直接导致土豆的上市期限被无限延长,IPO 计划就此搁浅。

  而就在此时,优酷上市成功,占了先机。

优酷上市
优酷上市

  实际上,在 2011 年,因夫妻婚变导致股权纠纷的,还有赶集网、真功夫等知名企业,投资人的损失难以估量。

  于是,有人提出,投资人在进行投资时,需要调查被投公司的创始人团队股东的婚姻状况,并且要求创始人股东签下“股东婚姻情况变动必须经过董事会批准方可进行”的条款。

  此条款被王微本人戏称为 “土豆条款”。

  不过,“土豆条款”在法律上其实是无效的,因为它通过合同约定限制了股东的婚姻自由,违背了我国《婚姻法》的基本原则。

  不管是土豆条款也好,操行条款也好,能否真正实行另说,但它们的出现却反映了一点:企业创始人或高管的个人行为带来的风险,正越来越受到投资人的重视,甚至不惜“非人道”地加以干涉。

  而为了降低对企业和投资人造成二次损害,公司的管理层针对 CEO 个人行为的考核也变得更加严格。

  家法伺候

  其实,在 20 世纪末,也有大公司 CEO 的道德丑闻被曝光,严重程度不亚于现在。但那时金钱惩罚几千万美元不等,媒体的关注也仅限于商业媒体报道,很少有 CEO 因此而离职。 

  不过,现在可没那么容易了。2016 年,普华永道对全球 2500 个上市公司 CEO 做的调查显示,从全球来看,发现因为道德沦丧而离职的 CEO 越来越多。数量相较过去 5 年,上涨了 36%。

  互联网的世界,一切信息的传递都极为迅速,从丑闻被曝光到 CEO 离职可能就在 24~48 小时之内,隐藏只会变得更糟。

  益普索 Ipsos 的数据显示,如果企业并未俘获消费者的信任,当企业爆出负面消息时,57% 的消费在看到1~2 条后就会相信。实际上,如今消费者对 CEO 的信任度已经创下历史新低,在最新的哈里斯企业声誉调查中,只有 37% 的消费者认为 CEO 是可信的。

  面对这样局面,董事会采取的措施将比过去更加果断,也更加不留情面。

  他们想要保留一个更干净的基因。

  2018 年 6 月,英特尔 CEOBrian Krzanich 意外宣布辞职。作为一枚在英特尔服役了 36 年的老兵,他在 2013 年成为 CEO 并加入董事会。截至目前,对比其他英特尔 CEO,仅从股价变化来说,Brian Krzanich 的业务能力相当不错。

  但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 CEO,却因违反英特尔内部“严格禁止各种形式办公室恋情、性关系”的公司规定而被打败。

  尴尬的是,他的这段恋情其实发生在十年前,并早已结束,但形势不饶人,作为 CEO,Brian Krzanich 必须接受全面调查。

  而调查一周多后,他主动递交了辞呈。

  值得一提的是,在哈里斯全球声誉报告中,英特尔名列全球声誉最高的十大品牌第七名,而在中国,它的排名更是高居第一位。

  互联网开放的世界,让企业更容易受到审视,企业的声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因为任何正面和负面的信息都会被无限放大。在一次调查问卷中,全球范围内 81% 高管认为,CEO 与外界互动对公司声誉至关重要。

  近几年,企业十分流行将相关负责人包装成“网红企业家”“明星 CEO”,以此博取眼球和大众好感,提升企业声誉。

  小巴就经常围观他们的微博吃吃瓜吐吐槽,甚至还能靠它获得第一手企业资料。

  但在这方面堪称模范生的董明珠在《十年二十人》中说过:“过去,那些明星代言的广告产品,让很多消费者变成了受害者,我说我去承诺消费者,出事了,你们可以找我,我跑不了,我是企业的法人。”

  究其初衷,可不是要成就一个什么明星企业家,而是以一人之躯,真正对产品、消费者和投资人负责,对企业负责。

  而小巴也很想知道,如今的马斯克,究竟在对谁负责,是女友,还是最初的梦想?

  (本篇作者和风月半)

 
来自: 新浪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马斯克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