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1-15 16:03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二说

  2015 年 10 月,82 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郭重庆写了篇文章,颇为标题党的叫做《互联网+:破坏性创新》,乍看是不达识务的八股文,其实是明确为互联网+站台,强调阵痛是创新的必要代价,这与当年 7 月国务院印发的“指导意见”不谋而合,互联网+从政策到理论都顺利松绑。

  也是在那时,美团一口气摆开酒旅、电影、外卖、KTV、丽人、母婴、保洁等十多个品类,直至完成 2 个平台 +4 个事业群(部)的战略布局。

  2016 年,共享(分享)经济的创业实践也进入了收获期,11 月 20 日的北京大学,学者张维迎抛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分享经济不需要监管,或者基本上不需要政府监管。

  当时滴滴刚刚吞并了 Uber 中国,控股了 ofo,在一片赞歌中踌躇满志,一边成立 FT 团队和美国研究院,推动基于大数据的智慧交通,一边探索无人驾驶和新能源,构建洪流联盟,向上游汽车产业链进击。

  但随后的事实证明,打破边界的美团在边界上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反抗,不需要监管的滴滴在最理想主义的顺风车上翻车。

  当年的 BAT 也有争议,但舆论和用户一直是坚定的同盟军,为什么到了美团、滴滴、今日头条、拼多多,杂音就被无限放大了?

  如果我们考察中国互联网的二线阵营,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从 BAT 直接分化或培植出来的。

  最典型的如蚂蚁金服,是阿里由电商而金融的产物,也是淘系业务占到中国电商总份额接近 6 成的直接反映,更是沉淀资金推动金融运作的必然选项。

  第二类是石头缝里蹦出的孙悟空,一亮相就要大闹天宫。

  就像估值 300-500 亿美元之间的今日头条,旗下一票超人气明星产品,已经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六大流量源头之一,单是抖音拆分就足以自立门户,当然今日头条的账户体系尚在建设之中,也没有明显的交易场景,虽然有了值点。

  第三类是垂直领域或单一市场的隐形霸主。

  这种公司又分为两个亚种,常见的是某个领域拥有特殊地位或技术优势的公司,最典型的是大疆,未来前景或上市或被收编。另一类就是美团和滴滴,在一些主要刚需场景形成体系化覆盖,创造 GMV 的能力接近 BAT。

  美团和滴滴站到聚光灯下不是偶然的,去年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中国独角兽有 124 家,平均估值 49.64 亿美元,其中 50.8% 与 BAT 有直接或间接的股权关系,在估值超过百亿美元的头部矩阵中,11 家有 10 家与 BAT 有关,只有做无人机的大疆保持着光荣孤立。

  这个二线梯队的奇葩在于,有逼格的做不出规模,走量的又缺乏口碑,成为下一个 BAT 至少要满足三个标准:

  第一,必须在线上线下有足够的用户触点;

  第二,广泛的经济影响力;

  第三,对社会生活的深度渗透。

  美团和滴滴三者皆备,为什么用户还不满意?

  因为公众的需求总在不断变化,对滴滴来说,光是打倒垄断的出租车公司不够,要让司机和乘客都受益;光是容易叫到车不行,还要便宜;太商业也不好,还要适配共享出行的理想;门槛太低不行,为了安全又要提高门槛。

  从 2012 年第一笔投资开始,6 年来大小 16 轮共 200 亿美元融资的滴滴亏了 56.8 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就有 6 亿,滴滴对应 GMV 的平均抽成是 20%,顺风车低至 10%,整体毛利率大致在 1.6%,美国 Uber 平均都在5% 以上。

  于是滴滴的一切都充满了矛盾,你想谈商业模式,人家跟你谈情怀;你谈价格,人家跟你谈安全;你谈共享,人家跟你谈监管;说来说去,牛头不对马嘴。

  而且只要滴滴一出事,就被要求改造成一家正常的出租车公司。

  美团是另一个全民公敌,从 2010 年的天使轮算起保守估计也拿了 6 轮融资,合计大约 84 亿美元,财报显示,美团今年上半年净亏损 6.1 亿美元,3 年累计亏损 20.4 亿美元。

  假如这两家烧钱补贴的公司突然正常起来,会是什么样?

  以外卖为例,美团去年销售成本 193 亿,占总额的 89.1%,也是造成全年 28 亿元亏损的主因,外卖烧钱每单亏损七八元很正常,所以美团想赚钱其实很简单,涨价就好了,如叶圣陶说的,多收个三五斗而已。

  滴滴就更容易了。

  司机别签外包合同了,大家都拿五险一金,前提是身体健康、五官端正、家世清白、品行无玷,入职门槛高到你能以开滴滴为荣,再加上录音录像,加密保存,实时位置保护,男女不同乘,司机和乘客互相拉黑,短信报警等等。

  掐指算来,外卖的平均客单价将从现在的 40 元提高到 50 元,滴滴之前招股书披露的客单价在 20-25 元左右,以后翻一倍都不是事。

  这么正常的美团和滴滴,你喜不喜欢?

  头条和拼多多让腾讯和阿里看到了镜中的自己,美团和滴滴为什么也让 BAT 侧目?这背后是高频交易场景的争夺。

  淘宝做到日订单破千万用了 8 年,滴滴 4 年,美团外卖 3 年,ofo 和摩拜 2 年,拼多多只用了 1 年,在用户红利消失的今天,BAT 欣赏又害怕这种能力。

  拼多多用社交做电商实现了“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滴滴顺风车创造了司机和乘客的社交场景;美团用到店+到家掌握了更纯粹的交易粘性。

  BAT 都看到这一点,所以马云告诉王兴“滴快合并”是失败案例,腾讯投了快手,仍然不得不复活微视,总有“好心人”在腾讯追投美团和滴滴时,“善意”提醒不要养虎为患。

  从产业大格局看,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已经下降,去年阿里和京腾系拿走了 19.6% 的份额,但天花板明显,按照益索普的数据,中国移动 +PC 支付的渗透率达到 92.4%,AT 未来的想象空间显然是来自场景而不是更多的用户。

  中国银联去年的消费大数据报告,80 后年均日常开支 6.2 万元,占比分别是购物 53.5%,餐饮 13.6%,娱乐 9.4%,住宿 9.2%,出行 7.3%,游玩 7.0%,想想看,其中有多少场景控制在美团和滴滴手里?

  原生态的 O2O 就是“人找物”变成“物找人”,倒推痛点,你懒就做上门,你穷就打低价,做高频,做刚需是标准玩法,但美团和滴滴出来收割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

  阿里当初丢掉滴滴已经输了一招,忙不迭的整合口碑与饿了么,还拉着哈罗单车业务升级,无非是想阻止美团用点评+外卖+酒旅+出行封闭高频场景和粘性用户。

  腾讯领投美团也是一波三折,王兴在微信钱包的第三方服务中垄断了外卖、电影演出赛事、摩拜、吃喝玩乐等顶级入口,还拿了支付牌照。滴滴花 3 亿收了一九付,还偷偷摸摸搞起了滴水贷,这两家公司一手做流量,一手抓粘性,能否威胁金主且不说,显然都非池中之物。

  但互联网进入深水区,不想干脏活累活的 BAT,总要有人冲锋陷阵。

  谷歌未必做不好手机,为什么从 nexus 到 pixel 越发没有存在感,因为必须守住分际,谷歌不能为了亲儿子而滥用安卓系统权限。

  所以 BAT 狙击对手的能力其实是下降了,腾讯恨死了今日头条和抖音,但遏制的手段也只能做天天快报或投资快手,百度觊觎电商和 o2o 业务,但从有啊到乐酷天,从糯米到外卖都不成功,支付宝想做交易链社交,结果大家都知道。

  BAT 并不是没有能力做 o2o 生意,他们有意愿也有资格烧钱,关键是心态变了,有了身段就西装革履,不想卷起裤腿了。

  美团和滴滴这类公司代表了另一种思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做技术、做大数据比肩 BAT,做苦活、脏活也能把传统企业吓一跳。

  这两家公司的命运也不再是王兴和程维的个人成就,在中国互联网大环境下,所有人都等着看热闹:

  第一,惹毛了 BAT 究竟是什么下场?

  第二,BAT 能否容忍自己的卵翼之下孵化出新巨头?

  传统企业为什么不喜欢美团和滴滴?因为他们代表了互联网变革传统行业的最大努力,成败超出了价值观范畴,对市场和资本都有强烈的示范作用。

  美团和滴滴都是知识与劳动密集的结合,商业模式更接近传统企业而不是互联网公司,美团有 8000 多技术人员,也有超过 50 万的活跃骑手,滴滴有 5000 万注册司机,相比之下,携程有 1 万名客服,今日头条有上万名内容审核人员,但他们是做体验、做管控的,并不在第一线创造营收。

  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学会了掌控话语权,IBM 商业研究院对全球 1.2 万名企业管理者进行了调查,72% 的受访者认为是沃尔玛、宝马而不是谷歌、苹果在领导创新。

  很多汽车主机厂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因为发现后者对智联系统的兴趣超过汽车本身,当然也就不必再害怕腾讯的 All in car、百度 Dur Os、阿里斑马,再厉害的技术终究还是要搭载在四个轮子的平台之上。

  李书福一边说“互联网造车就是瞎忽悠老百姓”,一边又与 BAT 紧锣密鼓的合作,许小年说“互联网思维的准确称呼应该是互联网创新”大致反映了这个认知,在王健林看来,做实业的人不应该恐惧互联网,互联网+只能与万达这样的实体合作,因为集纳了各种场景的商业中心才是最终入口。

  这种排斥有深刻的心理根源,传统实体并不怕图腾化的 BAT,怕的是美团和滴滴的执行力。以前的 BAT 只是把技术和提供服务的人串连起来,虽然宗庆后不断吐槽,但大多数人是欣然接受的。美团通过平台前端截流客源,用团购和外卖给购物中心做流量分配,滴滴越过汽车厂商连接车主,重新把用户和需求聚合在一起。

  如今,吉利的“曹操专车”之外,主机厂一窝蜂上马网约车,上汽的“享道”、长城的“欧拉”纷纷露面,就是看到了这一点。

  前有 BAT,后有友商,上有监管,下有用户的美团和滴滴,直如风箱里的老鼠,四面受制,里外不是人,服务无止境,安全是天条,但假如有一天,王兴变得不那么好战,讲稳定,讲团结,顾全大局了,胖乎乎的程维不想再赔钱,想做一家正常的出租车公司,认认真真赚钱了,一切回到原点,世界就清静了?

  ([二说] 聊聊科技,侃侃历史合作请加微信:qq1394783242)

 
来自: 新浪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美团 滴滴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