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1-26 15:41 [收藏] «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于凤凰网科技,作者:孙洪,主编:于浩 

  看着自己投入近一年心血和资金的少儿编程项目进入奄奄一息的状态,宋毅暗淡的眼神中充满了失落,这是他辞职创业的第一次尝试。在他看来,自己虽然选中了赛道,却败给了对市场认知的不清晰。 

  “课程延续性成了我二次招生遇到的最大问题,也是最终导致项目无法继续推进的导火索。”宋毅告诉凤凰网科技,在课程设置中,他做了图形化编程向硬件编程、代码类编程的一个进阶,前期图形化编程的课程体系比较完善,招生很顺利,学生学习很快就进入到第二阶段,但课程体系却没搭建完善,直接影响到学生续课和新招生。

  然而,在少儿编程行业里,宋毅只是无数个满怀信心却又遭遇挫折的创业者中的一个。2017 年,众多创业者看到了少儿编程因投融资热度和政策利好而滋生的新机会,毅然涌入这一赛道,其中也包括宋毅。

  2018 年,少儿编程行业延续了上一年的火热,这一领域的创业项目越来越多,受到行业热度和政策利好的影响,获得投资的案例也随之增多。

  但发展的同时也浮现出一些问题,有经验的少儿编程师资短缺、课程延续性系统性不完善、创业者本身的坚韧度和对行业的认识不足等等,都成了埋在少儿编程赛道上的雷。

  需要强调的是,踩到雷的人绝不止宋毅一个。

  多位行业内人士及投资人均对凤凰网科技表示,少儿编程行业规模无疑会逐渐扩大,给很多创业项目提供机会,但同时也将加大行业竞争,或在一到两年内迎来第一轮大规模淘汰。

  爆发:暗藏机会与危险

  近两年,越来越强劲的 STEAM 教育风也吹起了少儿编程这一细分赛道。(STEAM 是指集 Science 科学、Technology 科技、Engineering 工程、Arts 艺术、Mathematics 数学多学科的综合教育理念)。而 K12 在国内市场多年的培养,也给少儿编程提供了深化成熟的可能,有助于更快速进行市场培育。

  从 2014 年、2015 年个别少儿编程项目的上线,到 2017 年行业迎来大规模创业团队加入,市场的发展给很多人提供了一个机会。宋毅也正是在这时候觉得少儿编程领域能够有所作为,带着工作积攒的第一桶金在华东某城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

  有着编程经验的宋毅发现,少儿编程的准入门槛并不高,以 Scratch 软件为基础可以很快设置出一套课程,加上家长对孩子思维的培养意识逐渐升高,市场上可提供类似服务的机构并不多,宋毅认为“少儿编程值得一试”,而暑期第一次招生的顺利和学生对课程的接受度也让他坚定了这一想法。

  但一切顺利的同时,危机也在一点一点向宋毅走来。

  2018 年,少儿编程的入局者仍络绎不绝,行业迎来爆发。根据《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止 2018 年 10 月,国内少儿编程行业市场规模约为 30 亿至 40 亿元,用户规模约为 1550 万,行业规模将在 5 年内达到 300 亿。

  而且,少儿编程领域的投资也在 2018 年燥热起来。据易观监测数据显示,2018 年第 3 季度,互联网教育领域发生 100 多起融资消息,儿童教育和 K12 教育成为资本重点关注的领域,其中少儿编程是资本热门投资领域。仅在 9 月,就有傲梦、妙小程、WeCode、斑码编程等项目获得融资。

  “由于少儿编程是一个新起的风口,跟一直以来的(K12 教育)背景有关系,当时有一定的市场培育。”易观在线教育分析师杨旭对凤凰网科技表示,行业有一个看好的变化,比如在浙江、重庆等地,教育部门要求编程为必考学科或必须有一定编程时长,而刚好资本很看中,因此每个月都有 20 多笔投融资发生。

  杨旭认为用户需求和政策推动,是少儿编程赛道越来越拥挤的原因。

  “用户对少儿编程这种认知程度一直在提升,而从政策层面来说,教育部门已经在多方给出利好。”杨旭告诉凤凰网科技,但赛道其实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市场格局,市场火热、资本热钱好拿,所以就有很多项目进来,然后行业反向推动资本再关注。

  对此,创新工场高级投资经理孙国府对凤凰网科技表示:“目前已经有少数地区把编程纳入到高考选考科目里面,这是一个信号,而这种‘指挥棒’就会大大影响学校对少儿编程的重视,进一步引起家长和社会对这个事情的重视,从上而下的推动这个行业。”

  他进一步补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