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2-04 10:02 原文链接 [收藏] « »

  “站在 2018 年终,在这一波经济里,重点不是唱衰什么,因为唱衰在一级市场挣不到钱,如果你在二级市场做做空还可以。所以我们只能坚定的去做多。做多什么呢?努力找到那些大家不容易挖掘出来的,正向增长的机会。”创新工场合伙人张鹰如是复盘过去一年的投资逻辑。他指出,高颜值的平价商场和渠道可能是现阶段投资人需要重点布局的领域。

  从行业来说,整个消费行业增速下滑是不争的事实。张鹰指出,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大部分的供给已经显著高于普通性需求。所以全行业去库存的问题最先曝露的不是上游的供给侧,而是 08 年之后的那一波以鞋服为代表的消费侧。经过调整之后,上游的去库存压力现在开始向中下游再次传导,去库存肯定再次承压。

  他把行业进行简单分类:一大类是强周期见顶的房地产相关的行业。房地产相关的,大宗的家电、装修、建材都会受影响。在这个大周期下,投资人应该理性的认知它的拐点在哪里。第二个类型,有更快速的周期波动的行业,比如汽车零售行业。今年特别惨,有些月份是百分之十几的下滑,当然它监控的是主机厂的出货,去年基数太高了,因为主机厂都把货压到渠道里面,今年渠道的货压不动了。

  “即使急剧下滑的行业也是有投资机会,投资最怕的是没有变化,无论是快速增长,还是快速洗牌都可能有投资机会。在汽车的整车零售市场里面,应该快要有新东西了。”张鹰说。

  投资人最喜欢的总是那些逆势增长的品类和机会。他认为,在当下这个经济调整期,口红效应体现在低客单价的粉丝效应。“原来是大明星带粉丝,现在都是小明星、小群主带粉丝,这个粉丝效应的爆发急剧明显。”他说。

  第三个高效率的各种工具,不管是直接作用于C端,还是作用于B端的,高效的工具在冬天的都是一刀一捅血,非常有效率。

  “无论是多么艰难的日子,都会有创新出来。”张鹰认为,无印良品,优衣库都是经济低谷期出来的。因为在经济蓬勃向上的时候,人们都去追大明星了。

  从收入阶层来看,他把 13 亿人口分成四大块。

  左上角的是高净值人群,虽然单体消费绝对能力很强,但消费弹性很弱。他多一点钱,少一点钱,经济好一点、坏一点,跟他的绝对消费金额没关系。同时,高净值人群最关心的不是消费问题,而是资产问题,是资产的安全性、保值增值问题。

  因此一定是抓那些经济弹性最大的人,就是中低收入阶层。有六千万人不用交个税,省下来的钱反而是消费弹性最大的一部分。张鹰认为,现在减税降费绝对是正确的措施,对于激活消费非常关键。“让消费弹性大的人多两百块钱花出来,比让一个亿万富豪多买一辆车对经济的贡献大得多。”

  右上角是中等收入个体,大概在中国有两三亿人,这批人往往生活在媒体、投资人的周边。这些人很多的诉求给大家传递一个信息——消费要升级,原来的东西太 low,颜值不好看,我不买了。大部分消费升级更多关注的是这些人的升级倾向,但是今天这个经济形势下,在宏观周期相对末期的时候,需要看到,这群人其实是在分化。

  前段时间大家讨论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张鹰认为,这是一个不存在的对立矛盾。因为既有人升级,也有人降级。同样是卖服装的,你卖新品牌,卖新书能赚钱,快速帮助大众品牌清理库存也能卖钱。一个品类两端必然存在,分别表现的是两种现象,一部分人是升下去了,当然有可能更多数量的人降下来。

  此外,“城乡基础消费群体”这六个亿的总量其实是在变大。如果中国一半以上的人出现新一代的消费价值取向同质化,这个同质化是什么呢?

  张鹰认为,可能就是大家所说的高颜值的平价。“长得好看,门店形象要好,界面体验要优化,服务要到位,还绝对不能够溢价。这就是现在的趋势。”

  无论是高颜值的平价商场,还是高颜值的平价渠道,都有可能是这个阶段投资人要面临的价值取向的最大的调整。围绕这个做下一步的布局,有可能是投资人需要更加花精力所做的工作。而高颜值来自于塑造,平价来自于高效。

  左下角非城市化的群体,不意味着没有消费能力,投资人同时需要关注这部分下沉市场的变化和机会。

  张鹰表示,过去一年,创新工场对品牌投得相对比较谨慎。因为大部分传统的品牌领域,投品牌的 VC 不多,大部分是 PE,更多的是奔着品牌资产去做。在传统的品牌成长周期中,一个品牌从创设到被消费者认知,到积累一定的量,需要的时间往往比较长,会超越 VC 的时间期待。

  而今由于信息传播方式改变,品牌走红的周期缩短了。例如化妆品牌由于有了小红书和微信各种大V的传播,一夜之间,一个牌子、一个单品就会火。一些企业从发布产品的第二年,一年就能干到几个亿的零售额。这是一个传统化妆品公司五年才能完成的事情。这给了创新工场重新审视品牌投资机会的窗口。

  不过,张鹰表示,在这一领域也不会盲目投资,还是希望找到一些穿越周期的东西。在一级市场,投资还是相对时间较长,从投下去到退出来至少需要五六年。对于一些长得快的东西,投资人虽然喜欢,但是也会担心它们来得快去得也快,并不能用短期表现做长期预判。

 
来自: 36氪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创新工场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