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2-13 16:09 原文链接 [收藏] « »

美前财长:特朗普减税并没让美国工人获得巨额福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研究局(ID:wyyjj163),本文为“大师”系列,由网易研究局和他山石智库联合出品。

  对话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

  60S 要点速读:

1. 没有太多证据显示美国工人通过特朗普减税获得了巨额福利。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会发现政策与他们的利益背道而驰。

2. 我倾向于对数字货币感到担忧,我认为区块链有基础技术,它的使用会有赢家,但具体是哪种加密货币,我还不好说。

3. 想要保持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需要在六方面努力。

  以下为专访精编:

  “我倾向于对数字货币感到担忧”

  网易研究局·大师:前段时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暴跌,引起投资者恐慌。你如何看数字货币?

  劳伦斯·萨默斯: 我倾向于对数字货币感到担忧,特别是对一些自由论者的推崇言论,比如,“众所周知,政府会让常规货币贬值”,或者“这将避免严酷的监管”之类的话。我非常怀疑这些观点,我认为区块链有基础技术,它的使用会有赢家,但具体是哪种加密货币,我还不好说。

  网易研究局·大师:在你看来,资本收益的最佳税率是多少?

  劳伦斯·萨默斯:应该更接近其他收入的税率,而不是更接近零。相当数量的资本收益反映了这种或那种东西的租金,资本收益主要由高端人士持有,而且,有相当一部分真正的资本收益是以从来不纳税的未实现的资本收入的形式存在的。

  “没有太多证据显示美国工人通过特朗普减税获得了巨额福利”

  网易研究局·大师:美国本土的公司如何看待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

  劳伦斯·萨默斯:特朗普在主要商界领袖中缺乏信誉,总统的商业顾问委员会因首席执行官辞职而不得不解散,这是前所未有的。商界领袖担心,这种浮躁的做法将导致别国对他们的报复以及对欧洲和日本竞争对手的偏袒。此外,没有企业家希望其投入成本大幅上涨,但是,钢铁和铝的关税新政将使成本大幅增加。

  网易研究局·大师:特朗普大幅减税,美国企业界是不是很感谢他?

  劳伦斯·萨默斯:当然是的,美国企业界喜欢减税。按照特朗普的税改计划,很多企业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而政府只是象征性地支付了一些一次性奖金。

  到目前为止,没有太多证据显示工人获得了巨额福利。不要忘记,美国企业界在国际政策方面所热衷的一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TPP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NAFTA )和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 TTIP )——都处于危险之中或已经消失。

  这样一来,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会受到影响。首先,财政政策会导致贸易赤字增加很多,而不是小幅增加。其次,由于钢材价格上涨,制造业企业将面临竞争力下降和更多的裁员。此外,特朗普的政策导致物价上涨,工资购买力将会下降。可以说,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会发现政策与他们的利益背道而驰。

  网易研究局·大师:但目前看来,美国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工资上涨,失业率下降。

  劳伦斯·萨默斯:短期来说这是肯定的,但这种政策是可持续的吗?我不这么认为。

  过去两年来,全球经济普遍走强,美国也是如此,近年来,我们的增长预测上调幅度小于全球预测。我看不出有什么发展与特朗普的政策密切相关。

  “想要保持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需要在这六方面努力”

  网易研究局·大师:想要避免长期经济停滞,获得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我们未来还要在哪些方面继续努力?

  劳伦斯·萨默斯:第一,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不平等和消费之间的联系进行更多的研究。特别是,有上一代人研究过公司留存收益中的利润份额对储蓄总额的影响,但这一工作在近年来没有延伸。

  进步论者非常担忧公司分配现金的机制,比如过多的股票回购和分红。如果选择投资,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担忧的是公司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那么减少支出可能会产生削减开支和损害经济的后果。我认为我们对企业行为的这些方面的理解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好。

  在金融危机和经济大萧条之后,人们对抑制过度借贷和保持审慎标准的关切是完全恰当的。但当然,支持贷款的能力不足会阻碍投资,进而加剧长期停滞。

  第二,我们对小企业信贷流动的决定因素了解的不多。我特别担心的是,如果我们多年来对房屋贷款过多,现在可能对一些想买房的人贷款不足。对我来说,这似乎是未来调查的一个有价值的领域。

  第三,美国越来越多地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大部分发展的单一引擎,导致美元走强的政策措施可能会以不完全符合我们利益的方式将需求从美国转移到世界其他地区。因此,对诸如中国资本外流等问题,我认为应该采取什么样正确的态度,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和研究的问题。

  从最广泛的层面来说,对美国利率过低的担忧——以及美国未来几年将反复触及利率零下限的危险——提出了一个问题,即促进储蓄与促进投资的适当的公共政策姿态是什么。多年来,我们把促进储蓄作为一个中心目标。也许在储蓄回报率如此低的环境下,在需求不足的环境下,我们更应该关注促进需求。

  第四,当凯恩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访问美国时,他认为社会保障制度的一个重要优点是,通过确保退休保障,它将支持支出——支出将有助于推动经济向前发展,避免原本可能停滞不前的结果。

  由于种种原因,这些论点在过去 60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看起来并不十分相关,但我们可能正进入一个它们越来越相关联的时代。所以,正确的储蓄态度问题,我认为是一个未来值得做的工作。

  第五,还有一个关键领域是宏观经济政策与金融稳定之间的关系。长期停滞假说提出了一种可能性,我认为在未来的研究中需要更彻底地考虑这种可能性。

  这种可能性是,金融不稳定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监管不足。但从更深的意义上来说,经济结构可能已经变得使维持充分就业所必需的信贷流动与财政可持续性不一致。

  从这一点来看,遏制危险的信贷流动或避免可能引发泡沫和资产价格膨胀的货币政策,可能会产生抑制需求的非常不利的副作用,从而抑制经济增长。如果是这样,就需要更加强调结构性措施和财政措施,以此作为保持总需求持续充足水平的工具。

  第六,货币政策的非常规方面也有进一步研究的空间。长期停滞理论引起的一个中心问题是:如果你看一下处于成熟复苏阶段的经济体的经验,以及失业率已经降至相当低的水平,历史经验表明,三年内衰退的可能性非常高,明年内衰退的可能性肯定不小。

  传统上,美联储为了应对经济衰退,将利率下调了 300 至 500 个基点。下一次经济衰退到来时,我们不太可能有那么大的空间。替代工具是什么?

  部分答案在于财政政策的选择,我认为我们需要比平时做得更多,以便制定使用财政政策的应急计划。

  答案的另一部分在于对可能的非常规货币政策的创造性。在一个量化宽松已经将贷款利率降至非常低的水平的世界上,能够实现多大程度的宽松?负利率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成为或者不能成为一种切实的经济可能性?宽松货币政策对金融稳定有什么毒副作用?这些都是长期停滞带来的关键问题。

  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在克林顿时期担任第 71 任美国财政部部长,曾任哈佛大学校长。因为研究宏观经济的成就而获得约翰·贝茨·克拉克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研究局(ID:wyyjj163),本文为“大师”系列,由网易研究局和他山石智库联合出品。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美国 特朗普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