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2-14 20:20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刘润(ID:runliu-pub)

  前几天有个同学,问了一个问题。

  他想做知识付费的产品,有某内容平台的联系人,还有大咖老师的资源,问我有什么合作的方式,如何才能更有商业价值?

  我的建议是,继续好好打工。

  把自己的时间卖给老板,也是一种知识付费。

  我说直到有一天,你有自信,自己的知识可以卖给很多人时,再尝试做知识付费。

  这一天在什么时候?

  就是当有 100 人对你说:“哇,你居然懂这么多啊,下次还要来请教你。”

  不要做中介的事。

  因为你说的平台联系人,一旦认识了你说的大咖老师,就基本没你什么事了。

  1

  知识付费是近两年特别火的概念,当我们说“知识付费”的时候,是为“知识”掏钱吗?

  古往今来,知识的供给者有两类人,第一类是把世界的未知变成人类已知的开拓者,第二类是把人类的已知变成个人认知的布道者。

  在人们还不了解世界的时候,是科学家、发明家、哲学家等等,通过探索掌握规律性和知识性的东西,拓展了知识的疆界。已知的版图在迭代进化中不停扩大。

  知识从未知变为已知,是“发现”的过程,知识成为全人类的财富,并不需要付费。

  但是这些共有的知识并不会自动钻进每个人的脑子里,成为每个人的认知。

  因此需要第二类人,知识的布道者。

  勾股定理,牛顿力学定律,经济学需求定律等等,需要“教育”的过程,实际上,我们是在为教育的过程付费。

  在今天的知识付费时代,我们是把钱付给了那些能转化知识,帮助我们理解学习的人。

  想在知识付费这个行当活下去,最重要的能力,不是创造知识的能力,而是传递知识的能力。

  2

  知识付费兴起,很多人大声疾呼春天到了。一头猛扎进来后发现,这里的春天很冷,这碗饭也不好吃。

  不论是在“得到”还是其他平台,优质内容生产者早已深耕多年,声名在外。

  他们是写过一本甚至是很多本畅销书的作者,对某个领域有深刻洞见,还是“传递知识”的顶级专家,这些人的能力早已被市场验证。

  头部内容生产者的精华内容,实际上非常昂贵。

  你想听薛教授讲经济学,必须先考上北大;想让吴晓波到企业讲课,需要支付几十万一次的费用,这样的门槛并非常人所能承担。

  在互联网时代,由于内容分发机制,使得增加一个用户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可以服务无限多的人。

  只要用户足够多,每个用户就可以支付很低的费用,学习原来无法接触的优质内容,而内容生产者也因为海量的用户,保证可观的收入。

  知识付费,不是让免费的东西终于可以收费了,而是让很贵的东西终于可以便宜了。

  知识付费,不是举起镰刀,而是播撒希望。

  3 

  所以,好的知识付费,一定是优质的内容。

  想要做好知识付费产品,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特点?面对互联网上如此广大的人群,新手、专家、高手都在听,教育背景、认知水平参差不齐,该怎么破?

  我总结了一下,三个字:白、浅、透。

  对于新手来说,他们听完的感觉应该是:哇,居然我也能听得懂。这东西不难啊。这叫做“白”。

  对于专业人士,他们听完的感觉应该是:深入浅出,虽然我也明白,但是他能更浅显易懂的表达。这叫做“浅”。

  对于真正高手,他们听完的感觉应该是:大吃一惊,我一直以为我理解的事情,原来本质上是这样的。这叫做“透”。

  这就像书法一样。新手一看会说:“好看好看,真好看。“专家一看会说:“结构工整,很有章法。”高手一看会一身冷汗:“力透纸背,隔了 100 层宣纸都能看到。”

  白,浅,透,应该是知识付费领域从业者的目标,我也没有做到,还要继续努力。

  4

  2018 年的冬天格外冷,许多做知识付费的人正在退出,这个市场也没有希望了吗?

  从内容平台的角度看,虽然大家的打法不同,但都在大浪淘沙。

  比如得到,是以精品课为主的平台,刻意控制自己的产品数量,只做最头部的内容,在克制的背后,是保证每门课都是精品的决心。

  比如喜马拉雅,是典型的淘宝模式,只要你愿意合作,那就来。通过用户的投票,自然筛选出优秀内容。

  一个是五花八门的杂货铺,一个是精益求精的精品店。

  在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基础上,还有更多其他的模式。

  比如之前的分答,是一分钟的回答以及分享的模式;比如知乎 live,通过直播的模式。

  还有 36 氪,网易云课堂等等,也有自己的知识付费产品。

  还有做知识付费社区的产品知识星球等等等等,都在知识付费的领域不断探索,蓬勃发展。

  但在大浪淘沙之后,这波热潮趋于冷静,大家都更加客观的重新审视知识付费。

  从用户的角度看,信任和时间成本是最大的挑战。

  知识付费,其实是预付费的产品。这对消费者而言是缺点。你付了钱之后才知道这产品到底好不好,在之前只能试听几节课。

  所以有些产品,你开始听觉得挺好,之后产品品质没有控制好,越来越差,但是没法退钱了。

  这打击了很多人对知识付费的热情,因为发现有些产品跟免费产品没什么区别,甚至收费的还不如免费的产品好。

  搞到最后,大家对知识付费的热情和信任降低。再加上一个人的时间总是有限的,最大的资源还不是钱,而是时间的资源,所以同样趋于冷静。

  趋于冷静,就是一个淘汰赛,把那些相对没有品质控制的平台,以及不注重口碑的产品,慢慢淘汰出局,整个市场会回归到一个理性状态。

  5

  因此很多人退出市场,并不是市场不行,而是那些认为自己可以干但其实干不了的人正在退出。

  知识付费的市场很广阔,它还能容纳足够多的人,但一定不是每一个人。

  我想到自己去爬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的经历。浑身湿冷,头痛欲裂,把早上吃过的东西胡乱呕吐在黑土地上,花了 7 天时间,在登顶的那一刻,我嚎啕大哭,独自抹去夺眶而出的汹涌泪水。

  可是跟我们一块上山的当地人,看着我们抱头痛哭的样子,倍感惊奇。

  对于他们来说,登山就是家常便饭,像睡觉吃饭一样简单自然。

  其实所有那些悲情不过是因为基础体能不够,所以会让你觉得痛苦。

  就像很多人想要创业,想做知识付费,在失败退出后自我感动。

  但我认为那只是基础太差。当然,在自己已有能力的前提下拼尽全力,感动自己无可厚非,但面对目标来看最应该做的还是应该提高自己的能力和实力。

  想攀登知识付费的高峰,还是先把基础体能练好,所以我对那位同学说,当你真正有自信时,再去尝试知识付费也不迟。

  在这之前,梅花桩,铜人阵,扎马步,一个都少不了。

 
来自: 新浪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