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2-14 19:25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中产读本(ID:GetFunAuto)

  近日,一篇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刷屏,讲的是中国一些边远落后地区的学校,通过东方闻道这家公司的课堂直播,同步学习成都七中的课程,考上好学校的感人故事。

  很多人留言感慨“奇迹”“科技的恩赐”“应该在全国推广”等等,网易创始人丁磊更是在朋友圈转发并表示网易要拿出 1 亿元来支持网络直播教育。但是,这块屏幕真的能改变命运吗?现实可能并没有那么美好。

  哪怕是通过网络让孩子同上一堂课也很难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大部分中国孩子无法接触到优秀教育资源的现实。很多人,始终注定会输在起跑线上。

  平均一年 5.5 个学生考上北清,不是奇迹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中提到,“开设直播班的东方闻道网校负责人王红接说,16 年来,7.2 万名学生——他们称之为“远端”,跟随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 88 人考上了清北”。

  是不是很多人以为是 2016 年到现在的三年?看仔细!这里写的是 16 年而不是“2016 年”。也就是说,平均每年只有 5.5 个学生考上北大清华,这个数字明显不算高。按照直播班累计总人数和考上清北人数比例计算,考取率只有 0.12%。

  而北大清华 2017/2016/2015 三年平均全国 31 省录取率中,最高的北京地区超过了1%,最低的贵州地区也有 0.03%。也就是说,网课项目教出的优秀学生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比例依旧低于全国普遍水平。

  更重要的是,之所以在贫困落后地区清北录取人数增加了不仅仅是因为多了一块屏幕,可能更直接的原因是近几年北大和清华多次在招生政策上向贫困地区做的倾斜。

  2014 年 4 月 20 日,清华大学本科招生咨询会上,校招办主任于涵透露——清华今年的招生计划还将继续向中西部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落后和高教资源相对匮乏的省(区)倾斜。

  2013 年,北大各省招生工作组表示,北大进一步加大对农村考生的政策倾斜,除继续在自主选拔录取各环节中照顾农村考生外,还将贫困地区“专项计划”翻了一倍,从 30 人扩大到 60 人。

  ……

  这 88 个人里面,有多少享受过政策性降低分数线还未可知。但当地确实有人享受到了分数优惠。在该文提到的云南禄劝政府官网上,有今年一位考生被北大录取的新闻。该考生分数为 680 分(全省第 720 名),而北京大学今年在云南的录取分数线文科为 684 分、理科为 705 分。

  所以在降分政策等多重因素叠加之下,16 年时间有 88 个人考上北大和清华不能算作“成绩”。

  直播课程的孩子本身不简单

  很多时候,贫困地区孩子难以考上好大学是因为国内教育资源分配并不平等。大城市的学校,可以拥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硬件。偏远地区的学校,没有好的老师也难以向孩子提供好的硬件环境。

  按照很多人的理解,直播课程本质应该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把优势教育资源传播到条件最不好的孩子身边,让每人孩子都能享受到同等的教育条件,可这次提到的网课项目并不是这样执行的。

  腾讯大家栏目署名“张 3 丰”的《尖子生才有资格看的直播课堂,是少数人的命运游戏》一文中提到,能上直播课程的那些学生,是学校里精挑细选出的尖子生。

图片来源:腾讯大家栏目文章截图
图片来源:腾讯大家栏目文章截图

  是不是真如那篇文章所说“挑选成绩好的学生”我们无法去确认,但我们确认的是在网课项目“远端”的这些学校里面,确实之有一小部分孩子属于“直播班”可以看“名师”的教学。

  毕竟,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属于一家私企,做私企不是做公益,不可能免费让所有山区的所有孩子都能上直播课程。

  我们了解到,四川省物价局 2002 年对东方闻道网校收费作出批复,其中明确注明“直播式教学远端班学费 1.2 万元/年”。

  现在如何收费呢?有知情网友给出了这样的价位——

知情网友称该直播课程一年收费 3 万
知情网友称该直播课程一年收费 3 万

  不管是 2002 年的 1.2 万还是网曝的 7 万打折 3 万,能承受这样收费的家庭并不简单,特别是在文中提到云南、广西等地的偏远地区。

  能交得起直播课程学费是什么概念?以和东方闻道合作的禄劝一中为例(禄劝是昆明市下面的一个自治县)。根据昆明市统计部门的数据,禄劝县 2016 年人均月工资约 4200 元。也就是说,一个当地人全年的工资收入只有 5 万左右。打完折之后的网课学费是一学期 3 万,一年就需要 6 万。这还仅仅是学费,没有包含孩子读书期间产生的其他费用。

  也就是说,一个收入超过当地平均工资水平的家长是肯定承担不起自己孩子在“网课班”一年学费的。那么能把孩子送进去的家长,很大程度上都是平困地区的“非贫困”人群。

  所以东方闻道做的事情,是利用成都七中这类名校的资源,让“差学校”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在课堂上看成都七中的视频,然后疯狂练习,疯狂做题,本质就是把应试教育做到极致。而那些学习差的孩子或者没钱的孩子,还是“该干嘛干嘛”。

  这种有钱人家的尖子生才有资格看的直播课堂,是少数人的游戏。

  但是,《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一文中,却处处流露出东方闻道帮助贫困山区的穷孩子改变命运的味道,甚至还有单纯的读者看哭了……殊不知,这些土豪孩子根本不需要别人来改变命运。

  现实很残酷,中国现阶段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均问题,不是一块屏幕能拉平的,山区孩子的命运,也不是一块屏幕能改变的。

  东方闻道的生财之道

  作为一家企业,东方闻道的目的必然很明确——赚钱。

  在天眼查上可以看到,和东方闻道相关的企业有三家: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都实验小学东方闻道网校、四川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

  其中,可看到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信息,可看出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私企。

  截图可以看到,这三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都是王红接。

  搜索“东方闻道王红接”,出现了下面这些新闻:

  从两年前开始,这个东方闻道公司已经在谋求资本运作了,而且深度参与了两家大型国企之间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

  当时的故事国企中国华谊想要上市,买了一个叫“三爱富”的壳,结果这个壳的主业亏损越来越大,戴上了 ST 帽子,壳的质量越来越差。华谊方面就想把这个壳卖掉,但是垃圾股不好卖啊,于是就创造性的设计了“三元重组”模式:三爱富分别用 19 亿和 3.6 亿的现金先收购奥威亚 100% 股权和 51% 东方闻道股权,然后再把三爱富 20% 的股份高溢价转给中国文发集团。

  由于奥威亚和东方闻道的股权都是 100% 由私人持有,这个方案至少可以造就 6 位亿万富翁,而且全部是现金交易,套现约束很少,所以当时就有说法:这不是国企之间左手倒右手买卖壳,却富了个人吗?大家就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其他协议或者利益输送,尤其是这两家公司自己还不安分,被收购前,前者完成了突击入股,后者则把巨额留存利润给提前分了。

  奥威亚是干嘛的呢?官网显示的产品是 AVA 全高清互动录播系统,其实就是高度集成的一体化录播设备。

  东方闻道呢?其实就是专门用奥威亚的设备录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的网课,然后去卖给各个乡村学校。没有那个网课其实东方闻道就啥业务都没有,所以上交所就对这笔交易产生了质疑发了个函:

  上交所就曾在问询函质疑“东方闻道对于上述网校的开办是否存在重大依赖,相关网络教学服务费用支付是否公允,是否存在上述网校在报告期内向东方闻道输送利益的行为”。

  这显然是问到了无法解答的核心,所以这笔交易最后的结果就是奥威亚的收购顺利完成,但是东方闻道 51% 的股权收购流产了。

  经通过天眼查查了一下东方闻道的股权结构,樟树市博闻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博闻投资)持有 92%,章树市明道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明道投资)持有8%。王红接和许晓霞夫妇每人持有博闻投资 50% 的股份,刘林和江鹏也是各自持有 50% 的明道投资股份。

  一眼就看明白了,这个东方闻道公司的受益人全是个人。有人问,“这是商业还是公益的”?这么说吧,成都七中的的确确是做公益的,收钱公司的股份一点都不沾。

  但是,财经自媒体鹿鸣财经写道——

  最后,朋友圈流传着一张截图“网校去年出事负责人就被抓了”,“屏幕两边的师生皆贫,中间的人……富了。

  还记得《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结尾,网校负责人,东方闻道大股东王红接怎么说的吗?

  “所有人都很开心。”

  参考来源:

  《这块屏幕可能无法改变命运,但却能造就亿万富豪夫妻》鹿鸣财经

  《尖子生才有资格看的直播课堂,是少数人的命运游戏》张 3 丰

 
来自: 新浪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