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2-17 10:40 [收藏] « »

  原标题:成都七中直播网课参与方:屏幕是在改变命运,要补的课还很多

  澎湃新闻记者陈宇曦

  钟李隽仁。  成都商报客户端图

  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让做了 16 年的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突然火了。

  “突然之间就(刷屏了)。”近日,林荫公益发起人钟李隽仁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说。钟李隽仁 4 年前毕业于成都七中,所在的班级就是“被直播班”,收看直播的,是来自 200 余所贫困偏远地区学校的学生们。

  2017 年,钟李隽仁与几位同学联合设立了公益组织,取名林荫公益,依靠社会捐赠,从东方闻道公司以公益性优惠价格购买直播网课,提供给没有条件购买网课的学校。这些接受网课的班级会被称之为“林荫公益班”。

  取名“林荫”,是因为成都七中就坐落在成都市林荫中街上。东方闻道即成都七中网校的运营方。

  在《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中,开设直播班的东方闻道网校负责人王红接介绍,16 年来,7.2 万名“远端”学生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平行班直播,一起上课、作业、考试,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 88 人考上了清华北大,大多数成功考取了本科。

  钟李隽仁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林荫公益的第一个公益班是在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中学。

  2018 年 11 月 2 日,盐边县中学校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林荫公益“公益班”举行开班仪式,盐边县政府副县长朱峰、盐边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陈天顺出现在仪式上,钟李隽仁以林荫公益理事长的身份为公益班开班致辞。

  “盐边既不是国家贫困县,也不是民族县,拿不到国家贫困县和少数民族县的补贴,但是它又缺乏这个教育资源。”钟李隽仁告诉记者,在他看来,一些并非贫困县但实际上教育资源也比较缺乏的地方,也需要得到关注和帮助。

  对直播课程效用的问题,钟李隽仁认为,网络直播课程是改变教育资源分配模式的一种方式,优秀的老师资源有限的,但是直播就可以把他们的能量放大,受益的人更多。但他也直言,“直播网课确实存在有些学生不能适应的情况,因为直播网课对学生的基础有要求。”因此,收看直播网校的“远端”学校,应做好配套的工作,评估课程的适用性,以及满足学生在新型学习环境下的需求。

  在钟李隽仁的理解中,解决教育不公平,使用网络直播课程来改变教育资源的分配仅仅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仍然是应该增加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

  铺天盖地的舆论中,更大的质疑指向直播网课的运营方东方闻道——这本身是一家商业化运作的公司。坐拥优质教育资源的成都七中,直播课程是收费的,尽管购买网课的对象可能是贫困地区的学校。此外,东方闻道负责人王红接在 2016 年一次不成功的资本运作,也让外界关注其做网校直播的初衷。

  王红接

  很难用一个非黑即白的词汇来定义王红接他们做的事情。在林荫公益的第一个公益班项目上,东方闻道给其的报价,为正常网班的半价。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东方闻道的网课,已经提供给了两百余个班级,林荫公益班仅仅是其中之一。

  林荫公益的第一个捐赠者,是钟李隽仁实习时所在的公司,这笔钱能覆盖盐边中学林荫公益班 3 年的直播网课费用。“我们希望通过跟外部的合作,把优惠的模式固定下来,希望我们未来开的班,都是这个价格。这样的话,就更能说服我们(指林荫公益班)的捐赠者。”钟李隽仁说。

  除了设立林荫公益班,林荫公益还在尝试通过寒暑期项目制学习训练营、一对一帮扶、(提名贫困学子成为联合国、APEC 中国青年代表)等方式,来为贫困偏远地区的学子拓宽视野。

  钟李隽仁介绍,在 2018 年 7 月林荫公益举办的一场为期七天的训练营中,有来自四川 50 名优秀贫困高中生参与,依照兴趣特长分组,由清华、北大、复旦等高校的学生或是毕业生担任“小导师”,带领这些高中生走入大学校园、高新企业、参观博物馆等,并进行关于未来梦想与规划的讨论。

  “希望他们多看看。不仅是看网课,(我们还希望)帮助他们多看看外面的世界。”钟李隽仁说。“同学们来参加我们的(训练营)项目,如果想做一个建筑的项目,那么清华大学建筑系的人就会带着他们来修个小房子(模型),通过这种做项目的方式,去了解这个专业。最终核心目的是鼓励和激发他们奋斗的动力,与老师建立长期联系,(鼓励他们)追求自己的理想。而不是到了高三的时候,首先不知道为什么学习,(然后)随便填个志愿就走了。”

  以下为澎湃新闻记者对话林荫公益发起人钟李隽仁的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就你了解的情况,成都七中当年为什么做这个网校直播的项目。

  钟李隽仁:王总(指东方闻道网负责人王红接)在相关采访中说,当年是受 101 中学的启发,看到这种模式是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的,而且觉得把教育资源分享给更多的地方。七中不只是追求升学,也想有一些社会实现,社会价值。

  澎湃新闻:买课的也不仅是贫困地方的学校。

  钟李隽仁:分为两种。一种是国家级贫困县,少数民族地区,政府直接采购。但是也可能出现效果不理想的情况,因为学生的基础可能跟不上。但有一些学校,像中等以上(经济条件)地区的学校,其实是比较需求这类课程的。有些县的学校有经济条件,就主动购买直播网课了,有的地区需要社会组织联合社会资本来帮助。

  澎湃新闻:林荫公益班落地的第一家是盐边中学?

  钟李隽仁:这种多方模式是这样的,林荫公益班由成都七中网校提供课内教育资源,林荫公益提供课外发展机遇,社会资本提供项目运营经费。同时,盐边中学作为项目的落地主体,和七中网校配合日常运营。

  为什么选择盐边中学,因为盐边既不是国家贫困县,也不是民族县,拿不到国家贫困县和少数民族县的补贴,但是它又缺乏这个教育资源。

  澎湃新闻:你们和盐边中学是怎么联系上的?

  钟李隽仁:我们是主动找到他们的。当时是通过有关领导去协调的,找到了他们县政府相关部门,就把学校对接上了,他们学校非常重视,现在这个班目前为止比较顺利,我们也在做中期的调查报告,看看他们适应得怎么样。

  澎湃新闻:你们(买课)的资金是从哪里来?

  钟李隽仁:我们的资金是向社会爱心人士募集的。第一期是上海宏铭资本。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企业,他们向上海财大捐了 500 万,给我们的公益班捐了 30 万。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联系到宏铭资本的?

  钟李隽仁:之前做了一系列的公益项目,包括项目制学习训练营,一对一帮扶,把贫困学子送上联合国、APEC 做青年代表,我们也出了书(《我们从七中起飞》),有一些爱心人士关注到了我们。其实我自己是在宏铭实习,老板比较了解情况,他们也是回报社会,就先拿了 30 万,看看这个模式能不能行,现在通过一个林荫公益班,已经在盐边县带动落地了八所中小学采用网校的教学模式了。

  澎湃新闻:你们作为学生组成的公益组织,如何管理社会捐赠的资金?

  钟李隽仁:我们现在有了一批全职人员,包括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同学,同时也是我们现在的秘书长俞快,毕业后在林荫公益全职(工作)。基本上流程是这样的,要用钱了,我们就找机构把钱打过来,在账目上很快地划给需求方。

  澎湃新闻:课的价格是多少?

  钟李隽仁:东方闻道给了我们第一个公益班近乎一半的折扣。我们希望通过跟外部的合作,把优惠的模式固定下来,希望我们未来开的班,都是这个价格。这样的话,就更能说服我们(指林荫公益班)的捐赠者。

  澎湃新闻:你如何评估网课对学生带来的好处?

  钟李隽仁:他们能够享受和成都七中同步的教育资源,享受到双师教育体系带来的便利。屏幕上有成都七中的老师,当地还有(本地)老师来帮助他们消化课程内容。除此之外,他们(本地)的老师也会享受到培训,学生也有去成都七中交流的机会。

  林荫公益还会给公益班的学生提供其他的帮助,比学生英语不太好,就给他补英语,进行一对一的帮扶,这些来自清华北大等学校的优秀青年,不仅是同学们学业上的小老师,更是生活上的小伙伴,这个项目是在建的过程中,现在一对一帮扶计划应该已经有 20 对了。

  我们不只帮助公益班的学生,还面向全中国的学子开项目制学习训练营,利用寒假和暑假,把厉害的导师,来自耶鲁、哈佛、清华苏世民学院等高校的人请到训练营,与学生交流互动。

  澎湃新闻:这个训练营是免费的吗?

  钟李隽仁:都不收费,没有收费的。同学们来参加我们的项目,如果同学想做一个建筑的项目,那么清华大学建筑系的人就会带着他们来修个小房子(模型),通过这种做项目的方式,去了解这个专业。

  这个项目最终核心目的是,鼓励和激发他们奋斗的动力,与老师建立长期的联系,追求自己的理想。而不是到了高三的时候,首先不知道为什么学习,随便填个志愿就走了。

  我们还会选择帮扶的学生,不管是(林荫)公益班还是训练营,会选拔优秀的学子成为联合国和 APEC 的青年代表。我们为学生提供的机遇还是挺多的,希望他们在进入到林荫的帮扶体系后,从课内到课外的资源都能够得到。

  澎湃新闻:网上也有质疑,看网课的学生能不能适应成都七中的教学内容。

  钟李隽仁:直播网课确实存在有些学生不能适应的情况,因为直播网课对学生的基础有要求。现在开直播网课,(一般)都是选择那个学校最优秀的学生。像盐边中学是选了他们前 50 名,去开了这个网班。

  我们的研究员统计了过去五年(使用成都七中直播网课学校)的录取升学情况,直播网课确实能够提升(分数),整体的教育质量是有帮助的。

  澎湃新闻:除了获得直播网课的机会,你觉得弥补教育差距还需要哪些方面的帮助?

  钟李隽仁:希望他们多看看。不仅是看网课,(我们还希望)帮助他们多看外面的世界。我们让优秀的学生跟他们结对子,一对一,不仅是教课内习题,还可以作为小导师。可能这些小孩之前不认识清华的学生,但通过结对子,清华的学生就是你的哥哥,是你的小导师,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跟他聊天。

  对于孩子们而言,这是他们见识世界精彩的一种方式,会激发他们自主学习,加上林荫公益配套的教育资源。我们的学子们已经有进入中山大学、四川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的案例,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会回到林荫公益,不论是做志愿者还是全职。

  至于教育扶贫,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改变分配,第二种方式是增加供给。

  比如改变分配,就像这篇报道(《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写的,有 88 个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网络教育是在改变分配,这七八万接受网课教育的学生,整体上是有一定效果的。改变一个群体的教育资源和知识结构,会很有利于地区的发展。优秀的老师资源总是有限的,但是直播就可以把他们的能量放大,受益的人更多,但同时你需要培养能够做好助教工作的老师。

  但是背后有另一层逻辑是,北大和清华在四川就招 100 个学生,你帮扶的学校有考上的,那没帮扶的学校没考上,这有可能造成新的教育资源不公平。根源性解决教育公平的问题,是增加供给,有更多优秀的大学和职业教育学校,有更多的学生能够接受优质的教育。

  澎湃新闻:你们希望能够开多少个林荫公益班,做到什么样的规模?

  钟李隽仁:我们对规模没有要求,但是希望我们做的每一个项目能够真实地帮助到同学,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可触及的情况下,尽量地,而且有质量地帮助他们。

 
来自: 澎湃新闻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