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2-21 09:41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锌刻度

  来源:锌刻度(ID:beefix)

  编者注:本文约 8300 字,阅读需占用 10 分钟。我们试图用 8300 字长文,以及多位接近史玉柱人士及关联各方的采访,去探寻明白,那位打造脑白金、黄金搭档、征途、巨人等一个个响当当名字的史玉柱,为何在刚过 50,三次重出江湖之后,却再也无法重现当年神话。

  岁末年终,因为一条“在美期间四大纪律,比如不喝酒,不结识女留学生”微博,被江湖遗忘已久的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再次刷屏。

  这位将传奇性、话题性和争议性集于一身的企业家,从汉卡辉煌到巨人大厦倾覆,一夜之间成为“首负”和“最著名失败者”;从脑白金疯狂到《征途》百万在线,又让他短短几年聚集起高达数百亿身家,成为中国企业家卧薪尝胆、再次创业典范。而那句纵横荧幕洗脑十几年的“收礼只收脑白金”广告语,以及《征途》利用人性欲望将“欺凌他人的伤害标价出售”,又让他备受质疑甚至是千夫所指。

  他还打造了一个横跨银行、金融、保险、新能源等产业的投资版图,成了一个“吃透人性的营销大师”,然后在 50 岁那年,将微博改为“史玉柱大闲人”,大声宣布自己退休,过上享受美食与“美女爱好者”的闲云野鹤生活。

  仅 3 年后,史玉柱第三次再战江湖,回归巨人网络。至 2019 年 1 月,史玉柱就将迎来他回归江湖的第三年——只是,从这三年经历来看,属于史玉柱的江湖,却已在逐渐远去:不仅是其个人江湖地位急剧下降,巨人网络也越来越难熬,而且史玉柱此前得心应手的收购,也屡遭挫折,甚至被人算计,只好将未来希望寄托在豪赌老虎机博彩游戏公司和 P2P 行业上。

  1. 年前埋下伏笔

史玉柱
史玉柱

  15 亿元,这是目前身在美国的史玉柱,无法逃避的一个大考——12 月之前,巨人网络须完成 2018 年巨人网络净利润 15 亿元的对赌协议。否则,史玉柱将对其它股东用股份或现金进行补偿。

  公开数据显示,2018 年上半年,巨人网络归母净利润 7.1 亿元,加上 Q3 季度财报的 2.8 亿元,前三季度净利润为 9.9 亿元——想要在 2018 年完成 15 亿元的对赌协议,Q4 季度需要盈利 5.1 亿元。在 2018 年下半年一系列震荡之下,史玉柱想要完成这个大考已难如登天。

  回头看去,这个数字,却在 10 年前就已埋下伏笔。

  2007 年 11 月 1 日,一直拒绝不穿西服人士进入的纽交所,迎来了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被“特批”进入的敲钟人——他就是中国商界传奇史玉柱,脑白金、黄金搭档、征途、巨人,这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字,都出自他之手。

  这一天,他创办 3 年的巨人网络上市,融资 10.45 亿美元,上市收盘价为 18.23 美元,总市值近 50 亿美元,史玉柱身价暴涨越过 500 亿元大关,直接进入中国富豪榜三强。

  “哪里兼管最严我们就要去哪里上市,纽交所有一百多年历史,和我们做百年老店战略相符合。”彼时,意气风发的史玉柱说。

  但历史很快证明,这只是巨人的短暂巅峰,史玉柱也很快为自己的决定懊悔不已。后面几年,在美中概股整体低迷,浑水做空机构也频繁围猎中概股,以至于到 2011 年中,巨人股价一度跌至 3 美元以下。

  那几年,在盛大陈天桥那句流传甚广的“华尔街不懂我”之后,中概股纷纷选择了逃离,盛大、分众传媒、完美世界、360 等相继宣布私有化回归。

  不过,尽管对美国资本市场心怀不满。但在 2013 年 4 月桂林的《仙侠世界》内测发布会上,不胜酒力的史玉柱却一口气干掉一瓶啤酒,又把小半瓶啤酒当头浇下,出人意料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辞去巨人网络 CEO 一职。

  他用了马云曾经表述过的说法——自己属于上一个时代,互联网要留给年轻人。“告别江湖,真正退休。远离嘈杂,花草猫狗,环球游走。”将微博名改为“大闲人”史玉柱说,自己要“安心的过屌丝生活。”

  5 年后,一位接近史玉柱的人士对锌刻度记者回忆称,史玉柱在退休几年前,其实就已逐渐把权力交给跟随自己多年的刘伟、纪学锋、丁国强、吴萌等元老。“只是偶尔发几条微博推荐产品或者谈论游戏行业,更多时候是巨人网络的一个精神符号。”

  刚过 50,深谙自然规律,亦知天命的史玉柱,其实还有一件无法放下的事——巨人网络的私有化和回归A股。

  他走了中概股回归老路:私有化退市、拆除红筹架构、借壳回归A股。

  2014 年 7 月,多方筹谋之后,与华尔街没有熬过 7 年之痒的史玉柱,通过巨人投资有限公司,出资 30 亿美元现金,以每股 12 美元的价格完成私有化收购,告别华尔街。

  这个过程中,史玉柱拉进了许多他信任的人,包括柳传志等在内大佬们的大手笔增资——柳传志与史玉柱结识多年,同为神秘超级富豪俱乐部“泰山会”创始元老。早年史玉柱巨人大厦创业失败,“龙头”柳传志就出手搭救。

  更关键的是如何叩响中国A股大门。1 年后,这个问题有了答案——2015 年 10 月 23 日,来自重庆,以经营长江游轮生意为主营业务,在中小板A股上市的世纪游轮公告称,终止与信利光电的重组协议,转而在 2015 年 9 月 30 日,公司与巨人网络及其实际控制人史玉柱先生签订了《重大资产重组意向框架协议》。

  “在 2015 年,由于长江三峡高端游轮生意下滑,以及‘东方之星’沉船事故影响,世纪游轮已停牌一年多,其经营更是雪上加霜,仅在 2015 年三季度就亏损 2200 余万元,与同期相比暴跌 6 倍,彭建虎早就想抛弃世纪游轮。”《重庆晨报》一位资深财经编辑对锌刻度记者称。

  根据这位财经媒体人士的说法,他获得的信息源是,2015 年 9 月,世纪游轮控制人彭建虎和史玉柱在一次聚会中认识。随即,已经停牌重组一年的彭建虎放弃了信利光电,转投巨人怀抱。“可以肯定的是,巨人网络出价更高,双方可谓一拍即合。”

  几天后,世纪游轮以 130.9 亿元收购巨人网络,史玉柱也成为世纪游轮实际控制人。而成功借壳上市回归A股的巨人网络,签署了一个在 2018 年底兑现的业绩对赌协议,2016 年到 2018 年承诺的利润是不低于 10 亿元、12 亿元及 15 亿元。

  2. 向老部下开刀

巨人网络
巨人网络

  不过,由于史玉柱多年来拒绝媒体采访,外界很难得知,他为何在当时做出了这个决定。

  “要知道,巨人网络 2015 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才 2.1 亿元,刚经历了断崖式下滑,跳跃至 10 亿元以上并非一个轻易可达的目标。”一位长期观察巨人网络的方正证券分析师对锌刻度说。

  这也遭到了深交所问询,要求巨人网络作出详细解释。更糟糕的是,在那个手游快速兴起年代,巨人网络还在吃着老本——征途系列。但《征途》早已进入衰退期,每季充值流水从 2012 年第一季度的 2.18 亿元,萎缩至 2015 年第三季度的 1.36 亿元。巨人网络的业绩下滑,甚至引起了证监会关注。

  谁能拯救巨人网络呢?

  答案只能是,退休后几年,在东京吃寿司,新加坡看夜景,飞长沙找朋友喝酒,在青海看火烈鸟的史玉柱自己。

  2016 年 1 月 4 日,史玉柱宣布告别近 3 年闲云野鹤的生活,回归巨人网络,成为董事长。原 CEO 刘伟,这位从 1992 年就跟随史玉柱,被史玉柱寄予厚望的商界女性高管,降级出任总裁。

  史玉柱把回归看作他的第四次创业——细数起来,从 1989 年珠海创业开发汉卡,到巨人大厦一夜倾覆,再到脑白金的疯狂以及《征途》,史玉柱近 30 年的创业史中,其间经历过 3 次成功、1 次失败。

  回归后,他祭出“三板斧”,推动了一系列改革与调整措施:裁掉 133 名干部,以董事长身份亲自抓研发、带游戏项目,冲到一线做研发。宣布将在巨人施行狼文化,赶走对公司实质危害更大的“老白兔”,把高薪、股票分给“新狼”。

  熟悉史玉柱发家经历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他都有着对人性无与伦比的掌控性。因此,尽管在“狼性文化”一词已被反复提及,并且除了华为鲜有成功案例情况下——就连百度李彦宏的“鼓励狼性,淘汰小资”只是让内外短暂刺激情况下,外界对史玉柱的狼性文化还是充满期待。

  客观来看,彼时的史玉柱,与前几次重出有了重大改变——向老部下挥起了屠刀。“这是过去很难想象的。史玉柱以前用人,只用部下,从不在外面选,他最看重的,是对他的绝对忠诚。”2018 年 12 月初,谢明(化名)对锌刻度回忆。在 2004-2005 年《征途》早期研发过程中,谢明曾经在征途研发部门担任要职,后又成为西南某市的最高负责人。

  值得注意的是,几天后的 4 月 20 日,2014 年 3 月加入巨人,出任《武极天下》制作人的徐博,“因个人原因离职”。其间,2004 年加入巨人,曾担任《征途》研发总监的巨人网络 CTO 宋仕良,也悄然卸任。

  7 个月之后,史玉柱又推出“金狼入室”招聘计划,宣称将以亿元年薪招聘 CTO、优秀制作人。并且,优先考虑本土人才,不迷信“洋专家”。

  在史玉柱风风火火大搞“狼性文化”其间,2016 年 4 月成功借壳回归A股的巨人网络(彼时上市名为世纪游轮),股价连续 20 天涨停,市值很快飙升,到 2016 年 12 月 4 日,市值冲破千亿达到 1026 亿人民币。

  更让史玉柱高兴,频频在微博多次站台的是两款手游的表现——《球球大作战》和《征途手机版》。在当年第二季度,按玩家充值额计算,手游充值首次超过端游(按营业收入计算尚未超过)。

  3. 一个影响两年的跨国酒局

Playtika 创始人 Robert Antokol (右)
Playtika 创始人 Robert Antokol (右)

  借壳回归第一年,巨人网络 2016 年度实现营收 23.24 亿元,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 10.68 亿元,同比增长 338.15%。

  不过,真正得益的是辞去世纪游轮总经理和董事长职务的彭建虎。虽则随着世纪游轮股价暴涨,彭建虎身家迈入百亿富豪系列,达到人生巅峰。根据《2017 胡润套现企业家榜》,自 2016 年 11 月起到 2017 年底,彭建虎、彭俊珩父子累计套现超过 48 亿元,排排行榜第三位。

  如今,彭建虎目前仍持有巨人网络数千万股股票。他的公开身份是重庆冠达集团董事会主席。

  对经历多次大起大落的史玉柱而言,他已经看到了危险——市值飙升背后,是 2016 年巨人网络在整个游戏市场中,被腾讯、网易等一批同行甩几条大街,整个游戏收入的市场份额只有 1.33% 的现实。

  他开始急切地寻找另一个增长点。

  2016 年 10 月底,史玉柱跑到以色列,用高脚杯倒酒,以中式交杯酒的姿势,与一群以色列人喝了顿酒。常自我调侃“酒量不大却好酒”的史玉柱趴下了,发微博说“史大嘴无能”。

  彼时,“史大嘴”不会想到,这顿酒局,将在未来两年甚至更远时间,对巨人网络和他个人产生深远影响。

  和“史大嘴”喝酒的以色列人,是棋牌游戏生产商 Playtika 团队成员,这是一家休闲社交棋牌类网络游戏公司。2011 年 5 月,成立仅 8 个月就被美国博彩巨头凯撒相中全资收购,创下以色列史上最快创业并购案。

  2017 年以前,该公司超过 45% 的收入依靠社交博彩类游戏《Slotomania》——也就是通常意义说的老虎机,从 Facebook 发展到移动平台,贡献的现金流相当可观。另外也有消息称,Playtika 也是全球唯一一家不是靠团队研发游戏,而是靠人工智能技术改造游戏的高科技公司。

  在 2016 年的中国市场,类似游戏业务有很多企业在做。比如,腾讯、联众、边锋等推出的一些棋牌类产品,广受用户欢迎。

  史玉柱对此寄予厚望,在他看来,Playtika 不仅可以补足巨人网络在海外市场以及手游领域短板,还能成为有想象空间的“战略后备队”。

  酒局几天之后,尚未完成股票更名的巨人网络,以世纪游轮(002558.SZ)发布公告称,将以美股 39.34 元的价格发行新股,收购 Playtika,对价 305 亿。其中 83.6% 的交易对价以增发股份支付,16.4% 支付 50 亿现金。

  这是一次典型的“蛇吞象”。彼时,巨人网络一年营收入仅 29 亿元,却觊觎着一年能赚 77 多亿元的项目。

  上述知情人士称,刚开始,史玉柱想用现金收购,可是后来发现,由于监管关系,上市公司无法直接收购海外的游戏公司。此外,交易对价 305 亿元,占巨人网络资产总额一半以上,风险成本太高。

  因此,在去以色列喝酒之前,史玉柱就进行了资本布局,组建了一个 13 位成员的财团——马云、虞锋的云锋基金,卢志强的泛海集团,和柳传志联想控股关系密切的弘毅创领,吴尚志的鼎晖投资以及傅军的新华联控股等赫然在列。

  2016 年 6 月,13 位成员组成的财团在开曼群岛成立了 Alpha 公司,并进行系列股权转让,其中 Playtika 是该公司唯一资产。一位券商分析师在接受锌刻度记者采访时表示,“可以理解为,中国财团先从银行借钱,出海买下这家游戏公司,然后再倒手给巨人网络。”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精妙的资本棋局,复杂的跨国并购通过这样的操作,很快就获得可以获得中国相关部门的审批备案。而假设并购成功,巨人网络 2017 年合并净资产将从 85 亿暴涨到 420 亿,当年合并后营收从 29 亿增至 106 亿,当年合并后净利润从 12.9 亿增至 32.4 亿——实现世纪游轮的业绩对赌,将不在话下。

  4. 向 P2P 网贷业务进军

  在等待相关监管部门审批的同时,2017 年 4 月 5 日,世纪游轮宣布鉴于公司已经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将公司中文名变更为巨人网络。

  好消息还有,2017 年 2 月,史玉柱再次成为民生银行董事。

  作为中国商界传奇,除了保健品、网游,史玉柱的金融布局也广为称颂——他从 2002 年开始金融投资布局,先后多次增持华夏和民生两家银行的股票,其中仅民生银行就为他带来了 54 亿元的浮盈,这一回报足以让任何实业投资,甚至是网络行业也难望项背。“赚钱最多的还是金融投资,比前两项加起来还多。”史玉柱曾如此表示。

  2006 年,史玉柱被选为民生银行非执行董事。2014 年,史玉柱主动退出民生银行董事会。随后两年时间里,民生银行经历了原行长毛晓峰被带走,大股东先后增持、减持等一系列事件,导致董事会换届延期 22 个月之久。

  实际上,在“退休”日子里,史玉柱其实从未忘记过民生银行——

  顶着中国首家民营银行光环的民生银行,犹如一块巨大蛋糕,十数年来吸引了“安邦系”吴小晖、 “巨人系”史玉柱、“东方系”张宏伟、“复星系”郭广昌、“泛海系”卢志强、“希望系”刘永好以及华夏人寿幕后人七位掌握众多资本的男人,围绕着民生银行董事会席位,上演了一幕幕合纵连横的精彩好戏。

  最终,在这场上演十数年的合纵连横好戏中,常年红色恤衫和白色裤子的史玉柱,在董事会成员集体合影中,额外显眼。

  只是,在民生银行春风得意时,305 亿元的收购计划却遭到了当头一棒:2017 年 2 月 7 日,国家发改委项目备案通知书公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尚需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核准。”

  从这时起,史玉柱吞并 Playtika 的计划,陷入了长达一年多的停滞,并在 2019 年下半年带来了让人震惊的变数。

  等待审批中,多年来热衷于到处布局投资的史玉柱也没闲着,这次他把目光对准了额外火热的 P2P 网贷业务:2017 年 11 月 23 日,巨人网络以 8.2 亿元收购深圳旺金金融 40% 的股权。

  相关数据显示,旺金金融拥有互联网平台——投哪网,是一家以车贷业务为主的 P2P,在车贷行业排位老二,仅次于微贷网。

  这并非史玉柱第一次掺和 P2P 行业。2015 年 6 月,领投参与了团贷网B轮 2 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在团贷网股东介绍中,有较大篇幅关于史玉柱和他的巨人投资介绍,团贷网创始人唐军与史玉柱的合影也在官网显要位置多次出现。

  此外,2017 年 7 月,被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的绿能宝,史玉柱也曾参股。

  12 月上旬,一位知情人士告诉锌刻度记者,值得一提的是,史玉柱与绿能宝创始人光伏大佬、江西前首富彭小峰早有相识,曾是长江商学院同班同学。在 2017 年绿能宝陷入兑付危机时,史玉柱公开发微博撇清自己的关系,表示在知道绿能宝出事之后,已经请同学转告彭小峰,“老百姓的钱一定要最优先还,欠我们的钱不用优先”。

  5. 被老朋友算计了

  不过,在过去两年中,尽管在 P2P 等行业默默布局,但这两年媒体圈报道最多、搜索最多的人物,却不是史玉柱,而是 ofo 戴威、锤子科技罗永浩、格力电器董明珠以及小米雷军。

  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新兴互联网经济沉浮的典型代表。

  直到 2018 年 9 月 17 日,“史玉柱大闲人”的“最近遭受人身安全威胁”的报案微博,人们才惊讶发现,这位中国商界争议诸多的传奇,和他的巨人网络,正处于挣扎之中。

  同一天,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决定撤回对 Playtika 的重组申请并调整。

  这一切,都源于 305 亿元吞并 Playtika 迟迟无法获批。有报道说,参与巨人网络收购 Playtika 第二大金主——合计出资 10 亿美元,持有 Alpha 公司 21.74% 股权的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一致行动人郁国祥,想撇开巨人网络,多次放话巨人网络收购 Playtika 要黄了,试图将 Playtika 纳入自己控制的香港上市公司乐游科技。

  史玉柱是一个很喜欢和老朋友共同发财的人。探寻史玉柱过往投资轨迹,常常能看到马云、卢志强、傅军、柳传志、段永基等商业大佬的身影。只是,和郁国祥的恩怨又表明,这一套已经被证明高效的资本运作套路,也不可能永远成功。

  因此,郁国祥的小动作让史玉柱极为愤怒,感觉自己被人算计了。

  相关资料显示,郁国祥有“小宁波”之称。对于郁国祥的巨额财富来源,一直众说纷纭。十几年前,郁国祥因卷入上海“社保案”,险些入狱。

  知情人士称,在和郁国祥闹翻之前,史玉柱的日子就不好过——收购 Playtika 动用了朋友圈的财力,一帮朋友是拿着大笔真金白银先收了 Playtika,如果不能通过重组给朋友们一个交代,史玉柱就会很尴尬。

  来自“德林社”的消息则称,超过 290 亿人民币的资金是通过金融机构放杠杆融资的,部分初始借款期限为一年,史玉柱的朋友们都将借款进行了展期,展期后的借款利率上浮了。“郁氏家族早在 2016 年 8 月就将股权质押给中植系的中融信托,信托的高利率和刚性兑付会令郁国祥对 Playtika 的套现相当急迫。”

  但问题是,根据锌刻度记者整理资料情况来看,过去两年,由于不期而至的监管政策,无论是史玉柱,还是郁国祥,都难以让 Playtika 迅速审批套现。

  2016 年,证监会叫停了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 四个行业上市公司的跨界定增、并购和再融资行为;2017 年,中国民企境外投资大幅受限。而本次交易所属的境外娱乐业投资,恰好属于“史上最严”的范畴。

  2018 年 3 月,网络游戏版本号停止发放拉开了游戏行业更为严苛监管的大幕,各大游戏运营商也开始陆续对平台上的棋牌游戏进行自查,德扑类游戏纷纷下线——尽管 Playtika 宣称自己是一个“人工智能公司”,以及巨人网络表示不会将其引入国内,但无法掩盖 Playtika 大部分收入依靠博彩类游戏的事实。

  无奈之下,这个耗资巨大、耗时两年,却屡屡在最后一步“卡壳”的收购,也只能在“大闲人史玉柱”报警同时,宣布取消原方案。

  6. 看不到竞争对手的身影

2018 第一季度中国游戏市场份额
2018 第一季度中国游戏市场份额

  让“大闲人”史玉柱大动肝火的恐怕还有另一重要原因:在网络游戏市场,巨人网络已经被抛弃在三线,连竞争对手身影都看不到了。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8 年 Q1, 腾讯与网易共计占据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的 69.3%。三七互娱、完美世界及游族网络为代表的第二集团,尽管市场规模各自只有1% 到2%,但竞争仍然异常激烈。

  曾经以《征途》百万人同时在线,轰动整个网游市场的巨人网络呢?连在第二集团都榜上无名。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巨人网络过去两年一直保持高增速的手游业务收入开始下滑,公司游戏相关业务收入在 2108 年 Q3 季度首次同比减少 2.96%。

  “现在的游戏市场,早就不是《征途》时代了。竞争非常激烈,特别是手游行业,十分浮躁,整个游戏市场的变化,早已不叫红海,而是血海。”一家大型游戏公司高层人士对锌刻度坦言。

  在他看来,从市场表现看,史玉柱重出江湖这三年,对网游市场也是有心无力,“没有推出一款新的有竞争力产品,如今依然只有《征途》。” 数据显示,巨人收入 99.89% 仍然来自游戏,仍然是多年前就推出的《球球大作战》、《仙侠世界》和《征途》。

  锌刻度记者登录巨人官网也发现,征途2、征途之夜等仍然在首页宣传最重要位置,其他游戏仅在小角落排列着。长此以往,会不会变成下一个盛大?

  更麻烦的是,行业整体估值正在缩水。Wind 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 8 月底,腾讯和网易 2018 年跌幅分别为 10.94% 和 39.19%,市值蒸发最多时更是接近 1.5 万亿港元和 210 亿美元。

  2017 年 4 月开始,巨人网络股价短暂风光之后,并没有借A股摇身变凤凰,而是从 74 元顶峰陷入漫长下跌——截至 2018 年 12 月 20 日,巨人网络股价已跌至 19.51 元,对应市值也只剩约 394 亿元,不仅史玉柱的财富蒸发严重,追高的股民投资者直接损失更是惨重。

  可以说,为了自救,Playtika 就是史玉柱的希望。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就表示: “第一,海外资产注入可以令巨人网络摆脱目前产品结构单一风险;第二,财团资本输出周期已耗时近两年,需要给老朋友们一个交代;第三,有了 Playtika,巨人网络低迷股价走势才可能得以缓解。”

  2018 年 11 月 23 日晚,巨人网络宣布重启收购 Playtika 草案。草案显示,巨人网络仍将以 305 亿元价格收购 Playtika——相比两年前,大幅缩水的巨人网络的净资产只有 Playtika 的 20% 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草案增加了最高四年净利润共 103 亿元的业绩对赌。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说,高额的业绩对赌,往往意味着组织变革。2016 年初,因为借壳世纪游轮时签署的 15 亿元业绩对赌,史玉柱启动了轰轰烈烈的变革行动,但如今也证明,史玉柱的“几板斧”改革,在艰难现实面前也只是隔靴搔痒。

  重启方案也意味着历时两年的交易要重头再来一遍,未来如何同样是变数。现在,面对 103 亿元的高额业绩对赌,史玉柱又会打算进行怎样的变革?用什么去赢得这个对赌?

  但肯定不是 P2P 网贷行业——尽管 2018 年上半年,旺金金融为巨人网络贡献了 6.38 亿元营收,但也因为历史年化 10.5% 的“新手优”等项目,面临监管以及爆雷风险。

  当然,更不可能是才进军的虚拟市场。10 月底,巨人网络推出首位虚拟主播 Menhera Chan,预计每年为该项目投入上亿资金,重点投入研发与内容生产环节。但现实问题是,虚拟偶像产业,在中国目前尚处于早期阶段。

  当然,从汉卡到脑白金,再到征途,任何人都无法否认史玉柱的商业天赋。但又必须承认的是,在他重出江湖三年,他所布局的一切,并未超越其他竞争对手的布局,更难寻曾经的神来之笔与奇思妙想——或许,习惯享受美食与“美女爱好者”的史玉柱,已如知名策划人申音多年前在《美国没有史玉柱,中国没有乔布斯》一文中写的那样:

  史玉柱不再把自己当成一个“知识分子”,他坦言“胆子越来越小”,“只做好商人必须做的事情”。在一个只有“锦上添花”没有“雪中送炭”的现实环境里,他找到了正确的生存策略……唯一遗憾的是,他对创新不再有兴趣。

 
来自: 新浪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史玉柱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