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12-22 10:44 [收藏] « »

  摩拜被美团收购,巨头魅影未散。对 ofo 如今的境遇,马化腾跳出来爆料,看着那么多分析文章说不到点子上,他直接抛出了 veto right(否决权)问题。

  这是马化腾就共享单车的第二波强势发声。去年 6 月,他曾与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朋友圈互怼,称摩拜和 ofo 是“智能机和非智能机”的区别。这一次,他则是作为 ofo 最强爆料人。

  到底是谁扼住了 ofo 的喉咙?

  一位投资人对寻找中国创客表示,在共享单车这场资本大戏中,早期投资人在一开始就已经预言后期阿里、腾讯等巨头会进入,因为共享单车很难做成一个独立业务,更适宜放到大公司中的子业务,能够提供的流量入口、数据对于巨头的价值是大于租金收益。这是一场早有预料的巨头入场大戏。

  后面的发展,也应验了这样的说法。朱啸虎成为最会和巨头做生意的人,低买高卖将手中股权给了阿里和滴滴。

  无论是阿里还是马化腾,在故事开头已经被假想为接盘金主。而早期风险投资人到后期,能做的也只能是“搬把小板凳”在旁边。

  ofo 如今退款的人排起长龙,作为创业者,戴威不易的一面在于,这样的舆论情绪越是发酵,越可能发生类似银行挤兑的悲剧。用户有权利拿回自己的押金,但如今,解药不在戴威手里。

  “要命”的否决权

  2016 年 9 月,已显巨头之势的滴滴通过对 ofo 的B+ 轮融资,入局共享单车大战。在此之前一个月,滴滴刚宣布合并 uber 中国。

  在随后一年内,滴滴通过多轮融资,获得 ofo 近 30% 的股份,成为第一大机构股东。

  2017 年 4 月,阿里巴巴入局,通过蚂蚁金服对 ofo 进行了投资。紧接着 12 月,阿里出资收购朱啸虎手中的 ofo 老股,ofo 早期投资人朱啸虎由此退出。

  至此,ofo 几大重量级股东已全部坐上牌桌。加上C轮进入的经纬中国,戴威、滴滴、阿里、经纬成为影响局势走向的关键角色。

  对于 ofo 董事会中到底谁拥有“一票否决权”,ofo 回复寻找中国创客称:商业机密。

  知情人告诉寻找中国创客,曾有四方具备名义上的“一票否决权”,分别是戴威、朱啸虎、滴滴、经纬。

  此外,上述信源确认,在融资层面,ofo 的任何涉及融资的决策都需要董事会全体签字通过,任何一方不签字,新的融资都不能进来。这意味着,在引入融资的决策上,戴威、滴滴、经纬和后来买下朱啸虎部分股权的阿里等都有权力影响新的融资。

  此前,阿里曾否认拥有一票否决权。今年 9 月,阿里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阿里和蚂蚁金服在 ofo 没有外界所传的一票否决权,没有能力阻挠 ofo 被收购。滴滴也曾公开表示,未使用过一票否决权。

  “朱啸虎的股份,阿里系只接了一部分,在最后时刻,滴滴动用优先购买权买走了一部分,所以,阿里系一直没有一票否决权”,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对寻找中国创客表示。

  日后 ofo 的发展证明,一票否决权实际上是一把双刃剑。

  马化腾将 ofo 如今的困局归结于一票否决权,欢聚时代 CEO 李学凌在朋友圈中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由于否决权过多,导致决策通不过,留下的法律漏洞对公司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

  制衡与博弈

  有观点认为,滴滴投资 ofo 后,双方在发展方向上出现分歧。滴滴试图将 ofo 纳入自己的业务版图,成为滴滴出行生态体系的一部分,但戴威坚持独立发展。这成为双方日后反目成仇的起因。

  2017 年下半年,ofo 和摩拜之间的烧钱对抗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曾喊出“共享单车 90 天结束战斗”的朱啸虎开始在公开场合极力鼓吹 ofo 和摩拜合并,当时腾讯和滴滴分别为摩拜和 ofo 的第一大机构股东。

  不确定性在于戴威的立场。

  前述知情人告诉寻找中国创客,戴威曾使用过名义上的一票否决权。戴威对 ofo 和摩拜的合并不支持,而滴滴当时倾向于合并方案,后来戴威在合并决策过程中使用了一票否决权,从而导致合并无法进行。

  另有说法称,令戴威不满的是合并后新公司的控制权归属,这导致了谈判流产。

  接着在去年 11 月,滴滴派驻在 ofo 的高管团队被戴威驱逐,ofo 和滴滴之间的矛盾正式公开化。撮合无果的朱啸虎马上选择套现走人。微妙之处在于,一个月后,朱啸虎的老股少部分被滴滴拿下,大部分被阿里接盘,阿里成为滴滴之后最重要的股东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必须所有重要股东都同意才能引入新融资的规则设定,让戴威、滴滴、经纬、阿里拥有了在融资事宜上的“一票否决权”(非名义上的)。这也成为了各方上演制衡与反制的博弈武器。

  因为无法达成一致,新的融资进不来。无论是曾经近在咫尺的软银 18 亿美元注资,还是在今年 1 月传出的阿里 10 亿美元注资,都因为种种原因,在各方的牵制和混战中未能达成。

  今年以来,ofo 唯一获得的一笔大额融资,来自向阿里的抵押借款。今年 2 月,ofo 以小黄车为抵押物获得了两笔合计达 17.7 亿元的贷款。

  今年下半年,陷入困境的 ofo 一度想要卖身滴滴,但最终因为各利益方未能达成一致,收购未能达成。

  巨头宫心计

  如今 ofo 进入生死时刻,排队退押金的人数已达 1200 万人,戴威也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马化腾在 ofo 的生死关头,点出了他眼中 ofo 走向败局的真正原因。

  实际上,在滴滴和阿里之外,腾讯是这场共享单车大战中,另外一个低调而隐秘的幕后推动者。

  腾讯不仅是摩拜的第一大机构股东,还是美团点评的第一大机构股东。美团收购摩拜,成为这场战局中最大的变数。

  今年 4 月,当所有人都在讨论摩拜和 ofo 是否能够合并时,半路杀出的美团,让这一幻想成为泡影。美团作价 27 亿美元将摩拜收入囊中,二者幕后股东腾讯,毫无疑问扮演了一个强势角色。

  和腾讯的胸有成竹相反,阿里在这场战局中面临着更多的变数。

  当初阿里投资 ofo,被业内认为是看重其支付场景和流量渠道。阿里投资在过去一直被认为掌控欲强,被投项目大多被纳入成为其生态体系的一部分。但在对 ofo 的投资上,阿里没有继续贯彻这种话语权。

  从朱啸虎手中高位接盘后,共享单车行业却开始降温。ofo 和摩拜合并难产后,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开始被证伪,估值一降再降。

  就在 ofo 周旋于巨头之间时,哈罗单车与蚂蚁金服却默默牵手。

  2017 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支付宝上线“扫一扫骑单车”功能,首批接入的 7 家共享单车中出现了哈罗单车。随后,哈罗单车与永安行合并,蚂蚁金服继续增持。

  而与此同时,今年 6 月 16 日,ofo 在全国范围内取消支付宝芝麻信用免押金骑行政策。蚂蚁金服也客气表示,“尊重合作伙伴决定”。

  此刻,蚂蚁金服、阿里系与 ofo,已不再是盟友。阿里系流量与数据的寄托在哈罗单车上得到了实现。

  在阿里系重押哈罗单车的同时,滴滴则托管小蓝单车,推出自有品牌青桔单车,以另一种方式绕过 ofo,继续投身不得不做的共享单车。

  腾讯、阿里、滴滴的账本怎么算?

  巨头混战的共享单车市场,不论是 ofo、摩拜,还是哈罗单车,背后都站着巨头的身影。

  在经历了快速登上峰顶,又快速跌落风口后,参与其中的投资人获益几何?

  摩拜背后最大的巨头是腾讯。腾讯从C轮开始投资摩拜,D轮和E轮继续领投跟进,摩拜的E轮融资金额达到 6 亿美元。今年 4 月,摩拜被美团全资收购,对价为 27 亿美元。在今年 8 月发布的腾讯第二季度财报中,腾讯披露已将所持摩拜股权出售。由于具体数据未公开,腾讯对摩拜的投资收益不得而知。

  ofo 背后的巨头是阿里和滴滴。新京报记者获悉,滴滴共向 ofo 投入 3.7 亿美元;阿里投入 3.4 亿美元,另有 8000 万美元债权;蚂蚁金服投入 1.4 亿美元。此外,投资超过 1 亿美元的股东包括中信、DST、弘毅等机构。

  作为第一大机构股东,滴滴在 ofo 的投资金额最多。从 2016 年的C轮融资,到去年 3 月的D轮融资,去年 7 月的E轮融资,滴滴都在投资名单中。

  阿里系资本蚂蚁金服在去年 4 月对 ofo 进行首次投资;阿里在去年 12 月从朱啸虎手中接手的老股,对价大约为 1.2 亿美元;另外,阿里系在今年借款给 ofo 数亿美金,抵押物是 ofo 的数千万辆单车。

  如今 ofo 出现现金流危机,除了对阿里的债务,还肩负着对供应商和负债,以及用户的未退还押金。戴威在员工信中承诺将对债务负责到底。

  结局会怎样?

  按照相关规定,如果 ofo 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由于债权优先于股权,债权将优先得到清偿。滴滴作为财务投资者,对 ofo 占有的是股权,这部分股权将在债权清算之后才会得到清偿。阿里对 ofo 的投资部分是以债权形式,作为抵押物的数千万辆单车,或许可以由阿里投资的哈罗单车接手运营。

  如果 ofo 被哈罗单车收购,在不考虑债权的前提下,各投资机构的盈亏重点在于收购估值。公开数据显示,ofo2016 年 4 月A轮融资的估值为 1 亿元;2017 年 3 月D轮融资估值 10 亿美元;2017 年 7 月E轮融资估值为 30 亿美元。

  无论如何,ofo 都还在战场上尚未倒下。美团收购摩拜,腾讯扮演了一个强势角色。而如今,阿里、滴滴也成为了决定 ofo 命运走向的关键角色。这样的关键角色在马化腾的爆料下,将会有更多故事浮出水面。

  新京报记者  黎明  刘素宏  编辑  魏佳

 
来自: 新京报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马化腾 ofo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