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1-07 23:22 [收藏] « »

毁 offer、毁协议,2019 年毕业生的残酷社会第一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智谷趋势(ID:zgtrend),作者:路口大爷,原标题为《毁 offer 毁协议,2019 年的毕业生被上了一节最难忘的社会第一课》

  十年来最坑的就业季来了。

  毕业生们正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还没下场却发现自己申请的职位被临时撤销了……前脚刚拒了别家的 offer,后脚就被单方面强制解约,还不忘贴心送你 5000 块钱学费……

  欢迎来到这个彻底打破幻想的时代,它残酷却又伟大。

  企业违约风险仍在激增,无论你是刚走出象牙塔的毕业生,还是突遇中年危机的普通职工,你无法掌控风险,你也没有退路,你必然要经历一次挫折教育。

  这可能也是狂欢之后难得的清醒时刻,当全社会都开始追求谨慎、踏实,能经受考验、崭露头角的一代人也必将是英雄辈出的一代。

  最狠的职场第一课

  没入职就提前下岗,社会大学结结实实给今年的毕业生们来了一次挫折教育。

  2018 下半年,阿里、京东、华为等科技巨头都相继卷入缩招、精简的传闻中,就业形势出现一丝诡异的苗头。而那些侥幸拿到 offer 的大学生原以为有了着落,谁能想到大企业爽起约来也丝毫不含糊。

  单方面、大规模强制解约的案例最近突然增多。

  2018 年 12 月 28 日,有“医疗界华为”之称的千亿巨头迈瑞医疗单方面宣布分手快乐,至少 250 名应届生、50 余所高校突然一脸懵,还真是存心不让人过个好假期。

  学生们以为签下三方协议万事稳妥,高校觉得按合同是要和学校商量后才能解决,没想到迈瑞医疗拿着“业务调整”的理由和 5000 块钱的赔偿金就轻松了结此事。

  高学历、研发岗不幸成为迈瑞解约的重灾区。这些被解约的学生自行统计了一番后发现,被解约的有 80% 是硕士研究生,不乏 211、985 高校毕业生,波及岗位多数是医疗研发类岗位,其中西安站解约比例达到 60% 以上,广深站解约比例 57% 以上。

  5000 块钱赔不来这些应届生错失秋招黄金季的损失!

  还有一些企业,是一声不吭就开始放鸽子耍杂技。

  12 月 27 日晚,招行深圳分行电话通知一批学生,以材料寄送截止时间已过未收到三方为由拒绝录用。

  理由听起来没毛病,但猫腻也藏在其中。招行随即被爆出,HR 曾与这部分同学承诺,可先违约此前签约的公司,再签约招行,材料寄送逾期不影响录用。同学们想着招牌这么大肯定没风险,也真就放心拒了别人的 offer,眼巴巴地等着招行。

  现在发现口头承诺失效,解约说来就来,大学生们只能用网络舆论铺天盖地淹没招行,还挖坟了招行以往秋招解约案例。差点被冠以“鸽王”之称的招行可能良心发现,最后表示愿意录用这批学生。

  像招行这种分批次给 offer 的企业,一般都会给自己留点余地,比如公司要 400 个人,那就发 600 份 offer,以防有学生中途毁约。

  经济蒙眼狂奔的时候,名校毕业生们的选择多得很,但今年就业市场风风雨雨,有些企业干脆不校招,招行很有可能获得了超预期的回应,HR 回到最后才发现,这下糟了,要真开刀了。

  网络游戏公司也在忙着毁 offer 毁三方,闹得比较大的是网易的解约。

  12 月 26 日,有同学收到了网易盘古游戏部的邮件,打开一看,得,这下凉了,网易要解除两个月前给的 offer。

  网易解约的背后是整个游戏行业的大变革,审批监管收紧,部门相继被解散,于是,应聘的岗位还没上岗就被撤了……

  但是,整整耗完了整个秋招的青春时光才说分手,你说过不过分?

  互联网没了热钱的追捧,2018 年开始就陷入了窘境,一线停招,二线精简,三线暴雷,四线倒闭,独角兽跑路。

  同学们,这就是社会大学,但愿你们都能学精一点。

  最灰就业季

  每一届毕业生似乎都会遇到史上最难就业季,但是在 2019 年的应届生面前,咱们都没有发言权。

  来看看今年的就业形势。

  “找工作”的百度指数年底罕见异常暴涨,这是指数收录以来的新高,“招聘网站”搜索指数也出现同样趋势。

  但是,足足有 202 万条招聘广告消失了。天风证券爬取前程无忧去年4-9 月份的招聘广告条数后发现了, 招聘广告从 285 万骤减至 83 万。

  2018 年抢夺人口最厉害的二线城市,却面临招聘广告下降最快的尴尬境地。

  来自公众号“叁里河”数据显示,北上广深杭的招聘信息有约 20 万条,而西安、长沙招聘信息分别只有约 14 万条、13 万条。要知道,西安在 2018 年至少落户了 70 万人,其中近 22 万本科生。

  暴涨的就业需求背后,是今年创新高的高校毕业生人数,860 万。但今年保命的“铁饭碗”却因机构改革缩编至十年新低,1.45 万人。

  这千军万马的应届生还要和待业的往届生、今年被淘汰出局的普通员工、或者一考二考坚持不懈挤入体制的社会人员相较高低。

  如果大学生们留意一些领先性的经济指标,也许能看出少许端倪,做好心理预期。

  从 2018 年第三季度开始,就业指数已经有所变化。国家统计局的非制造业就业指数开始落入收缩区间;10 月制造业就业指数已处于收缩区间,录得 28 个月来最低。

  当人员调整成了各公司“活下去” 的必经之路,名校毕业生们就算退去二线,也可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工作。

  面对风风雨雨的就业环境,很多毕业生只能再次躲进象牙塔里,即便最后可能会造成全社会学历通胀——

  2019 年考研人数创下新高,290 万人,较上一年增加 52 万人,增幅达到 21.8%。

  出于焦虑、出于能力提升的需求、出于就业逼仄等各种原因,往届生占比人数竟然也达到了 45%。

  最关键的抉择

  对于名校毕业生而言,现在是人生路径的关键抉择期。

  我们平常老跟大学生们说“一出社会就见到残酷的环境,不见得是坏事”,其实还真可能是风凉话。

  血泪经验证明,以往经济下行时期,不少名校毕业生会选择先在小企业安定下来,等待经济复苏再跳槽,结果经济好了,大企业依然有大批人才备选,不见得就要这些从小企业出来、没有经过大锻炼的潜力股。

  对毕业生们来说,这几年可能是一个试错成本高涨的阶段,现在,养家糊口的确似乎比任何光辉时刻、任何光鲜亮丽都更重要,但找工作的背后需要一份用心、清醒的职业规划,需要对职业发展、公司发展、行业发展有所了解甚至洞见,一旦错选,埋葬大好前途也不是不可能。

  你必须接受另一个现实,这是高风险时代,小民身家和国家命运高度结合,你只能选择与时代并行。

  而对于国家而言,就业问题其实已经在十字路口徘徊多年。

  复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在 2017 年曾提出一个非常犀利的观点:中国 GDP 增长率从 2012 年突然减速并且持续下降,因为政府不再实施增加总需求的政策,有意思的是,失业率却没有下来,就业很强劲,这不符合经济常识。

  张军认为是政府促进就业的政策发挥效应,而不是经济更快增长带来的需求。这种政策性促就业把制造业释放出来的失业人数赶往低端服务业,而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实际上一直在恶化。

  也就是说,就业矛盾这几年来一直在积聚。强就业促进政策短期内可以让解决低收入群体的转岗就业难题,但中长期其实不利于经济下行压力的缓解和经济复苏。

  真正解决就业问题,是要改革,还是将这部分失业人口继续转移?最明白不过的道理,其实是要回到改善需求的趋势上来。

  这是一个关键的抉择时刻,个人和国家都要打破幻想。

  有一位被淘汰下来的员工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我始终相信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会算数。

  哪有什么至暗时刻,只是前方的光亮有点微弱,耐心等等,总会看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智谷趋势(ID:zgtrend),作者:路口大爷,原标题为《毁 offer 毁协议,2019 年的毕业生被上了一节最难忘的社会第一课》

 
来自: 智谷趋势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