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1-11 16:00 [收藏] « »

  文/书航

  来源:航通社(ID:lifeissohappy)

  尽管在当前形势下,什么东西能纳入“消费电子”的范畴已经越来越界限模糊,但电视机毫无疑问还属于这一门类。

  电视机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是大件耐用商品,只要还能用,很多年都不会更换;在电视尺寸大于 40 寸以后更是如此。

  相对的,电视机也不会像手机一样有很多厂家,以及举办频繁的新品发布活动。所以,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 CES 会场,倒是每年都能期待一下电视机新技术和新设计的扎堆发布。

  平价普及的 4K 和 HDR 技术对消费者似乎已经“够用”,在此基础上主推 8K 画质卖点,似乎效果不明显。

  不过,一些厂商正准备展示可以完全卷曲和贴靠墙面的屏幕,另一些则希望改变电视的传统功能定位,使之成为家中的动态装饰品。而这似乎才找对了方向,有望通过电视机的又一次外观革命,引领客厅景观的下一次升级。

  除了画质以外,似乎没什么可做文章的

  电视的升级换代遇到了和手机差不多的问题——新品越来越不会再给人眼前一亮的革命性的感觉,因此也更不会催化用户更换新机。

  早几年,3D 曾被看作是 4K 画质之后一个可能的进化方向,但始终未能解决需要佩戴眼镜,头晕等问题,并未升级用户的观赏体验。而在外观上的另一努力——弧形屏幕也并未引领消费者追随。

  遭遇挫折后,电视厂商退回到了提升画质的老路上,以 HDR 概念的普及和 4K 产品的降价为标志。今年日系厂商将推出众多造价高昂的 8K 终端,依然是选择点亮画质的科技树。

  NHK 已经满怀信心的宣布在东京奥运会开启全程 8K 直播,而其中最大的技术供应商不出意外的是索尼。因此,索尼也是推行 8K 分辨率电视终端最为卖力的厂商之一,今年势必将看到它对 8K 的大力宣传。

  不过,单纯的 8K 可能如同之前的 3D 电视一样,不能作为诱发用户升级换代的驱动力量。要提升画质,还有其他很多指标可以研究。例如三星依靠自产面板的技术优势,将其 QLED 电视面板的对比度、色域和暗部细节等指标大幅提升。

  今年另一个值得一说的电视发展方向自然是智能助手。一转眼,你在市面上已经完全买不到任何自身不带 Android 系统的非“智能电视”,而传统电视机厂商对小米、乐视等“互联网电视”玩家不以为然,似乎还是发生在几个月前的事一样。

  今年出展 CES 的电视机都将在其操作系统的智能程度上有重要改进,一方面植入各厂家自己的语音助手,让同时造音箱、电视、手机、车机等多种设备的综合厂商实现不同终端的联动;一方面兼容多家不同厂商的语音助手,或者相互打通,以尽可能多兼容不同的智能家居设备。

  关于这个 AI 方面的趋势,航通社将在后几天的 CES 观察中具体分析。

  柔性屏带来“卷轴”畅想

  进入 2019 年,在手机行业已经基本公认这将是“折叠屏”大放异彩的一年。

  柔性屏幕技术从实验室开始发展了十多年,期间有些手机品控不好,机身弯曲的新闻,也造就了土味的“折叠屏”“曲面屏”。

  去年,三星展示了一款套在盒子里的神秘的原型机,深圳厂商柔宇更是量产了一款据称屏幕可以折叠 20 万次的机型(尽管很丑)。所有的积累和畅想似乎都将从今年开始变为现实。

  在电视屏幕变得“柔性”的道路上,将由 LG 来承担先行者的角色。

  LG 在 CES 展出的 OLED 柔性屏产品 Signature OLED TV R,可以“像海报一样卷起来”;而且从 2018 年的原型机,转化为了可以实际买到的产品。

  在开机时刻,从客厅某处的一个“月光宝盒”中,垂直于地面的屏幕缓缓升起;关机时,又徐徐落下,卷回到“盒子”里收纳好。

(图 / LG 新闻稿)
(图 / LG 新闻稿)

  “卷轴”的概念让我们的思绪不由得回到 2008 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当时采用的地面上的屏幕是采用 LED 光点,分辨率相对较低,所以以当时的技术水平就能做到由卷曲状态铺展开来。即便如此,效果也相当惊艳。

  可卷曲的屏幕在更大(鸟巢的“卷轴”)和更小(手机)尺寸的设备上都可以实现,唯独对电视而言是难度最大的。

  面板良品率、可折叠次数、可弯曲角度等,困难都随着尺寸的增加而指数级增长。而在如上所述的画质战争之后,可卷曲的屏幕又不能以牺牲画质为代价。

  如果不考虑画质问题,那么投影仪依靠的白色幕布本身就是一种“可卷曲屏幕”,不用的时候,不会给墙面留下一个“黑洞”。但投影仪,包括激光电视等画布不是自发光的技术,其在自然光下的图像质量都很难让人满意。

  有鉴于此,本次 CES 能为卷曲屏幕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就非常引人期待了。

  柔性屏幕势必会进化到更软,更轻,但只有继续进化下去——直到变成像“挂毯”那样,怎么卷都不心疼,轻轻打个钉子就能挂上去,这才是关键。

  走出“全面屏”,尝试“画框”新定位

  按屏占比计算,电视机早几年就已经都是“全面屏”,所以要玩新花样,得从其他的角度入手。

  去年,三星已经上市主推的 QLED TV 用了一个奇怪的宣传角度:环境屏模式(Ambient Mode),可以在待机画面模拟电视机背后的墙面或墙纸的样子,假装这块屏幕是一块透明的玻璃。

  具体做法是,使用手机拍摄抓取一块背景墙图案,然后屏幕会与背景墙画面匹配,从而造成一种电视与墙面融为一体的视觉效果。

( 图 / 三星新闻稿 )
( 图 / 三星新闻稿 )

  在“环境屏”模式下,可以显示时钟、新闻、天气等信息,就像是从墙壁上“长”出字来。为了让效果更逼真,电视还支持环境光检测,也就是根据环境光线强度自动调整图像亮度。

  今年,三星将进一步把电视机朝着做成“艺术品”的奇怪方向进化,将展示 The Frame 画框电视以及 Serif 画架电视。顾名思义,一个具备书画装裱留下的宽大白边,以及平滑的玻璃表面,就像是一个标准的艺术品画框一样,可以镶嵌在墙面上合适的位置;另一个则有简约的三脚架支撑,展开合适的角度,在“画布”上呈现图像。

( 图 / 三星新闻稿 )
( 图 / 三星新闻稿 )

  这会像是个什么样子呢?感兴趣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北京 798 艺术区看看,在那里正有隔壁厂区的京东方(BOE)展出由柚木等实木外壳,搭配 30-50 英寸屏幕显示世界名画的巨型电子相框“画屏”。淘宝也有卖的,售价从几千到上万都有。

  只不过,京东方虽然已经做出来了类似的成品,毕竟没有像三星一样,这么明确的针对消费者市场给“画框”类彩电一个明确的定位,所以这可能体现出了营销上的一点差距。

  就像上面说过的一样,电视机的换机周期相比已经显出疲态的手机,还要漫长。作为全家娱乐中心的主轴,这个设备更倾向于买的时候一步到位,一用就是几十年。而如果全世界的家庭都这样,电视机行业将不会有任何进步空间。说白了,只有消费者愿意不断换新的,生产厂家才会有生存和发展的动力。

  如果消费者能逐渐接受不是“每个房间放一台电视”,而是将电视作为一个始终开机,永远在线的设备,那么每个家庭对电视的需求量,可能会从现在的 1-2 台骤增到 8-10 台,对厂商来说,可谓求之不得。

  更巧的是,随着一出世就随时开机的智能音箱,逐渐向着带有屏幕的方向进化,出现了 Google Home Hub、小度在家、腾讯叮当等产品,消费者不再像以前那么不能接受 24 小时持续开机的电视机了——这不就是屏幕大一点的智能音箱吗?

  所以,三星对电视机功能的重新定位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一种求生手段。

  电视机的新定位和新使命

  在航通社去年的一篇文章《屏幕上的“黑边”为什么是黑色的》里,曾经简单的回顾了一下过去电视机的几次比较明显的外形流变:

  “直到 1980 年代初,电视机都可以被视为是高档家具的一种,因为它屏幕实在太小,占地很大,又极为昂贵。常见的老电视是做成木纹或亮银色的外壳,配上金属的选台旋钮。

  但是这种审美逐渐被黑色外壳的风潮替代。在平板电视之前,电视和显示器们挺着“大肚子”的那个时代,位于客厅中心位置的视听设备,统一都以黑色的外观示人。

  电视机的边框或许有一些银灰色外壳,但这给人一种过时的廉价感。也有彩色外壳的,但这就像“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视”一样并不是主流。

  如今大多数家里客厅最显要的一块位置,始终存在一个黑色的东西。它就像是天生长在客厅里一样,如同有些孩子会认为蔬菜水果都是从超市里面长出来的。”

  过往电视机的形态革命,随着屏幕由小到大不断进行:家具式,30 寸以下的显像管彩电,背投,液晶-等离子,挂壁。

  而即将到来的这次革命,最终会让电视机变成紧贴在屏幕上的“墙纸”或者“相框”,而不是需要在墙上打孔,并与墙面有几公分空隙的现在方案。

  “墙纸化”的电视机也将终结电视墙在家装中的核心地位,出现更多灵活布局的客厅。

  这个“墙纸”当然不是一次性投入,而需要“养护”成本——也就是电费。

  一直以来,我们家长一辈总是习惯性关掉所有设备的电源才能睡觉,固执的认为这有火灾隐患;而环保人士也在宣传“城镇居民一般家庭拥有的电视、空调、音响、微波炉等的待机能耗加在一起,相当于开一只 30 瓦-50 瓦的长明灯”。

  但是,一旦没有了这样的顾虑,多块屏幕造成的环境变幻可能会神奇地一秒钟就改变家庭的环境。请想像这样的画面:一块足够大的挂壁卷曲屏幕,可以展示富士山、黄埔江或者瑞士少女峰的壁纸,就好像你家窗外景色就是如此。

  在《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几乎每个角落都有相框,而相框里的人物都是可以动可以说话的,还可以“串门”在相框之间相互走动。而现实中,美国白宫为前总统奥巴马服务的文案撰写团队,有一个负责人的办公桌上有两块屏幕,一块固定播放 CNN,另一块循环播放炭火在壁炉里面噼啪燃烧的动画。

  很显然,在电视的“范式创新”给了人们新的想象空间以后,下一个亟待征服的难题,就是单个设备的能耗如何降低,如何省电,好让人们安心地全天常开这些屏幕。

  当然,我们都知道电子纸是定格时不怎么耗电的;但彩色电子纸八字没有一撇,刷新率也是笑话,所以太过于科幻。但总而言之,我们还是需要其它可以长时间省电的技术。

  至于研发和在 CES 亮相之后的事情,那些降低成本的战争,就留给国内同行来做了。前几天,即将开展重组的 TCL 集团获得小米入股。

  2018 年前三季度,华星光电净利润大跌近三成,主要因为面板价格产品下跌。同期,智能手机行业销售数据下滑,两家因此“抱团取暖”。

  有分析认为,华星光电可以为小米电视业务提供供应链上的保证,而小米也可以为 TCL 集团的各类家电提供新的销售模式。

  说得大一点的话,电视行业未来十多年能否“重振雄风”,就要看这次“重新定位”的收效几何。

  很多老年人对于自己年轻时候接触的东西很顽固,舍不得扔,但电视对他们很多人都是个例外。这是我们所有人最能接受的科技革新,也值得在“消费降级”的大环境下,依然再掏钱去更新一回。

 
来自: 航通社(ID:lifeissohappy)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CES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