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1-14 20:40 [收藏] « »

  文/姚赟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微信 2018 年数据出来后,吉米估算了下,自己的微信年龄竟有五六年了。而在岛台湾人中微信年龄拥有这个数字的,并不是多数。

  “啊之前就是和来台交换的大陆生瞎聊用,现在女朋友是广东的,就一直用着啊。”LINE 是台湾地区年轻人使用的即时沟通主流 App,而前期沟通采访时,除了授课忙碌外,吉米的微信却总是秒回,这一点让我们好奇。

  吉米是台中一家少幼儿足球学校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当地一家足球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当问起学校规模和大致情况时,吉米告诉我们:“教练团有 10 人,很多是兼职的大学生,但都有教练证。学生年龄从 2.5 岁到 22 岁都有。因为台湾足球的硬体设备不够,我们几个人就筹了 200 万新台币(约 44 万人民币)在台中的南屯区建了一个球场。”

  包含兼职大学生共 10 个教练、一间用于室内上课的铁皮屋、一个价值 200 万新台币的场外球场,吉米的创业故事就这么开始了。吉米还告诉我们,类似的“微创业”是身边在台创业的主流模式。

  1. 从电影幕后到足球先生

  今年刚好 30 岁的吉米,和所有的台湾人一样出生年份有两个:一是公元纪年的 1989 年,二是民国纪年法的 78 年。遵循当地兵役制度,26 岁的吉米从台湾朝阳科技大学的电影专业毕业后就去了附近某个海岛上服役。

  2014 年服役后,吉米在一家影视公司干着电影剪辑后期工作的同时,兼着与几个热爱足球的小伙伴,创立了一家足球俱乐部。以此延续大学期间的生活方式——电影和足球依旧是他的生活重心。

  “大学期间在一个球会做兼职教练,就是教小孩子踢足球。但是,一堂课一个小时才 400 新台币(约 88 元人民币),实际上一小时一堂课,在市场上大约是 1500 新台币(约 330 人民币),而我们所负责的事是差不多的,其中大部分都让球会抽走了。”

  吉米离开电影行业,全职教小朋友踢球,收入和薪资并不是主要原因

  据台湾当地媒体三立新闻网报道,原本从事会计的卫政男,因为兴趣投入足球教学,一开始除了“只有小猫三两只”外,还有大半年的“黑暗期”。“黑暗期”中,卫政男一个月的收入大概在 1 万多新台币(约 2200 元人民币)。

(卫政男放弃会计共工作投入教学,图片来源:三立新闻网)
(卫政男放弃会计共工作投入教学,图片来源:三立新闻网)

  和卫政男一样,促使吉米全职加入幼少儿足球教练行业的原因,便是兴趣和喜好。“我的第一梦想职业是职业足球教练,离开电影行业就是为了专心教球。”

  而从电影后期跨越到组建足球俱乐部和少儿足球学校,带给吉米的改变,似乎只停留在晒得如同奥巴马的肤色和发炎不断的嗓子、膝盖上。

  “我现在固定的是带一个过小校队。早上7:50 到8:30 有一堂课,下午 4 点到 6 点也有一堂课。因为之前俱乐部打球赛获得了一些成绩,所以和一个国小有合作,让我带他们的校队。”除了带国小的校队,白天中间空余的时间他还会再带一个 2.5 岁到 6 岁的幼幼班,晚上也会接一些课后的班,很多时候到家都是晚上 10 点之后了。

  说到这里,吉米还拿出手机熟练地打开了微信运动,“有点累,扣掉手机没在身上,从早跑到晚,估计每天都走 15000-20000 步。前阵子膝盖也发炎了,站着就会痛。”他还告诉我们,和学校合作的项目收费会比较少,一小时只有 600 元新台币(约 132 元)。

  促使他愿意继续坚持的原因很简单, “做工作,一是热情,二是成就感,先有热情,后才能有成就感,而热情直接决定这是不是你想做的事。哪份工作都不容易,都会辛苦。

  这个理由竟然有些鸡汤的味道。

  2. 台湾“留守”青年

  1992 年出生的孟哲,在朝阳科技大学就读企业管理专业,大学期间就开始各处打工,2015 年毕业后从事过多种工作,如物业管理、豪华饭店式管理、鞋业销售、场地出租规划,孟哲的工作经验大多集中在服务业。

  除了是相互不识的大学校友关系外,孟哲和吉米还有一个共通的特点——父辈都曾有外派经历。吉米幼时,爸爸就被外派到日本,全家在那生活了数年,而孟哲的爸爸则加入了“西进”的大部队,常年驻扎在大陆。

  “相对台湾,大陆就是在西边,所以我们管去大陆的人叫‘西进者’,而这两年‘西进’的人越来越多了。”吉米告诉我们。

  近几年,随着大陆经济的崛起和两岸三地政策的逐步放宽,创业者“西进”大陆创业、台企在大陆设厂、大陆企业高薪挖台籍人才,成为一个大趋势。普遍来看,外派员工的薪资待遇均高于台湾当地员工。

(台湾招聘平台 indeed 截图)
(台湾招聘平台 indeed 截图)

  据台湾当地 104 人力银行资料库显示,曾主动应征离岛外派工作或想被外派的工作求职者,2016 年全年超过 13 万人,其中想到同文同种的大陆工作者为最多,想要向南到东协各国工作者居次。

(数据来源,台湾主计总处)
(数据来源,台湾主计总处)

  据当地媒体《天下杂志》节目曾做了一期专题报道,其中发布了一组数据,台湾 2300 万人中,近一成人员被外派,岛内留下了众多缺少或父亲,或母亲、或妻子、或丈夫的“留守家庭”和“留守儿童”。

  时过境迁,当年的“留守儿童”已经成长为青年,而他们依旧在寻求突破,甚至不自觉间又走上了父辈来时的路。

  广西师范大学桂台合作研究中心与台湾 4 所大学不同层级学生中开展“台湾青年赴大陆就业创业意愿及影响因素”问卷调查,调查数据显示:愿意来大陆创业的人数占总样本的 29%,不愿意的占 19.8%,51.2% 的人持观望态度,其中有意愿赴大陆创业的青年多来自台湾北部地区。

  兼职打工、正式工作多年的孟哲,总结了自己选择工作的原则:“哈哈,干什么工作都不轻松啊,累点没关系啊反正存到钱最重要。” 

  实际上,近几年受台湾经济大环境影响“存到钱”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BBC 中文网中,台湾媒体人曾撰文表示,台湾薪资待遇不如北京、起薪低于其他地区、高收入和低收入的差距也正在拉大、最低月薪"重新回到 17 年前水平"。

  2017 年年底,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发布最新的统计报告,报告指出:台湾的全体工作人口当中有三分之一的月薪低于 3 万元新台币(6667 元人民币)。根据中国智联招聘公布的报告,中国 37 个主要城市的平均薪资是 7599 元人民币(约 34195 元新台币),香港是大学毕业起薪 14800 港元(约 54760 元新台币)。

  实际上,工作存钱并不是孟哲的追求和梦想。

  看着身边不少去澳洲打工旅游的朋友接连回台湾后,孟哲也萌生了这个想法。“今年年底去澳洲,预计去一到两年,去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体验下不一样的国外生活状态。”

  据了解,在台湾拥有稳定工作财力证明,且 31 岁以下的人,都可申请去往部分国家打工旅游。

  在我们看来,这样的年龄阶段做出这个选择有些匪夷所思——毕竟已经工作数年,且打工旅行并不能为以后找工作或简历增添什么实质性、台阶式的跨越,耗费职场上升空间最大的一两年投入其中,似乎“性价比”不太高。

  当我们试探着问出“从澳洲打工旅行回来,会有去什么改变么?”后,孟哲理所当然地告诉我们——世界观会不一样吧

  《天下杂志》在做台湾创业不易的相关选题时,列出了来自台湾人力银行的一组数据,并总结了一个“很台媒”的标语——青贫族梦想脱贫。数据统计,70% 台湾人渴望创业,创业理由中,想增加收入占 69.5%、工时自由占 52.5%、兴趣和嗜好占 39.7%

(台湾媒体《天下杂志》视频截图)
(台湾媒体《天下杂志》视频截图)

  当地媒体据该统计分析表示:台湾青年人中的创业潮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长年低薪、高工时,创业成了“避风港”而已。创业也好,外派寻求高工资也好,在台湾经济萎靡的大背景下,安心留在台湾的年轻一代,似乎越来越少。

  3. “你可能不是独角兽”

  与大陆风风火火的“双创”氛围相比,台湾地区对待创业似乎选择了一条相对“稳健”的路。

  “我身边的创业项目,大多数算是‘微创业’吧。”在被问及身边创业氛围和模式时,吉米告诉我们身边不少创业者都从事文创或品牌行业,“这类创业,你看投入比较少,比如一家奶茶店开业,帮他们包装一下弄点文艺的元素什么的。”

  2018 年年中,台湾地区首次针对全岛范围内创新生态圈进行调查的报告公布,这份报告由台湾经济研究院、台湾青年创业总会、台湾中小企业总会以及行政新创基地共同调查完成。

  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受调者创业项目行业占比分别为:批发零售业 15%、资讯及通讯传播业 11%、制造业 11%、专业科学及技术服务业 11%,电子商务9%、平台服务9%、其他服务业8%.......

(数据及图表来源 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
(数据及图表来源 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

  从上述数据中能发现,台湾地区的创业项目基本集中在餐饮、零售及各行的服务业中。而大陆热火朝天的科技、互联网、电商等创业领域,在台湾创业项目的占比中并不高。

  2018 年上半年,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经济平台执行长唐永红教授在《台湾研究集刊》中发表了一篇关于台湾地区第三陈烨劳动力吸纳能力的研究。数据显示,2017 年台湾地区第一产业就业比重 4.90%,第二产业就业比重 35.79%,第三产业就业比重 59.30%,是吸纳劳动力的主力。从 1981 年至 2017 年的数据显示,第三产业在台湾地区的产值结构、就业结构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另外,唐永红教授的该研究中还细化了台湾地区第三产业中具体的行业的就业占比,如批发零售业 17.05、运输仓储业 4.04%、住宿餐饮业 6.6%、信息通讯传播业 2.05 等等。

(台湾地区第三产业内部的产值占比、就业占比等数据表部分)
(台湾地区第三产业内部的产值占比、就业占比等数据表部分)

  而这些数据,与《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中创业产业分布数据相吻合。

  从这些占比较重的行业中能看到,To B 模式较少,大多集中在针对C端的模式,而这些模式一般都拥有分散不集中、规模化困难等特点。

  另外,根据《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显示,在 317 个有效样本中,仅有 178 个创业者已经登记成立公司。

(数据及图表来源 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
(数据及图表来源 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

  根据台经院 Findit 平台统计,2015-2017 三年间获投的创业项目数量下降,2015 年 85 件,2017 年仅 77 件。从该图表中能看到三年内,在获投数量减少的同时,获投金额和估值在显著提高。

(数据来源:台经院)
(数据来源:台经院)

  甚至在报告中出现这样的描述——虽案件数下降,但时整体获投之金额却亮丽成长。而这样的数据,对大陆的那些正在风口和资本中翻涌的企业来说,也就那样吧。

  实际上,这也不能怨台湾地区的创业者或投资人。以台湾仅有的 2300 万人口基础来看,如台湾创业者想要效仿大陆或美国辄数千万的估值游戏,用户流量将成为最大的限制。好好考量如何为你的几百万用户服务,如何进行私募基金或许更适合台湾的创业。

  台湾当地媒体《数位时代》曾发文表示,创投和传统私募基金最大的差别在于创投不会像私募基金一样等你慢慢经营、拓展店面、每年业务成长 10%,搞个私募二十年永续经营。创投的模式在于投资高风险与高报酬率的新创产业,一旦商业模式奏效便可以在算时间内快速扩张,投资报酬率是上看至少十倍、二十倍。

  从这点来看,其实很多台湾的新创公司是不太可能走大陆那些科技创业企业的爆红模式,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反而需要回归私募基金的思考方式。

  作者直言,对台湾地区的创业者来说,大陆新创冲到上千万用户都还在亏大钱的故事,主角不肯能会是你。

  当保守务实成为媒体、社会对创业者的叮嘱后,不少台湾创业者选择“西进”同文同种的大陆。

  4. 创始人也得捡狗大便

  2017 年,吉米在台中买了房,开始了每个月还房贷的日子。

  就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在为球场发愁时,几个合伙人也并没有考虑引入投资,二是直接从各自的口袋或家人处筹钱建了这个球场。

  “台湾的硬体设备不够,球场数也不够,一些学校的球场也不会对外开放,之前这种时候我们会去公园的草地教球。不过会被检举啊,毕竟公园有很多人都要用,所以我们几个才一起筹钱造了自己的球场。”在解释为何要建球场时,吉米这么告诉我们。

  “对了,你知道我们没有球场,偷偷在公园教球时,每天你猜第一件事是做什么?”回忆起这段往事时,吉米神秘兮兮地问道,“哈哈,第一件事,是去公园的草地里捡狗大便!”

  对吉米来说,不如意的事不止是在公园教球时捡狗大便、被人投诉检举,还有每天不定时就会发生的和家长之间的沟通障碍。

  “干!家长真的太机车了!”说到家长问题时,吉米竟然在一句话中连爆了两个台式粗口,“比如有个上国小一年级的小女孩,来参加训练,但是你知道么,她的阿嬷(奶奶)跑过来说太晒了,直接把孩子带回了家!还有些孩子运动的时候,摔一下、擦破皮是很正常,他们也一直在念。啊受不了……”

  在沟通中能发现,对于这些遇到的问题,吉米的心态还是比较乐观积极,“就是因为喜欢才做的,不过想做的事情中,一定会遇到不喜欢做的事情。”

  确实,从 0 到 1 后的创业者,在成立了创业团队、注册了公司、开始了日常运营之后,还是需要面对许多问题。

  《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创业家们认为自己面临最大的挑战分别为资金的可取得性(33%)、市场景气(20%)以及人才招募(16%)。除去市场大环境等不可控因素,资金和人才招募,是新创企业最大的挑战。

(数据及图表来源 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
(数据及图表来源 2018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报告)

  其中,募资、引资是台湾新创企业最关注的议题。调查显示,近 7 成创业者第一笔创业资金大部分来自自有资金、亲友借款与行业贷款等渠道。

  实际上,就算是肯拼的创业者,在台湾的存活率也并不高。台湾“经济部中小企业处”统计,在台湾创业一年内就倒闭的机率高达九成;能撑过前五年的创业家,只有1%,也就是阵亡率达到了 99%,比美国、新加坡等地还要恐怖。

  确实,无论是台湾地区的创业者,“西进”的创业者也好,还是大陆本土的创业者,对大部分的创业者来说,创业这件事落到每天处理的细节上时并不是一件风光的事——道路漫漫,不如意事常八九。

  又要还房贷,还有建球场的投入,这样的经济状况却没有成为吉米的问题,“投入的款还没有赚回来,但是只要把手上的事做好就不会焦虑啊。”

  5. 爱拼才会赢和小确幸

  1988 年,由陈百潭作曲填词、叶启田演唱的闽南歌曲《爱拼才会赢》收录在同名专辑中正式发行。

  唱片甫一发出,立刻走红,唱遍了台湾的大街小巷,更唱遍了大陆的大江南北。“打拼”成了社会用语,激励人们向上的奋斗精神,慢慢的在大陆、东南亚甚至连美国等华人圈中流行开来,成了台湾创造经济成就的精神口号。

  专辑发行前,叶启田与陈百潭探讨这首歌该如何演唱时,就有预感:日后一定会流传开,因为他一看到词就倍受鼓励,尤其是它的激励精神,有催人向上的意境。

  实际上,《爱拼才会赢》大范围的迅速走红,并不是偶然。就台湾当时的背景来看,社会刚刚开放,就是所谓的“解严”,人们都有在事业上奋斗一翻的想法,所以在开放初期与人们的心态吻合。

  上个世纪 90 年代,大陆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初期,整个社会蓬勃发展,人们对前途虽然迷茫但充满希望,到处充满积极向上的奋进和打拼的热情,这首歌也是当时人们生活心态的真实写照。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首先输出“打拼”口号的台湾,变成了如今的“小确幸”。近几年,由著名作家村上村树提出,主张“微小而确实的幸福”的小确幸,成为台湾人的标签之一。

  问吉米,对“小确幸”怎么理解的。

  “平凡中年的幸福吧,就像一件很久没穿的衣服,有一天拿出来穿,掏了掏口袋,突然发现 100 块钱。就是这种感觉吧。”说完这些后,吉米又掏出手机,“小确幸一词的意思是心中隐约期待的小事刚刚好发生在你身上时微小而确实的幸福与满足,出自村上春树的随笔……”

  照着手机屏幕,将标准答案读了一遍后,吉米笑着说,“你看,我和说的差不多。”

  2017 年 10 月 5 日,台湾最高研究机构“中研院”在台北发表研究报告《台湾经济竞争与成长策略政策建议》,该报告中指出:当前台湾经济面临巨大挑战,经济增长率减速过快,近 10 年平均增长率已降至 3.82%;名义居民所得也相对较低,薪资年增长率骤降只剩下1%,让 800 万劳工对经济增长完全无感。

  台“中研院”院士、经济学家王平在记者会上表示,台湾经济面临法规僵化、环保评估难过关和两岸关系不稳等三大问题。他担心,未来十年台湾可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世界银行《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的概念,基本含义指:鲜有中等收入的经济体成功地跻身为高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往往陷入了经济增长的停滞期,既无法在人力成本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

  从台湾近几年经济发展萎靡、最低月薪“重新回到 17 年前的水平”等状况来看,确实有些许“中等收入陷阱”的迹象。就像《爱拼才会赢》火遍大江南北,有其特殊的经济背景一样,现在所追求的“小确幸”也是大背景下的产物。

  聊天的最后我们问吉米,是否会来大陆创业时,他告诉我们:“啊我女朋友在广东有去过几次,不过具体还没想过,先把现在手上的踏踏实实做好了再说吧。”

  小确幸和“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爱拼才会赢,或许并不矛盾。

 
来自: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