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1-14 22:41 原文链接 [收藏] « »

中国硅谷:冷风穿透西二旗

  2018 年北京的冬天,冷风比往年更加泠冽,而堵车却比往年更惨烈。早高峰提前到7:30,而晚高峰推迟到晚 10:00。中国硅谷西二旗的码农们,依然如工蚁般勤奋,然而在互联网的寒冬到来的时候,勤奋似乎没什么卵用。

  消费降级,经济下行的迹象,在西二旗的餐厅已经表露无遗。兰花花食府,因菜量大价格实惠,是西二旗朋友们中午“打牙祭”的好去处。以往中午 1 点前根本没座儿,而今即使是 12 点到,依然可以随便坐,服务员也少了。

  堪称西二旗地铁附近高档餐厅的“辉煌一代海鲜城”,商务宴请唯一拿得出手的地方,转眼间被分割成了工位式的小餐桌,卖小份的水煮鱼,简直是“消费蹦极”。辉煌国际 2 楼靠西边的湘菜馆,之前也是火爆到排队长达 1 小时以上,现在每一份菜里面几乎都是肉迹难寻,人也越来越少了。

  中国硅谷西二旗的冬天,百度、腾讯、网易、新浪,这后厂村 F4,毕竟根基深厚,还算坚挺。“数字山谷”的滴滴,仍然在焦急等待着“野百合的春天”。而“安宁庄小王子”小米,上市以后却不得不“嬉皮笑脸地面对人生的难”。

  小米:上市、99 亿慈善、雷军“黑化”

  小米总部虽然在大中关村软件园辐射区,但是一直和后厂村 F4(百度、腾讯、网易、新浪)若即若离。大致的原因是,F4 就在一条街上,相距不过 500 米。抬头不见低头见,邻里关系和睦,比如新浪蹭网易食堂,新浪帮腾讯灭火,网易去百度喝咖啡。

  小米新总部 2019 年将启用,据称 2 万名小米及生态链企业员工将搬到离西二旗中路和安宁庄西路交接的地方。雷军喜欢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回母校武汉大学,自称“珞珈一少年”。小米也被称为“安宁庄少年”。

  18 年 7 月 9 号,经过八年的奋斗,小米在香港主板上市。小米 IPO 发行价 17 元港币,估值 543 亿美元。之前小米向 5500 名员工发放了 500 亿元的优先股,相当于人均 909 万元的股票,这部分股票在小米上市半年后就可以解禁套现。由此推测,将有 5000 以上的员工,分门别类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今天看,似乎已经缩水不少。

  当然,对雷军而言,钱意味着更多。1 月 9 日上午,雷军宣布将他在上市前获得的股权激励,价值 99 亿元,全部捐赠至慈善基金,用于慈善用途。大家才发现,误解雷军叔叔了。小米上市前,有媒体报道,小米集团的招股书中显示,公司上市之后,雷军会获得 99 亿的股权激励。“董事会提议时,雷军并不知情”成为群嘲的点,吃瓜群众纷纷调侃雷军,拿到 99 亿元薪酬奖励刷新世界纪录。

  最近红米拆分,为了给红米站台,雷军 po 出了一只抖音视频,表演是相当的尬。他自己转发微博说:“最近感冒,状态不好。”心疼雷军叔叔一秒。就是这样一位厚道的总裁,在红米发布会上介绍红米 Note 7 时,指着 PPT 上的华为手机说:“要不要吊打荣耀 8X 啊?算了,给他们留点面子,再说下去我就要现场拆机……”

  1 月 10 日,在红米新品发布会上,雷军“黑化”——那个厚道的“雷军”死了,站在大家面前的是“钮钴禄.雷军”。在红米发布会上,长达 5 分钟的时间直接 diss 华为,放下狠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不是人品变了,还是竞争环境过于恶劣,逼人呲出獠牙。

  滴滴跌入“山谷”:命案、整顿、生死劫

  滴滴总部在中关村软件园南路的“数字山谷”写字楼。2018 年,滴滴跌入“山谷”——5 月 5 日晚上,21 岁空姐李某从郑州航空港区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8 月 24 日,浙江温州乐清市一名 20 岁女乘客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在不到 100 天里,滴滴连续发生两起命案,这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前所未有。滴滴由此陷入生死劫。

  9 月 7 日,程维在内部信沉痛反思,“下线顺风车,内部取消增长目标,迎接多部委大检查……高速发展的滴滴踩了一脚急刹车。” “痛定思痛,问题在我们自己身上。好胜心盖过了初心,狂奔的发展模式早已种下隐患。内部体系提升跟不上规模扩张,就像灵魂跟不上脚步。”

  作为中国共享经济的独角兽企业,滴滴一直以“骁勇善战”闻名,一路蒙眼狂奔。合并快滴,打败 Uber,一统江湖。2018 年 4 月,滴滴完成了一轮 55 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达 500 亿美元。滴滴原本计划在 2018 年下半年上市,据称上市后估值达到 700 亿美元到 800 亿美元之间。

  两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发生,不但让滴滴上市之路嘎然而止,更让其生存变得更加艰难。12 月 14 日,在滴滴出行全员大会上, 滴滴 CEO 程维表示:今年普通员工年终奖的力度比去年缩减一半,滴滴高管集体不拿年终奖。

  腾讯:头腾大战、市值蒸发、产业互联网梦想

  腾讯北京总部,位于在中国互联网十字路口的西南角。大楼做成船形,据说是为了“乘风破新浪”、“摆渡百度”、“网住网易”。其朝东的一个锐角相当锋利,直指网易。有家“正统道教网站”称,这是尖角煞,建议网易挂“八卦镜反弹回去”,建议新浪“门口摆块大的泰山石挡一下”。

  后厂村 F4,也都是“戏精”加“精分”,前一秒还塑料姐妹花,后一秒铁血兄弟情。12 月 18 日,有网友爆料说,腾讯大楼着火了!新浪微博 CEO 来去之间转发微博,称“尼玛又着火了,是不是风水有问题”。2017 年腾讯大楼失火,就是新浪员工帮着扑灭的。

  腾讯新闻不干了,发微博辟谣:“腾讯大厦木有起火,是俺们大厦旁边的公厕起火,火已经被美丽热情的新浪员工扑灭了!@百度新闻,你不帮忙灭火,竟然忙着发新闻,哼!可能不会再有爱了!同时勾一下@来去之间,你说俺们新大厦风水不好,这是谣言,哼哼!”网友都看不下去了,评论说:“后厂村 F4 简直就是高级沙雕大集合。”

  腾讯公司 2018 年是实实在在面临一场“城门失火”。先是“头腾大战”,暴露出腾讯的流量之殇。今年 3 月,微信封杀了抖音的直接播放链接,引发抖音的疯狂声讨。而后,张一鸣在朋友圈发文,庆祝抖音 Tiktok 在第一季度的苹果商店下载榜中排名全球第一。张一鸣得瑟完,还在朋友圈留言称:“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 这个一下就把马化腾点燃了:马化腾直接在张一鸣朋友圈底下回应,“可以理解为诽谤”,两人在朋友圈交战了两个回合。然后,双方公关团队赤膊上阵互撕,最后演变为互讼。

  潘乱一篇《腾讯没有梦想》刷爆朋友圈,让腾讯颇为受伤。这堪称当年“狗日的腾讯”、“3Q 大战”之后腾讯受到的第三次舆论冲击。媒体的批评和质疑,是因为腾讯营收和利润下滑,市值蒸发上 1 万亿港元。9 月底,腾讯宣布公司历史上第三次组织架构大调整,在原有七大事业群(BG)的基础上进行重组整合,全面转型产业互联网。

  网易:特立独行的猪,也要减肥瘦身了

  在中国互联网,网易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猪。2017 年有一篇题为《这家公司被认为错过了所有风口,股价却默默地创了新高》的文章写到:

  作为一家不谈“互联网思维”、“风口论”、“唯快不破论”等主流理论,被认为“几乎完美错过”电商、社交、O2O、直播、分享经济等风口的公司,网易在过去一年中,用财报数据和老牌互联网公司的罕见活力诠释了自己对“风口”的理解。《阴阳师》成为当之无愧的国民级手游,网易考拉海购成为中国最大跨境电商平台,网易严选凭 ODM 模式冲击行业黑马,网易云音乐活跃用户居音乐应用市场前三;网易味央黑五拍卖事件轰动科技圈和养猪业。

  2018 年,网易也过得不易,虽然网易市场部的刷屏 H5 依然给力,但是奈何寒冬泠冽。12 月 12 日晚间,B站公告称已与网易签署收购协议,将收购网易漫画的主要资产,其中包括 App、网站、部分漫画版权及其相关使用权益。12 月 3 日,网易薄荷宣布自 12 月 31 日起停服,服务器上所有图片、视频等数据将被清空。12 月 1 日,网易理财发布公告称,将于近期下线所有产品。

  网易的净利润已经连续四个季度大幅下滑,受此影响,网易股价大幅下滑,市值一度被拼多多超越。根本的原因,还是 18 年国家对游戏的管制,以及没有产生新的“现金牛”游戏作品。

  电商业务,被寄予厚望,然而卖得多亏得多。网易云音乐,有用户有口碑,但就是不赚钱。寒冬来临,中国互联网最不 care 钱的丁三石,也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新浪:人品比业绩重要,后厂村金牌好人

  12 月 1 日,新浪的二十周年生日。曹国伟发了一封深情款款的内部信:“从万泉小学,到 SOHO 现代城,到理想国际大厦,再到新浪总部,一代又一代新浪人前赴后继地拼搏和付出。是你们敲下的每一行代码,编辑的每一则快讯,运营的每一个话题……成就了今天的新浪!”

  新浪在后厂村是一个人见人爱的暖男,虽然论技术,比不上百度;论用户规模,比不是腾讯;论口碑产品,比不上网易。但 who care?它在后厂村就是一种倔强的存在——作为后厂村 F4 中的射手座,新浪从来不需要业绩来证明自己,即使在多年前被讽刺“一年利润还买不到五道口一套房”。虽然新浪微博还是很腻害:月活用户过 4 亿,日活用户将近 2 亿。

  新浪的人品与“渣浪”称号绝对成反比,后厂村金牌好人。帮腾讯灭火 1 次,帮腾讯隔壁公厕灭火一次,帮隔壁太极灭火一次。你看,新浪是最不见外的,听说一次网易门口吃鸡,新浪员工排队去领,实在是亲如一家。也是因为新浪食堂太难吃。

  不过,自从新浪新食堂开业以后,过去那个任你嘲讽的“后厂村 F4 最难吃食堂”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喔嚯.开业一周让罗森生意惨淡.还阔以的新食堂”。新浪微博大V@后厂村之花,也敢在微博大张旗鼓地晒食堂了。

  百度:可能要当“春晚爸爸”了

  2018 年,对于李彦宏的百度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千禧年”,三个维度同时跻身千亿俱乐部:一、1 月 2 日新年上班第一天,李彦宏发布内部信,宣布 2018 年全年营收突破 1000 亿;二、之前财报披露,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百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值也突破 1000 亿元;三、根据财富榜,李彦宏个人财富过 1000 亿。

  最近还有消息传出,央视春晚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确定为百度。从 2015 年开始,微信、支付宝和淘宝分别成为当年央视春晚独家红包合作伙伴,随着百度的加入,央视将在春晚红包的舞台上集齐 BAT,继马云、马化腾之后,李彦宏也当上“春晚爸爸”了。

  快手:搬家五环外,与百度腾讯两个干爹在一起了

  快手用一只广告正式宣布进驻西二旗·上地西路 6 号。在 2018 年的最后一天,在北京冷到上新浪微博热搜的这一天,作为西二旗地区唯二的 KOL,西二旗名媛的内心经历了一场暴击——名媛微信第一竞争对手,“西二旗指东南西北”居然接了快手的广告!而西二旗名媛本人却在晚上 10 点,堵在快手总部上地西路和后厂村路交叉路口,动弹不得! 最气人的是,投放广告的人,还在名媛的朋友圈留言说,“我喜欢西二旗名媛”。

  上地西路 6 号,这里本来是联想北京研究院总部大楼。2016 年联想集团发布公告,以 17.8 亿元的价格出售北京联想研究院大厦。卖掉后,联想集团又把大厦租回来用了两年。 12 月 24 日,快手总部从五道口迁入了西二旗,分散在五道口各处的数千名员工陆续搬家。新快手总部有 7 栋办公楼,拥有超过 6500 个工位。

  现在,快手离他干爹百度,就一街之隔了;而与另一个干爹腾讯,也是一条后厂村路 2 公里的距离。2016 年,百度领投快手D轮融资,估值为 20 亿美元。2018 年 4 月,快手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腾讯领投 4 亿美金,快手估值接近 200 亿美金。2 年估值翻了 10 倍!现在,快手搬到西二旗,和他的两个干爹百度和腾讯可以愉快地玩耍了。

  快手搬家,开门见喜。1 月 5 日,快手宣布日活跃用户突破 1.6 亿,而新增的 6000 万日活用户主要是在8-12 月实现的。名媛姐去问快手市场公关的一位负责人,“你们这么牛逼,是怎么做到的?” 回答很官方:“风口、产品、传播”。

  快手的“好基友”抖音,11 月公开的日活数据是 2 亿。在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失的背景下,快手和抖音在 2018 年继续充当流量收割机和流量清道夫,“一快一抖一快”的厮杀 2019 年还将继续上演。

  李彦宏、马化腾:改革先锋、招财猫

  12 月无疑是西二旗后厂村的高光时刻、荣耀时刻。12 月 18 日,庆祝改革开放 40 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大会隆重表彰了为改革开放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员。作为后厂村 F4(百度、腾讯、新浪、网易)的两大领军企业,百度李彦宏和腾讯马化腾均进入 40 年 100 位先锋人物名单。阿里马云爸爸也上榜。

  BAT 的三个掌门人整齐划一的挥手姿势,造成了微博上的热门话题,“转发三只招财猫,2019 年想不发财都难”。单一个“段子楼”营销账号,转发 78000 条,评论 5000 条。这三只招财猫,的确是身价不菲,根据财富榜公布的数据,马云 2300 亿,马化腾 2200 亿,李彦宏 1007 亿。

  纵贯中国互联网 10 年的 BAT 豪华天团,在改革开放 40 年之时被国家“荣耀盖章”,让那些要颠覆 BAT 的小巨头们意识到,“你大爷终究还是你大爷”。

  原因很简单,BAT 是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如同水电煤。举个例子,哪天你发现上不了搜索,你会认为是没网了,可能手机需要续费了。而你如果打不开头条、滴滴了,你会想:“我去,又闯祸被 ZF 关了?”

  所以,BAT 的归 BAT,TMD 的归 TMD。 

 
来自: 虎嗅网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硅谷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