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1-26 11:17 原文链接 [收藏] « »

  本文作者 Kentaro Iwamoto & Shotaro Tani,原文标题 Ride-hailers Grab and Go-Jek wage first full-on war in 2019

  东南亚最大的两家网约车公司要正面开战了。

  东南亚打车 APP Grab 和 Go-Jek 的累积下载量均已突破 1 亿大关。两家公司都获得了国际大公司的投资,市值居东南亚前列,甚至两家公司的 CEO 都曾就读同一所大学——哈佛商学院。

  2019 年,两家公司将在东南亚全面扩张,正面开战。除了核心打车业务,各类附加产品和服务也将成为战场。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 Grab 成立于 2012 年,在收购美国网约车鼻祖 Uber 在当地的业务后,其业务已遍及八个东南亚国家。

  Go-Jek 发展也很快。自 2010 年成立后,Go-Jek 一直守着印尼市场,直到去年才宣布斥资 5 亿美元在东南亚扩张。几个月后,Go-Jek 打入越南,与 Grab 开展直接竞争。

  Go-Jek 启动国际扩张较晚,这意味着它不得不面对东南亚对网约车行业日益严格的监管。上周,菲律宾就因对外资所有权的顾虑将 Go-Jek 拒之门外。

  不过,Go-Jek 在去年年底进入了泰国市场。尽管处于劣势,Go-Jek 的野心并未被削弱。如今,它正深入“野兽之腹”,在 Grab 主场发起攻势。去年 11 月,Go-Jek 在新加坡面向部分用户启动试运行,今年 1 月 10 日,Go-Jek 的服务在新加坡全面开放。

  “新加坡是东南亚的创新和城市交通中心,我们希望让这个城市国家的网约车用户有更多选择,”Go-Jek 总裁 Andre Soelistyo 在解释公司进军新加坡的一份声明中称。

  Go-Jek 的策略包括提供:提供比 Grab 更低的价格,以及从 Grab 的司机队伍挖人。Go-Jek 的服务价格比 Grab 低 10-30%。司机们似乎也认为 Go-Jek 开出的条件很有吸引力:“我从 Grab 跳到 Go-Jek 是因为 Go-Jek 给司机的佣金更高,”一位六月初从 Grab 跳槽到 Go-Jek 的司机表示。

  和 Grab 一样,Go-Jek 也在尝试用电子支付等打车以外的附加服务吸引消费者和司机。目前,Go-Jek 正扩大其在新市场提供的服务种类。在越南,Go-Jek 与越南工商银行(VietinBank)合作,提供电子支付服务。公司还与新加坡的星展银行--东南亚借贷总额最高的金融机构之一--达成了“战略合作”,计划在新加坡也推出类似服务。

  为了给扩张提供更多“弹药”,Go-Jek 正寻求著名投资机构和合作伙伴的支持。据称,公司即将完成一笔 20 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现有投资者谷歌、腾讯、京东等。据多家媒体报道,这轮融资将让 Go-Jek 的市值上升至 90 亿美元。

  Grab 或许感到了危机,但并没有表露出来。

  “我们在每个国家都有竞争对手,成立六年多来,一直有竞争对手进入市场,最后又销声匿迹,”Grab 的一位主管去年 12 月对媒体说。“即便 Go-Jek 开始在东南亚扩张,于我们而言也没什么不同。” 

  行业观察家指出,若想在新加坡对 Grab 造成威胁,Go-Jek 可能需要投入更多资源。“面对 Grab 这样已经占据主导的竞争对手,抢夺市场份额很难,除非……Go-Jek 愿意烧更多的钱,”新跃社科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运输经济学家 Walter Theseira 表示。

  “Go-Jek 必须吸引一大批司机和上班族,才能提供可持续的高质量服务,这能否在不提供高额补贴的前提下实现,我们不得而知,”他补充说。

  Theseira 指出,与当地出租车公司合作“显然是快速吸引大批司机和用户的一种方式”。

  不仅如此,作为后来者,Go-Jek 可能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处于弱势。Grab 早在 2013 年便进入菲律宾市场。对计划攻克 Grab 主要市场的 Go-Jek 而言,菲律宾政府的禁令无疑是一个重挫。菲律宾监管机构认为,Go-Jek 的子公司 Velox Technology Philippines 不符合外资持股不得超过 40% 的要求。

  Go-Jek 可能会在调整子公司股权结构后再次向菲律宾市场发起进军。毕竟,它已经在其它市场遵从了当地政府对外资股权占比的规定——在 Go-Jek 的越南应用 Go-Viet 中,本国股东持有的股份就超过 50%。

  不过,Grab 在菲律宾也面临挑战。尽管其对 Uber 的收购于去年得到批准,但由于担心 Grab 在菲律宾形成垄断,一年来,菲律宾监管机构一直对其密切关注。

  其它国家的监管机构也采取了行动,有的还开出了罚单——新加坡以反竞争行为为由,对 Grab 和 Uber 处以了总计 950 万美元的罚款。

  在越南,Grab 还面临当地出租车公司 Vinasun 的起诉。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后者指控 Grab 采取了不公平的商业手段。

  然而,这些都没有阻止 Grab 不断扩张业务,增加合作伙伴和服务种类。

  Grab 最近在新加坡上线了一项名为 GrabFamily 的服务,用户支付一笔额外费用,便可通过该服务预约配有儿童座椅的车。而在泰国,为了招募更多司机,提升司机留存率,Grab 还拨款 100 万泰铢(3.12 万美元)作为司机子女的奖学金。此外,Grab 还计划在 2019 年招募 1000 名工程师,把人工智能等技术利用起来。

  Grab 打算于今年推出在线医疗和转账等新服务。公司上周宣布,将与中国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成立合资企业,向 Grab 的用户和司机提供金融产品。

  Grab 去年投资了印尼财团力宝集团开发的数字支付平台 Ovo,还与泰国的开泰银行(Kasikornbank)达成协议,通过其 APP 在泰国提供支付服务。去年 5 月,Grab 又与马来西亚的马来亚银行(Malayan Banking)达成合作,9 月,越南的数字支付服务 MOCA 也成为其合作伙伴。

  和 Go-Jek 一样,Grab 也在寻求更多资金支持。去年 6 月获得丰田汽车 10 亿美元的投资后,Grab 的估值已达到 110 亿美元。Grab 此前计划在 H 轮融资 30 亿美元,不过,据传因为日本软银集团和沙特基金共同成立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正考虑追加 15 亿美元投资,这一数字已经加码到 50 亿美元。

  对投资人而言,吸引他们的不仅仅是 Grab 和 Go-Jek 作为打车服务公司的扩张潜力,还有两家公司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超级应用”的野心。从出行服务到金融产品,从电商到快递服务,他们都想成为无所不包的服务提供商。Cento Ventures 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 年上半年,东南亚 83% 的融资集中在四家公司,其中两家就是 Grab 和 Go-Jek。

  分析人士指出,加剧的竞争和更加多样化的服务意味着它们需要更多的资金,这增加了它们在今年进一步融资和寻求合作的可能性。

  不过,两家公司都不畏惧挑战。“我们的扩张进行得非常顺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 Go-Jek 运营模式的优势,”Go-Jek 的 CEO Nadiem Makarim 于最近表示。与此同时,Grab 的 CEO Anthony Tan 也在其最近发布的一条领英状态中表达了对未来的信心:“2018 年是成就颇丰的一年,但 2019 年会更好。”

  目前看来,Grab 似乎比 Go-Jek 更胜一筹。不过,分析人士指出,来自印尼的 Go-Jek 是唯一一个有能力挑战 Grab 在东南亚统治地位的玩家。

  终于,Grab 拥有了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