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3-01 21:35 原文链接 [收藏] « »

  2015 年 1 月,微软 HoloLens 横空出世。

  四年后,在 2 月 25 日的 MWC 2019上,“HoloLens 之父”Kipman 登台宣布 HoloLens 2 问世。受邀出席的雷锋网现场第一时间发回报道《时隔四年,HoloLens 2 终于来了》

  近几日网上关于 HoloLens 2 的话题颇多。Infinite Retina 联合创始人,拥有 40 多万关注者的 Robert Scoble 发推写道,HoloLens 2 一出,Magic Leap 就没那么“Magical”了。这番言论似乎让 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 感到嫉妒,他回复说,等 Magic Leap 二代出来,你们就知道厉害了,游戏才刚刚开始。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 在推特上的回复

  雷锋网也整理了 HoloLens 2 相关资料,并第一时间采访到业界多位 AR 行业资深人士针对 HoloLens 2 的解读,并从产品、技术及产业等层面剖析 HoloLens 2 的影响及特别之处。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HoloLens 2:功能更强大,体验更好,价格更贵

  “视场角太小、穿戴不舒服、上手有难度”不少体验过 HoloLens 1 代的朋友都曾向雷锋网表达过类似感受。

  随着微软大幅升级的 HoloLens 2 出来,上述问题似乎都有所改善,当然除了高昂的价格。

  那么相比 1 代,HoloLens 2 在参数上有哪些变化和升级?下面我们通过一张表格简单对比一下。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HoloLens 1、2 代主要参数对比(雷锋网整理)

  雷锋网整理发现,首先,HoloLens 2 由此前英特尔处理器更换成了 ARM 架构的高通骁龙 850,与此同时,微软专为 HoloLens 开发的 HPU 全息处理器也升级到 2.0。

  HoloLens 的处理器:为何从英特尔变成了高通?

  原因有几点,首先,英特尔早在 2017 年 8 月就发布公告宣布将在 10 月停产 Atom X5-Z8100P 芯片,公告表示在截止日期交付完订单产品后,这款产品永久停产。

  不知是因为 HoloLens 价格高昂等原因导致出货量太少致使英特尔该款芯片订单太少,所以英特尔选择停产 Atom X5。还是像外界猜测的那样,微软在寻求功耗更优的方案因而放弃了英特尔的方案。

  雷锋网曾多次体验 HoloLens 1 代产品,由于眼镜前端高度集成了处理器、多摄像头和光学元件等,在使用时需处理大量 3D 图像数据,导致发热较严重,加之并不友好的穿戴设计,造成其佩戴的体验一直都很差。

  毫无疑问,微软 HoloLens 1 是一款划时代的计算设备,但在体验这一点上,HoloLens 所遭受的指责足以与赞美持平。所以,微软不会不明白体验的重要性。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HoloLens 1 代

  视 +AR 联合创始人兼 COO 涂意接受雷锋网采访时认为,微软 HoloLens 此次从英特尔切换到 ARM 应该是为了降低功耗,让设备待机时间更长和性能更优。他接着表示,苹果也在计划放弃英特尔,转而在其 Mac 系列电脑上使用 ARM 架构的自研芯片,由此看来在移动平台,英特尔可能将逐渐被边缘化。

  AR 光学模组研发商珑璟光电联合创始人王鹏告诉雷锋网,高通本来就在移动端 SoC 相对较强,AR 眼镜是与智能手机类似的终端,微软选择高通可能单纯是因为高通的芯片性能更强也更适合移动端。

  Kipman 在回应 HoloLens 2 为何选择 ARM 芯片时表示,很简单,我们还没有看到哪款使用电池的移动设备不采用 ARM 芯片的。

  高通也是有备而来。随着智能手机市场趋于饱和,VR/AR 浪潮兴起,高通很早就瞄准了这块颇具潜力的市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许多移动端高端 VR 头显纷纷选择高通平台,去年 5 月高通针对 VR/AR 市场还推出专用芯片—骁龙 XR1 平台,还提供专门的 VR SDK 供开发者使用。小米 VR、HTC Vive、爱奇艺 VR、Meta 均在其移动头显中使用高通处理器。

  显示:2 倍视场角是误会?

  其次,外界关注颇多的是视场角问题。关于吐槽 HoloLens 1 视场角太小的问题,加之其采用 16:9 的显示比例,曾有媒体形容使用 HoloLens 1 就像是“通过一道细缝来看全息画面”。

  果不其然,微软此次将视场角从 34°提升至 52°,同时采用了3:2 的显示比例,效果就是增加了纵向显示区域,人眼不用像此前要上下移动来查看未被显示出来的虚拟画面。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红色为 1 代可视区域,黄色才是 2 代的可视区域(图片来自 Roadto VR)

  据外媒 RoadtoVR 报道,由于翻译或理解的不同,此前有部分人士将 HoloLens 2 发布会中的“Field of view increased more than 2X”理解成了视场角增加了 2 倍多,但微软在这里想表达的意思是“可视区域增加 2 倍多”。不过微软并没有在演示中特意解释,似乎有意模糊了视场角与显示区域这两者间的区别,从而导致外界出现一些关于视场角问题的误会。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显然微软官方有意宣传显示区域增加 2 倍多,但 RoadtoVR 却质疑其中的真实性。微软在回复 RoadtoVR 的询问时,声称当时显示的只是一张图片,而且只是演示中的一小部分内容。RoadtoVR 认为微软在对待这件事上有些不够谨慎。

  关于 HoloLens 2 视场角的提升,视 +AR 联合创始人涂意认为这与微软在 2017 年 4 月申请了一份显示方案的专利有很大关系。

  珑璟光电联合创始人王鹏告诉雷锋网,由于暂时没有看到 HoloLens 2 的实物,还不能确定具体原因。但从光学模组层面来看,他猜测应该是设计和生产工艺的进步,用了一些特殊的方法实现了扩瞳,因为 HoloLens 2 用的还是第一代的浮雕光栅技术。

  他介绍说,HoloLens 使用的光学是全息光波导(又叫全息光栅,全息光栅光波导,衍射光波导),而这种全息光波导的实现方式包括布拉格光栅、浮雕光栅。

  至于如何判断 HoloLens 2 用的还是第一代的浮雕光栅技术,王鹏解释称,根据网上流传的 HoloLens 2 产品照片来看,其中有很明显的彩虹反射,而采用浮雕光栅技术就会很明显能看到彩虹一样的反光。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图中能从 HoloLens 2 的镜片中看到类似彩虹反射

  此外,HoloLens 2 还新增加了眼球追踪功能,这是 1 代所没有的技术。但是眼球追踪和注视点渲染技术早已在其他 VR/AR 产品中应用,注视点渲染技术在 VR 设备中多用于游戏和视频渲染。

  炫酷的眼球追踪和手势识别

  经常被拿来与 HoloLens 1 做对比的 Magic Leap One 也内置了眼球追踪功能。据青亭网报道,Magic Leap One 除了通过多焦点自动测量瞳距外,还具有重新聚焦窗口的功能。这点类似游戏笔记本中配备的 Tobii 设备,当眼镜聚焦在哪个区域时,鼠标会自动移动到此位置,或者重新进行聚焦等操作。

  HoloLens 2 中的眼球追踪与上述提到的类似,除了测瞳距自动微调图像显示位置外,还可以描虹膜解锁设备登录 Windows Hello 、帮助用户与全息内容直接交互。Kipman 还表示,HoloLens 2 的眼球追踪能够观察人眼微弱的变化,从而感知和预测人的情绪。

  涂意告诉雷锋网,从发布会现场看,眼球追踪的演示效果很精准,这改善了上一代必须在视野正中央选中目标的尴尬交互,更加符合人的本能习惯也更像鼠标的体验,极大的提升用户交互体验和使用效率。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当你看着画面中的一只全息的小鸟,鸟儿便会飞向你

  可圈可点的升级还有手部全节点追踪,据青亭网报道,微软将手势追踪模块升级为 Azure Kinect,实现双手全关节模型追踪,覆盖到每根手指,单手追踪最多 25 个关节点,密度更高。举个例子,你可以用双手在“空气”中弹奏钢琴,或者触摸操控全息图像,做放大缩小拖拽等动作。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佩戴设计更人性

  HoloLens 2 使用了碳纤维材料,别看 2 代的重量没有下降多少,但是 HoloLens 2 头戴的整体设计更加人性科学,佩戴体验有了不小提升。

  其一是,微软将 HoloLens 2 的电池模块移至眼镜后端,从而减轻眼镜前后两端重量失衡的问题,并增加了支撑受力面积,这样就不会出现 1 代那样因为重量失衡对人脑的异常压迫感,前端还增加额头面罩,舒适性有所提升。据雷锋网了解,爱奇艺 VR 曾在去年发布的 VR 一体机上采用了电池模块后置的设计。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其二是,HoloLens 2 借鉴了在 MR 头显上的翻转设计,意义在于用户能随时能把眼镜翻开直接回到现实世界。这个贴心设计在许多场景下提升了用户体验例如减轻长时间佩戴产生的压迫感、通风排汗、缓解眼疲劳等等。

  “翻盖结构挺好的,很实用,感觉微软是实际对工业场景做过功课的。而且又提出了很多高度定制化的方案。看得出微软对B端市场的决心,因为B端市场的特点就是高度定制化,很多特殊的需求是很细微的。因为一款产品打不了所有B端市场。”珑璟光电联合创始人王鹏如此评价。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翻盖设计

  最后,除了价格令某些业内人士感到过高外,还有就是微软并没有过多提及在本届 MWC 上大热的 5G 技术,国内外不少智能手机品牌均将支持 5G 作为产品的重要卖点之一。

  “3500 美元这个价格大家可能依旧很难接受,与 1 代一样,最后还是被少数公司、开发者和高校,包括我们这种光学公司买单。但是相比较实际销量,HoloLens 这款产品对于微软的战略意义大于实际营收意义”王鹏告诉雷锋网,最后他又强调“即使是B端我也觉得很难接受这个价格”。

  “很大的遗憾就是 HoloLens 2 没有支持 5G,如果直接支持 5G 加上云渲染,我相信它在很多非企业应用会有特别好的效果,比如旅游”视 +AR 联合创始人兼 COO 涂意认为,因为微软缺位智能手机时代,所以并没有推出连接智能手机的外设式 AR 眼镜,而这一块的市场还很大,这也让我觉得挺遗憾的,不过这可能是苹果、Google、华为或者创业公司的一些机会。

  雷锋网也注意到 HoloLens 2 在系统、摄像头、分辨率等方面做了许多提升,这些配合前面提到的重要功能和体验的升级,就将 HoloLens 2 打造成了一款强大的“生产力工具”。

  显然微软并不满足于将其定义为一款硬件设备,所以在发布会上,主角还有微软 Azure 云。

  硬件只是载体,微软真正的目标是云服务

  在 HoloLens 2 的发布会上,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在演讲开始就强调了智能云(Intelligent Cloud)和智能端(Intelligent Edge)的重要性。毫无疑问,智能云微软有 Azure ,智能端则有 HoloLens。

  因为 Azure,连早已被放弃的体感外设 Kinect 都被复活了。随后,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 Julia White 登台发布一款开发者工具包—Azure Kinect DK,售价 399 美元。据雷锋网了解,Azure Kinect DK 与 HoloLens 2 一样,拥有 TOF 深度传感器、高清 RGB 摄像头,以及一个七麦克风圆形阵列,重点是它能通过 Azure 云端获取视觉和语音计算能力。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Azure Kinect

  官方表示,Azure Kinect 是一款智能边缘设备,能够感知周围的人、环境、物体和动作。这样看来,Azure Kinect 更像是一个简化版 HoloLens ,价格更便宜,这点对于某些开发者来说,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如果他们恰好并不需要 HoloLens 2 某些功能,Azure Kinect 是很好的第二选择。

  与此前仅被当作 Xbox 的一款消费级体感外设不同,此次升级后的 Azure Kinect 定位与 HoloLens 2 一样, 也是聚焦于B端应用场景。

  微软现场展示了几个应用案例,例如利用 Azure Kinect 开发的病房监控系统,当 Azure Kinect 感知到病人存在摔倒的可能性时,会及时通知护士赶到病人身边。

  Azure 能让 Kinect“起死回生”,同样也能让 HoloLens 走的更远。

  基于 Azure ,微软也推出了两项 Azure 云服务——Azure Spatial Anchors 和 Azure Remote Rendering。同时结合 Azure,微软还推出 Dynamics 365 订阅服务,每个用户每月 125 美元,为期 3 年,其能提供完整的云 AR 和多人协作服务,例如可提供远程指导及辅助,这点在工业维修和手术医疗场景需求较多。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Azure Spatial Anchors(可以理解为一个 AR Cloud)能够帮助企业和开发者在混合现实程序中,精准映射、指定和调用可在 HoloLens、iOS 和安卓平台上访问的点。言外之意,就是它能支持其他两个重要的 AR 平台—谷歌 ARCore 和苹果 ARKit。从中能够看出微软采取了更加开放的策略,这点对在不同的 AR 平台创造内容和协作的开发者来说,还是颇为受用。

  Azure Spatial Anchors 可以与 ARKit 和 ARCore 结合使用,这点出乎了涂意的意料。他认为这验证了未来会有一个跨平台的 AR Cloud 服务存在。而云服务是微软的战略,微软会重点去卖他们的 Azure 云服务。

  他进一步解释,随着 5G 技术的发展,未来的趋势是向云端发展,以后的硬件会越来越“瘦”,很多计算会放到云端。而 HoloLens 2 也注意到这个趋势,在发布会上明确发布了两个版本,其中一个就是包含云端渲染服务的版本,未来一定是云的销售大于硬件的销售,这是很重要的。微软 Azure 云也希望硬件终端能构建 AR Cloud,也就是 Spatial Anchors,地图数据将会成为云服务的重要一环,还有云渲染服务也会降低硬件的运算负荷。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苹果 iPad 与 HoloLens 2 协作演示

  微软在现场演示了如何跨平台跨设备与 HoloLens 2 进行协作和交互,此前微软展示更多的是 HoloLens 设备之间以及与微软其他终端之间的互相协作。现场,一个工作人员演示了怎么通过苹果 iPad,利用 ARkit 与头戴 HoloLens 2 的 Kipman 协作研究一台虚拟工业设备。

  Azure Remote Rendering 可以帮助人们在不降低图像质量的情况下体验 3D 内容,这点适合在智能手机与 MR 设备交互时的场景使用。而该服务将在云端渲染高质量的 3D 内容,并将在每个细节都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实时传输到边缘设备。

  HoloLens 软硬件技术再强大,可能也就是一款高科技“玩具”,但微软给它插上了 Azure 云的翅膀。通过终端+云的战略,聚焦B端应用场景,再整合各种技术服务,一个围绕 HoloLens 的商业生态的雏形初现。

  微软对于B端商业场景的重视,早在去年 5 月 HoloLens 入华商用一周年活动上展露无遗。微软在其北京总部向媒体展示 HoloLens 及混合现实技术入华一年来取得的发展情况。官方重点介绍了来自建筑设计、医疗健康、汽车制造、教育行业的商业用户及合作伙伴,并展示众多面向不同行业用户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和实践案例。

  外界越发感到微软的开放节奏在加快,尤其是在 HoloLens 的生态上。

  发布会接近尾声时,Kipman 身后的大屏幕打出了一个大大的“Open”。他介绍了微软混合现实生态的开放原则共包含三个部分:开放应用商店、开放浏览器平台和开放 API 和底层平台。这是否让你联想到 Windows PC 或 IOS、 Android 生态?

吊打 Magic Leap,微软 HoloLens 2 不只为炫技

  Mozilla 基金会将会把火狐浏览器的原型引入 HoloLens 2,而 Epic Games 创始人兼 CEO Tim Sweeney 来到现场并宣布,Unreal Engine 4 即将支持 HoloLens。

  务实路线:把 HoloLens 打造成一款合格的生产力工具

  在开放的 PC 时代和封闭的智能手机时代之后,Kipman 认为世界将进入“计算的第三个时代”,所以微软这些年来一直在变化,也更加开放,目的就是要构建一个围绕混合现实的统一架构平台。

  同样这么想的可能还有谷歌与苹果,只不过微软稍微走得远了一点。

  “目前来看,微软 HoloLens 2 是唯一一个可以形成开放平台的 AR 硬件,其他 AR 硬件创业公司基本都是自己做硬件、做应用,没有办法形成生态,现在只有微软做到了,这对 HoloLens 2 的意义是非凡的。”涂意告诉雷锋网。

  另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雷锋网谈了谈自己的感受,从硬件层面看,他觉得 HoloLens 2 的形态更成熟,虽然这次没有超乎想象的黑科技,但是更合理。微软走了务实路线,一切设计都向实际应用场景服务。

  “从行业生产力工具的角度看,某种意义上看是推动了 MR 生态的起步,这点很重要。HoloLens 2 开始正儿八经地提供价值。”他总结道,HoloLens 2 已经是一款合格的生产力工具。

  但他认为,最核心与值得关注的是云端的体现,头显硬件只是个交互接口,我们更应该关注驱动 MR 全场景的本质要素。“这点凯文凯利讲的很清楚,我们所在这颗行星,正在浸入克隆数据、克隆星球中”。

  个人消费者往往喜欢追逐黑科技,与 1 代对比,官方并没有强调太多黑科技的点。因为微软对于 HoloLens 2 的定位更加清晰,就是专为B端打造的,B端要的就是体验稳定、功能好用的服务。

  所以,黑科技的预期就留给其他的吧,最后这位业内人士调侃道。

 
来自: 雷锋网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