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3-14 11:51 [收藏] « »

  文/谢幺谢幺

  来源:浅黑科技(ID:qianheikeji)

  你上次看 86 版西游记、83 版射雕、94 版的三国,或者你心中的那部经典影片,是什么时候?

  几天、几个月、还是几年前?还是你都忘了。

  那一代经典填补了我们的回忆,也停留了那个辉煌时代,正在被人们遗忘。

  最近优酷做了件挺酷的事:“经典影剧修复计划”,试图用技术为它们“逆天改命”。

  我找他们聊了聊……

  1)数字濒危物种

  86 版《西游记》、83 版《射雕英雄传》、94 版《三国演义》、周润发的《英雄本色》、周星驰的《大话西游》……

  当我和优酷的视觉技术负责人江文斐聊完,再回看这些曾被我们口中的“经典”,感觉一个个成了数字世界的“濒危物种”,像现实世界的白鳍豚、华南虎那样。

  据说,白鳍豚远古时期也曾遍布中国各大水系,是实打实的水中霸主。若干年前,这些经典影剧也占据着时代,填满人们的心智。可终究,它们在飞逝的时间长河里挣扎。

  一种动物的灭绝方式是个体全部死亡,一部影视作品灭绝方式则是不再有人问津。看的人越少,就越“濒危”,当某一天再没人播放,它便停留在记忆的犄角旮旯,留下一盘原始胶卷或磁盘,或者以纪录片、鬼畜甚至表情包等各种形式零星散落在互联网海底,就像死去动物被制成标本、图文放进各个博物馆、教科书,留在属于它们的时代。

  经典影片正在被遗忘。

  想想,你多久没再看过老版的《西游记》、《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旧”白娘子传奇》了?

  尽管,你心中的悟空还是六小龄童演的样子,李若彤才是小龙女,赵雅芝才是白素贞,尽管每次看到那个拉弓摆 Pose 的中二骚年,你都能脑补出那首粤语主题曲:“啊~~~~~~~,啊~~~~~~,依稀往梦似曾见……”

  即便如此,你也不得不承认,真的很久没回过头看过它们了。

  我好奇,优酷为什么要做“经典影剧修复计划”?

  江文斐给我讲了一件小事:

  几年前,他翻箱倒柜找出几张珍藏多年的音乐录像带,打算重温经典找找回忆。脑海中,这盘录像带曲目动人,风景别致。

  本来都做好跪着看完的心理准备。一放出来,画面全糊了,屏幕像贴满了马赛克。他眉头一阵,脑海里的美好回忆也随即消失:“印象中这盘带子的画质明明很好啊,怎么糊成这样了?难道我记错了?” 

  后来他发现录像带倒是没坏,模糊的原因很简单:

  “播放设备变了。当年用十来寸的小屏幕看,觉得清晰。现在投在几十寸的幕布、电视上,分辨率被强行拉伸了好多倍,就像一张缩略图被放大再放大,瑕疵当然一下子全出来了。

  再者,心理感受也变了。看惯了超高清,再往回看那些和标清,肯定受不了。”

  类似的事情也在优酷发生过。

  有一阵子,优酷的后台数据显示一些老片子的‘弃剧率’很高,并且用户才播放不到一分钟就关了。这说明用户“弃剧”的原因和剧情好坏、演员演技什么的无关,多半是画质出了问题。

  如果一个人才华横溢、涵养极高又举止得体,仅仅因为长得太丑就被世界抛弃,未免有些悲哀。

  在江文斐眼里,影剧作品也得“看脸”才能活着:

  “很多老片子其实剧情、思想、演员演技各方面都很好,就因为技术原因导致画质太差,让人没法直视。”

  这倒是生物进化很像。

  在物种演化的进程中,某个物种只要不出现致命缺陷,哪怕全身是弱点,也能在漫长的优胜劣汰中把基因延续下来,可但凡出现哪怕一个致命缺陷,演化进程便会戛然而止。

  “画质差”恰恰是每一部经典老片的通病,且致命。

  “我就想,有没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况?我们做技术的嘛,总想用技术改变点什么。”

  一个“逆天改命”的数字物种救赎计划就这么来了。

  2)精致派 or 工业派

  优酷技术团队面前摆着一条分岔路。

  左边路牌上标着“工匠派”:挑出几部最经典的片子,按最高技术标准来修;右边路牌则写着“工业派”:尽可能多修复片子,照顾到更多受众。

  优酷不是第一家做修复老片子的公司,抬头望去,大多数先例走的是“工匠派”路线。

  市面上流传着大量带有诸如“橙天嘉禾修复”、“泰吉修复”、“天马修复”之类标签的各路经典影剧。

  江文斐告诉我,它们绝大多数都是纯人工修复,效果很好,但平均每部成本超过二十万元。

  (天马修复版的《花田喜事》 1993 年)

  早在 2000 年,邵氏电影公司就以 4 亿港元的价格将 760 部经典邵氏电影版权授予天映娱乐,后者启动修复计划,从 2002 年起陆续推出蓝光高清版。

  总花费据说超过 2 亿港元,修复工作持续了至少七八年。

  一部老电影起码一百多万格胶片,相当于一百多万张图像。纯人工修复就相当于用 PS 软件一张一张地修,一张一张地调,重复一百多万次。

  二十多万元的成本,只是一般标准。

  据有关新闻,2015 年 2 月 13 日《甜蜜蜜》修复版上映,导演陈可辛坦言过:“画质修复我们花了 150 万人民币左右,后来重新制作音轨又花了几十万。”

  不过,要论“史上最豪华酷炫舍得下血本”的修复,还得看世界头号电影特效公司“工业光魔”。电影《星球大战》的三次大修复,江文斐将之奉为“工匠派”的标杆。

  “1997 年、2004 年、2011 年,这三次修复每一次都是按照当时最高标准,不仅对一些极其细微的细节都修复,为了符合更导演对“星战世界”的想象,许多人物、场景直接就重拍和补拍了。”

  严格意义上,已经超出“修复”的范畴,应该成为“重制”。

  “到达《星战》那种修复级别,我了解到的,每一片段修复就要数十万美元,整部电影下来至少是百万美元级别,而且是那个年代的百万美元。”

  江文斐很钦佩导演乔治·卢卡斯的专注。

  “一个导演从上个世纪 70 年代起开拍星战系列,到 2018 年还在拍《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四五十年就为了造同一个梦。太阳系能做出这种事的也就一个卢卡斯了。”

  不过,优酷技术团队最终决定走相反路线 ,“工业化” —— 用机器进行流水线大批量生产。

  江文斐说,“把一两部剧做得特别精致,当然很好,但阿里巴巴的理念一直都是‘普惠’,我们还是想用技术普惠到更多受众。”

  “让天下没有画质难看的老片子”,这倒和阿里巴巴在 20 多年前喊出的那句著名口号一脉相承了。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不追求画质特别精细,让那些原本 30、40 分画质的老片子能达到 60、70 分,不被“丑拒”这 OK 了。

  即便如此,优酷上的经典老片数量非常多,除了电影,还有大量电视剧,要把它们都照顾到,这个工程可不小。

  3)搭建流水线 

  83 版《射雕英雄传》是最早一批尝试机器修复的片子之一,江文斐还记得儿时追剧的情形:

  “电视机对着床,屏幕还是鼓鼓的那种老式 CRT 电视。我靠在床沿边半坐着,一看就是大半天。”

  他突然问我:“你知道吗?83 版的《射雕》跟朱茵演的那版《射雕》,还有后来古天乐演的《神雕侠侣》,里面的洪七公是同一个演员!”

  (小时候觉得叫花鸡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

  对话突然变得有些幼稚,我们像孩子一样,开始比谁知道的彩蛋多:

  “周星驰在 83 版射雕里跑过龙套,演‘宋兵乙’……”

  “真的嘛?这倒没发现。”

  “西游记里唐僧的饰演者换过三次,太上老君和沙僧是同一个演员”……

  “柯镇恶也是同一个演员!而且他总说‘取你狗命’,其实从来没打赢过!哈哈……”

  这些老片子像串糖葫芦一样,串起几代人的回忆。

  江文斐告诉浅黑科技,老片画质损坏的原因很多:

  胶片电影时期,电影画面会有白色的胶片划痕和颗粒,制成数字版本时会保留下来。

  模拟电视时代,各种信号的压缩、转换会影响画质。

  正如过惯苦日子的人在生活富足后仍情愿吃剩饭菜而不愿浪费,哪怕可能闹肚子,类似情况在技术领域也很普遍。早些时候,工程师们拼了老命来压缩画质、声音,节省每一个比特(Bit),到后来反而造成问题。

  就拿“隔行扫描”技术来说。早期工程师为解决传输带宽不够的问题,广泛应用隔行扫描技术。

  所谓隔行扫描,就是指显示屏的先扫描或显示1、3、5、7 奇数行,再扫描2、4、6、8 偶数行,再扫描奇数行……如此往复,这样可以在不额外消耗带宽的情况下把视频的“感知帧率”提高一倍,同时避免闪烁。

  液晶屏普及、网络提速之后,不再需要那么“节省”,逐行扫描又重回主流,这时,隔行扫描如果转换地不好,反而造成各种问题。”

  还有,

  “现代屏幕亮度提升,可能导致老片子画面发灰……”

  ”大屏幕把老片子的画面直接放大,可能出现色块、马赛克……”

  “信号传输过程受干扰可能导致画面有各种噪声……”

  ……

  ……

  ……

  总之,恨不得能梳理出 10086 个导致老片画质差的原因。

  到 2018 年初,江文斐着手制定了一套“流水线”式技术方案,目标是“全自动化生产”:把画质差的老片子扔进去,出来就是画质就变好了。

  算起来,流水线里大概有这么些流程:

  去噪:去除画面里面的各种噪声,热噪声、块噪声、蚊子噪声等,让画面干净自然;

  去隔行:把利于传输的场内容恢复成最终显示的帧内容,消除上文说到的图像交错等问题。

  去色偏:自动探测纠正老片中的色偏(下图左边的光线和人物发蓝);

  去模糊:画面细节的恢复重建,让画面更加清晰(下图左边能看出草,右边是一团绿);

  去划痕:修复老片中常见的胶片划痕;

  去闪烁,抖动:去除老片中由于拍摄和光照等造成的闪烁抖动问题 ;

  高帧率:基于运动分析的帧率上采样重建,使画面更加顺滑;

  技术人眼里的理想状态总是这样:需求过来了,写几行代码,做几个自动化脚本,扔过去,程序跑起来,问题完美解决,收获一票崇拜目光。

  然而现实总比想象中复杂。

  第一批“实验品”出炉后,工程师们很快发现问题:

  “好像有点做过头了,颜色是不是太浓了?看着没有老片子那种旧旧的味道了……”

  那就返工,重新调参数吧。

  “改完参数,做好A片子,B片子又不对了,再返工调参,C片子又看着不太正常……”

  返工的片子越来越多,江文斐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太对。

  原以为一套方案能解决所有片子的问题,却发现每个片子都有特殊问题。

  回想起来,他说:“这套技术方案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理想化 —— ‘太技术’了。”

  4)Plan B 

  技术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总有些疑难杂症需要人类解决。比如“质感”这个有些玄学的问题:

  “怎么才能既修复画质,又同时保住老片子那种旧旧的‘质感’?”

  优酷技术团队重新讨论,确定了一个“三层金字塔”式修复方案:

  第一层,用纯机器修复,原则是:只改错误,不碰色调,采用最保守的方法,快速搞定尽可能多的片子。

  这一步的重点是机器不犯错误,把原本 30、40 分的画质提高到 50、60 分,从“没法看”到“能看”就行。

  第二层,对呼声较高的片子采取“人+机器”的策略,由专业的视觉技术工程师介入,为每个片子单独调参,制定方案,进一步精修。

  工程师的参与,就是为了解决“质感”问题。

  江文斐说:

  “就拿色调来说,香港 TVB 的片子色调大多偏黄,土黄土黄,你要是把它当成色偏来纠正,虽然也可以,但瞬间就没以前那个味道了。”

  (色调偏黄的 TVB 系电视剧)

  “有些武侠电影色调会偏冷,像《东邪西毒》夜晚画面会明显发蓝……”

  “老三国、老水浒、西游记、红楼梦这几部的质感就有些接近,因为都是相近时期大陆拍的。经典的邵氏电影另一个感觉,后来香港拍的几个金庸小说电视剧,像射雕、神雕这种的,又是另一类风格。”

  江文斐说,所有影剧,大到某一家公司出的、不同时期出的,小到不同导演拍的,不同的场景……都有独特的风格。

  因此,工程师们必须把抽象的“质感”用一条条技术指标量化出来,转换成数学语言或计算机语言。

  这倒有点像大厨们把味觉转化成对火候、调味料的丝毫把控。

  过了这一层,输出的片子基本能达到 60 到 80 分的水平。

  如果“人+机器”方案还遇到困难,再考虑采取纯人工精修的方法,一帧一帧地修。

  2018 年 11 月,运营部门提出需求,想赶在春节前放出一大批修复版经典影剧,供大家在假期观看。

  江文斐一看日期,还有两三个月,时间差不多应该够。

  “纯机器修复一集需要差不多半小时,人+机器得一小时多些,人工修复,先作为备选方案……”

  号角再次吹响,视觉技术部门年前最后一个大项目,就这么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回想起来,大概能用一句台词形容:“二营长,他娘的,老子的意大利面炮呢?”

  12 月,一大批重制版经典影剧出炉,《亮剑》、《康熙王朝》等影片也在其中。加上之前修过的,总共 100 余部,将近 4000 集经典电视剧,20 多部经典影片。

  技术团队挺谦虚:“效果还算满意”。倒是运营部门有个同事眼尖:“修复之后,高清版里的穿帮镜头变得更明显啦!”

  亮完这一剑,江文斐的钉钉号很快热闹起来,各路人马跑过来找他做“私活”。

  甲:“帮我修复一下《潜伏》呗?”

  江文斐:“好啊。”

  乙:“金庸系列的全给修吧?”

  江文斐:“当然可以。”

  丙:“命中注定我爱你~”

  江文斐:“什么?你爱……爱……我?”

  丙:“一部台湾剧啦!叫《命中注定我爱你》”

  江文斐:“……哦好……” 

  听他的描述,感觉就差上着厕所被人摁在墙上要求修某部片子。

  没过多久,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2019 年新版《倚天屠龙记》上线后,2003 年苏有朋版的《倚天屠龙记》反而被网友们扒了出来,有几天的播放量窜到优酷前十。有网友开玩笑说,“这是大家受不了新版,拿旧版洗眼睛呢。”

  怀旧也好,“洗眼睛”也好,技术团队倒挺开心。这件事背后,是一大波经典影剧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根据后台数据,修复后的影剧观看数据明显提升,真正的经典终究没被人遗忘。

  江文斐说,最忙的时候,5 天时间得修 40 多部片子,任务紧张却也很开心。

  “70、80、90 后,大家都主动跑过来找我修片子,那会儿我心想这事儿真值!”

  5)怀旧的价值 

  采访江文斐之前,其实我无法理解修复经典影片的价值。

  从商业角度来看,天映娱乐花了 4 亿港元买邵氏电影版权,又花 2 亿港元修复,真能收回 6 亿港元成本?

  同样,优酷终究是一家商业公司,修复老片子究竟能提升多少观看量和广告收益?很难讲。

  那些被修复的老片子,迟早还会被更新的片子淘汰。万一以后我们看的视频都变成 VR 内容,难道要把现在这些 2D 的片子都重制成 VR 版?让他们在商业社会里自然淘汰,就像物种演化里优胜略汰那样,不挺好的,干嘛非要费劲保护那些旧事物呢?

  回来之后,我就拿着问题和史中讨论,他反问我:“那你觉得人为什么要保护濒危动物?保护白鳍豚、华南虎呢?同样没什么商业价值,让它们自然淘汰不就好了?新的物种毕竟也在不断产生。”

  思来想去,人类怀旧以及保护自己熟悉的事物,大概是种本能。

  我们不愿意白鳍豚、华南虎或者狮子、大象之类我们熟悉的动物灭绝,尽管未必会实质影响到我们什么,但总会感觉心里空了一块。因为它们是我们记忆中的一部分,它们活得好好的,我们便也觉得自己更美好了。

  这是对自己柔软内心的一种保护。

  五毛特效的《西游记》《新白娘子传奇》、周星驰的无厘头、成龙一拳下去之后疯狂甩手的酸辣样,这些都构成了我的回忆,是我们的一部分。

  史中问我:“如果你是江文斐,你是优酷团队,有技术能力让这些回忆中的经典片子变得更好,存活得更久些,哪怕只多一天,你会不会做?”

  我:“也会吧……”

  你呢?

 
来自: 浅黑科技(ID:qianheikeji)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