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3-19 10:10 原文链接 [收藏] « »

  当阿尔法狗赢了棋手,人们患上 GPS 依赖症,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是人类在使用A.I.(人工智能),还是A.I.在控制人类?

  一、副栉龙

  冬末春初的时候,高洁出门时,会戴着一顶呢帽,围一条暗色羊毛围巾。 

  他是厦门鼓浪屿人,曾在法国留学生活十二年,如今生活在上海,他目前的工作是"给A.I.创作艺术作品"。

艺术家-高洁 

  他给人工智能创作的第一个作品是《Art4A.I. 1.0》,自己开发的一款手机游戏。 

  在这个游戏里,玩家的形象是一个小方块,它沿途寻找人类并将他们送往城镇。而后,这些人会给它报酬——更多的小方块。 

  这些小方块每次都以随机的方式堆积,成为一条条长相各异的副栉龙(一种恐龙)。

 《Art4A.I. 1.0》游戏画面 

  副栉龙的原型,其实是都市人每天都离不开的地铁。地铁给人们的交通提供了便利,但从另一个维度来思考,它又像是一条钢铁怪兽,四处抓取人类,并把他们运送去各个固定的站点。 

  这个看似普通甚至有些“无聊”的游戏,背后却是艺术家对生活的思考。 

  高洁觉得,人们正面对着一个尴尬处境,处于和A.I.“权力过渡”的阶段。

地铁是副栉龙的原型,四处抓取人类,运送至各个站点

  二、为机器“服务”的我们

  有一天,高洁在地铁中遇到一个正在吃糖的小女孩。她吃得很开心,而他忽然想到:最初,人类吃糖是为了获取能量,现在则是为了开心。那么如果有一天,地铁背后的网络系统忽然临近“奇点”。 那它的欲望会是什么? 

  它会不会四处游走,篡改报站信息,吸引更多人上车,而后,把他们送到很远的地方,直到它自己觉得“爽”了?

  和人吃糖一样,那时的地铁运人亦是为了自己“高兴”。 

  于是,他设计了一款副栉龙四处找寻人类、载着乘客,满心欢喜奔驰的手机游戏。

  以这种视角,生活里的一切似乎都可以重新被审视。 

  高洁说,也许现在已经不是科技为人类服务的时代了,只是一直在为机器“服务”的我们尚未察觉: 当你打开 GPS,到底是它在为你服务,还是你成为了它的“肉手臂”? 

  当你下单了 APP 推送给你的商品,APP 会不会为自己的“成功”欢喜? 

  试想一下,如果电动牙刷为了“开心”,延长了 5 秒的刷牙时间,你能察觉到么?你会这样想么?

  这些看似疯狂的“想象”,或许有一些已经在生活中发生了。 

  而最可怕的是,这些猜测,又无法被证伪。

  在这样的情景下,高洁问自己:“那我还能做什么?” 

  在无处不在,甚至能“控制”人的数据里,普通人能做什么? 

  于是,他又创作了《Art4A.I. 2.0》。 这是一个可以欣赏艺术作品的人工智能,高洁叫它“小男孩”。 

  他以一个 3 岁的小男孩作为这个A.I.的“基因”做出了它,而后,给它看名画并了解它的喜好。 

  他以此去试图了解A.I.,就像A.I.曾经学习和了解人类那样。 在他看来,这样的主动连接,“总归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来自: 虎嗅网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AI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