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0-09-02 16:16 原文链接 [收藏] « »

  9月2日消息,在筹备近一年时间后,创新工场首个公开项目豌豆荚手机精灵(www.wandoujia.com)不久前正式曝光

目前豌豆荚用户规模5万 Android是根据地

据了解,豌豆荚是一款基于Android 手机管理软件,具有备份恢复重要资料、通讯录资料管理、音乐下载、视频下载与管理等功能。豌豆荚项目第一次推出是在今年4月,当时创业团队在一些论坛散布一些内测的版本。

今年8月初,作为创新工场首个公开项目豌豆荚手机精灵正式曝光,并在前谷歌大中华总裁李开复光环庇护下,备受业界关注。

王俊煜在谈及为何会做豌豆荚项目时表示,随着3G网络发展,在手机上看视频越来越方便,这使得有越来越多的用户习惯在手机上看多媒体内容,加上自己本身是自己本身是Android老用户,对这些需求很了解,豌豆荚就从这些角度切入了市场。

据王俊煜介绍,豌豆荚的目标用户可能有三种:特别注重效率的人、注重手机娱乐的人及Android平台最早期的用户。从开始测试到现在,豌豆荚项目已经累积了大概5万用户。以周活跃度来看,其中大概2万是活跃用户,占总用户数的40%。

值得注意的是,豌豆荚项目基于Android平台,但国内iPhone、E71等平台同样拥有庞大用户,这使得大家猜测豌豆荚可能会开发基于其他平台的业务。对此,王俊煜表示,Android是豌豆荚的根据地,团队想法是先把Android平台做好,其他平台需等有足够余力时做。

李开复是豌豆荚忠实粉丝经常提修改意见

谈及创新工场的投资项目自然绕不开创新工场的创办人李开复,这位希望建立一个移动互联网应用生态体系,降低中国人使用移动互联网的门槛的前谷歌中国大中华区总裁对移动互联网领域一向看好。

在豌豆荚项目曝光遭遇外界部分质疑之际,李开复则公开表示对这款产品赞赏有加,他说,豌豆荚项目7个人4个月能制作出这样一款产品已经非常不错,“这是一个非常有朝气的团队,未来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事实上,李开复也不是口头表示对豌豆荚项目的支持,在实际行动中,李开复也坚持每个周五参加创新工厂项目交流,并经常给豌豆荚项目提意见。王俊煜说:“李开复自己也是我们的用户,他也经常会把他发现的一些体验,自己的体验不是特别好的地方会告诉我们。”

当腾讯科技问及李开复是否会干涉豌豆荚项目运营时,王俊煜则表示,目前并没发生这样的情况,李开复自己是一个重度用户,但是他在提反馈的时候还是站在普通用户的立场去提反馈。

在王俊煜看来,创新工厂本身是一个吸铁石,吸引了国内大大小小的创业团队过来交流或者是合作讨论,这个交流平台对豌豆荚团队来说非常受益。

他指出,创新工厂给豌豆荚团队另外一个指导是,创业是要更早一点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在它不成熟的时候把它推出来,成的话就完善它,不成的话赶紧扔掉,失败要失败得更早一点。

以下是腾讯科技专访豌豆荚创始成员王俊煜实录:

腾讯科技: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腾讯嘉宾访谈。我们的新产品经理系列访谈又开始了,其实在过去经历过了世博,经历过了世界杯之后,我们要把访谈拉回到原状,要和大家一起聊一聊互联网,聊一聊IT当中我们所关心的这些产品,聊一聊这些最优秀的产品经理是如何炼成的,那些优秀的产品又是如何炼成的。

我们今天很高兴请来了豌豆荚的创始成员王俊煜先生,他也是目前李开复创新工厂第一个宣布的投资项目。我们有请俊煜简单跟大家打个招呼。

王俊煜:腾讯的网友大家好,我是豌豆荚手机精灵的创始成员,也是创新工厂第一个对外宣布的投资的项目,如果大家用的正好是Android的手机的话,可以打开这个电脑,然后去豌豆荚网站,然后下载我们的软件,可以一边使用这个软件一边听我们的访谈。

腾讯科技:我想知道豌豆荚这个产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推出的,到现在它的用户数是多少?它的活跃的用户数又是多少?

王俊煜:豌豆荚第一次推出是在今年4月份,我们开始在一些论坛散布一些内测的版本,一直到8月份升级到了1.0的同时,宣布这是一个创新工厂投资的一个项目。

因为豌豆荚这个项目还是比较早期的阶段,没有任何的市场上推广的一些工作,除了媒体的报道以外。现在的用户数还是比较少的,大概在5万的规模。活跃用户数我们算的是周活跃,大概占到了这个数字的40%左右。大概在两万左右。

腾讯科技:周活跃这是在你们的满意范围之内吗?

王俊煜:应该说还是在我们的预期之内。

腾讯科技:你们说流失掉的60%或者是沉默的60%是一个什么原因呢?

王俊煜:这个其实不是说沉默的60%要流失掉。另外我们一个数字是流失率。第一周可能会流失掉50%左右的规模,这个活跃度和总的活跃比例还是比较高的。

腾讯科技:您所谈到的流失率我们会有一个印象是手机客户端上的这些产品,它的下载和安装本身就不方便,因此能够保留下来的级别也会很大。

王俊煜:我们是在电脑上的客户端,相对来说卸载会比较容易一点。第二我们并没有阻止用户去卸载,所以可靠度更高一点。第三,在媒体报道的时候会吸引了很多非Android的用户,很多用户下载之后发现不适合他的手机使用,所以可能会把它卸载掉。

第四,我们的产品有一个地方是非常需要改善的,每天都有理由用我们的产品,提高用户的活跃度。多出来的50%、60%并不是说卸载掉了,而是用得比较少。我们想办法怎么让这批用户用起来。

腾讯科技:一开始怎么会想到做这么一个产品或者是你们发现的需求是在哪里?

王俊煜:其实打一个比方,拿我自己来说,我自己是Android比较老的用户,我原来正好是Google的员工,这个屏幕非常大,按理说这个看视频是很合适的,我原来觉得在手机上看视频不大方便,网络太慢了,今年我办了一张3G的卡,第一,带宽需要得非常非常宽,一个卡联通的号300兆,看不了多少。

第二,网速慢,北京的地铁就没有信号了。我觉得一个最迫切的需求是手机它对多媒体的性能在这方面,包括它的存储能力,比如说现在都是4G、8G的SD卡,它的存储能力是超过了网络带宽这方面的能力。

用户又有大量的在手机上观看多媒体内容的需求。所以我们从这个点上切入制作了这么一个软件。实际上是帮助用户来解决他手机上消费内容和互联网带宽不足的一个矛盾。

腾讯科技:你这个需求,有没有想过随着带宽的增加,包括网络不断的升级,其实大家在消费内容方面越来越便利。它的生命周期会不会很短?

王俊煜:我们是对这个事情有一个估计,它有一定的生命周期,并不是这个事情会永久存在。举一个例子,以前我们说MP3下载,但是现在大部分人消费一个月是在线听了,我们做的事情会随着这个时代的发展,技术的进步它可能变得没有那么重要。

所以我们需要在适当的时候进行一个转型,现在是我们的切入点。无论怎么转,我们想做到智能手机,我们想达到的效果是,我们帮助用户更好的使用他的智能手机,这是我们所有做的事情的出发点。

像多媒体的下载这是一块。另外一块用户的个人信息,比方说像是他的通讯录,他的短信的导入导出,这个可能是一个用户他从一个非Android的手机切换到了一个Android的手机之后,他可能想做的第一件事情。

Android是大屏幕的手机,甚至Android也有很多全是键盘的机器,毕竟在手机上面发短信还是没有那么方便。我们也有一些在电脑上能接到手机,然后在电脑上发短信的功能。这个功能的推出直接导致

我们团队的很多成员他们现在回短信的速度变慢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在路上的时候就不愿意回短信了,想回到办公室然后再插上电脑再来回,这个比较爽一点。

腾讯科技:你所谈到的这是一个功能的拓展和延长。你开始首先的定位是将这个放在了一个Android的平台上,为什么没有想到,国内的iphone的量也是非常大的,E71的量也是非常大的,产品线的拓展在什么时候进行?

王俊煜:在我们有余力的时候开始进行,Android是我们的根据地,我们想把这一块做得再好一点,现在做的不是我们特别满意的一个状态,包括用户也给我们提了各种各样的意见,我们非常想去满足用户的需求。选择Android首先是因为Android的用户更有需求。第二,Android这个确实配套设施不是特别的完善。

腾讯科技:你说这个状态还不满意。会在哪些具体的地方自己还不满意?

王俊煜:比方说我们还缺少一些比较基础的功能,这个也是用户经常给我们写邮件或者是在QQ群里问,在微博上都会问到的问题,比方说为什么没有图片管理,这些我们都在做。我们的资源是比较紧张的。比如我说没有带线的话怎么办,这些我们都在做,近期我们都在推出。

腾讯科技:在你们新的功能列表当中,现在排在最紧要的功能大概会有哪几项。

王俊煜:有一项是无线连接。

腾讯科技:其他的在语音方面还是会做很大的增强的。

王俊煜:影音方面,从用户的需求出发会发现一些新的点,这些点不一定是别人做过的,所以我们想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索。

腾讯科技:Android的用户群是怎么样做的一个拓展,慢慢慢慢把他们收容过来。你一开始的核心用户是怎么样获得的?

王俊煜:我们的目标用户可能有三种,第一种可能是特别注重效率的一般人。比方说可能是一个白领,一个繁忙的白领,他每天有大量的电话,大量的短信,他的通讯录可能有上千人,这是一种主要的用户角色。

下一种是注重手机娱乐的人,这种人我们相对多一点,我们每天在地铁里看到大量的人拿着手机要么在看电子数,要么在听音乐,要么在玩游戏,偶尔在看视频。这些其实都是我们目标的用户。

像北京的白领可能每天地铁要花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大量的时间都是需要用手机来度过的,所以怎么样帮助他们往手机上转载他们喜欢的内容,这是我们想的一个方面。

回到最早期的用户,也是Android最早期的用户,这是对科技比较熟悉的一群人,像这一群人是我们最早期的第一批人。

腾讯科技:正好你在回答的时候,Android的用户,他的用户群相比其他的产品的用户群在我自己的印象当中,他对于新的功能和他对于新的技术和他对于手机的使用要比其他的用户群还要更加极客一些甚至更加先锋一些。你们在一开始出来这个产品覆盖他的需求的时候,得到了什么样的一个回馈?

王俊煜:其实我们会得到一些重度用户需求,比方说截屏功能,我不大明白为什么一个正常的人很强烈的需要手机上面的屏幕分享给其他人,这个在我的理解当中他是一个比较重度的用户的需求。

我们发现确实很多人还是很喜欢这个功能,因为Android的手机还是需要个性化,我们突出了这一点,这个确实是我们早期对于用户的一个设想当中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

再比方说有些用户可能需要向让我们帮他破解Android的手机,或者是让他来刷Android的系统。这些都是相对来说比较科技化一点的需求。

腾讯科技:这个是极其草根或者是极其市场化的一些需求。大家新买一个Android的手机,请他帮忙刷,或者是计划能不能用豌豆荚的产品去刷,你们现在覆盖了这个需求吗?

王俊煜:一个买山寨机的用户有没有可能买了山寨机想去刷它,他想的是怎么样往里面装音乐,怎么样把几十个朋友弄进来,会想到刷系统这件事情的人,应该说他是比较重度需求一点。

腾讯科技:极客的需求往往是更加先锋,人群更加的窄众。你们怎么样衡量和考虑非常先锋的这些用户的需求呢?

王俊煜:对于我来说,我作为产品经理我是蛮喜欢从众多用户中找需求的,因为每一个用户在用产品的过程当中他都会逐渐成长。从最初的一个新手用户变成一个逐渐的熟练用户。可能有一部分再回到专家用户。众多用户的需求其实是代表的一个趋势。这里面唯一要警惕的一个问题是重度用户的需求到底是不是大众的需求或者是新手会成长到的一个需求。

腾讯科技:你们是怎么样衡量这个需求是不是大众的需求或者是新手成长之后必定要面临的一个需求?这个是怎么衡量的。

王俊煜:我们现在一个是从我们自己的立场或者是从我们自己的一个定位出发,看看这个事情符不符合我们现在做的一个主题。

再一个我们也会通过一些用户的访谈来理解他们真正的需求是什么,看看这个需求是不是一个普适的核心的价值。举一个例子,很多用户在早期的时候跟我们说,他们想要文件管理,其实用户,特别是重度用户,这些专家用户在提需求的时候会提一个解决方案,他希望你怎么样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并不是直接把他的需求告诉你。

所以我们会深挖这件事情,比方说文件管理,发现有一批用户可能其实是想通过文件管理这个功能,相机里面的图片拷出来,他真正的需求就是把图片拷出来。有一批用户可能是想通过文件管理这个功能往手机里面放电子书,因为我们现在没有电子书这个模块,也不是真正的需求,稍微深一点的需求是电子书。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可以挖出一些更深入一点的,不是从用户表面我们需要什么东西我们就做什么东西,而是看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腾讯科技:你们现在在讨论重度用户的需求的时候,也会面临不知取舍或者是争论很激烈的情况,这个时候你们往往会怎么样做出判断?要做还是不做?

王俊煜:我们现在还是用一个初级的大家一块儿拍脑袋的一个方法,并没有以前在大公司这么多的数据,这么多的用户访谈。比方说我们考虑的因素是它的成本,因为从我自己觉得来说,最有效的验证需求的方法就是把它发布,看看有没有人用。如果这个事情能够很简单的做一个即时功能不是这么完善,但是它应该是可用的一个状态,那么我们至少能够验证这件事情。

我们之前有一些功能的发布就是用这样的一个实例。比方说像音乐最开始是做了一个特别特别简陋的版本出去,发现还不错,因为我们有一些用户是流量的统计,而且还不错,所以往后再把之前设想的比较有特色的功能加上去。

腾讯科技:在你们的统计当中,现在使用豌豆荚的用户当中,使用量最高的需求是什么?

王俊煜:应用。

腾讯科技:就是音乐这些什么吗?

王俊煜:就是装应用程序,这是第一的。我们的应用适合我们的合作伙伴,合作切入了他们的一个应用程序商店,用户可以直接在里面浏览和下载的。这个应该说在国内浏览的体验是最好的。因为它相比其他的手机来说快很多,手机上装一个软件可能要点三到四次,在电脑上只要点一下安装剩下的事情全部都搞定了。

腾讯科技:其他还有哪些应用?

王俊煜:其他的还有通讯录,然后是音乐。

腾讯科技:还会有哪些你们在发布的需求当中会比较有潜力的往上冲的应用?

王俊煜:我们自己想的还是视频这一块。

腾讯科技:我看你谈论了多次的视频,但是视频整体的需求在你们使用量的列表当中大概排第几?

王俊煜:现实的状况是用得比较少的,因为它的功能其实相对来说薄弱一点。视频这一块从我看来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它的轮替会特别特别快,音乐是用户手机里反复听,听一两个礼拜可能想加一点新歌进去,像我不追星的人可能就听一两年都没有问题。但是视频一般你是不会重复看的。

腾讯科技:视频的轮替即使很快,寻找它和获得它,从我自身的需求来看,好像我对它不是太感冒。

王俊煜:您自己的需求会是什么样的需求。

腾讯科技:我情愿有些时候我会在PC上看,因为它的屏幕是很大的,看完之后废弃掉。

王俊煜:所以我们在分析什么样的视频是适合用户在地铁里面看,用户可能在餐桌上等上菜的时候看的。这是我们分析的事情。很典型不适合用户看的可能就是三分钟的新闻片,一个新闻片在电脑上看完了就看完了,你如果专门下载到手机其实耗的时间,即使我们现在做的很简单可能也是需要有一定的所谓的消耗。

腾讯科技:什么样的视频内容是很关心,我宁愿用我的碎片化时间去看。

王俊煜:其实在地铁上不是碎片化时间。有几种,一种可能是比较长的像电视剧,综艺节目,电影。电影相对来说少一点。电视剧和综艺节目,这个可能一段大概是30、40分钟,可能地铁一程就差不多。

另外在点餐的时候,在等待的时候看的有可能是比较经典的那种小视频,虽然它很短,但是它适合反复观看,特别是适合和朋友分享。比方说一只猫和一只狗打架比较经典的搞笑视频,这些是下载比较多的。

腾讯科技:市场上同类的产品你们有没有分析过他们的同类产品用户使用最多的这些应用和你们之间有些什么区别吗?

王俊煜:确实我们没有竞争对手的一些数据,所以是很难去做这个猜测的。但是我们可以在论坛看,用户是用什么样的角度来介绍我们,用户是用什么样的角度去介绍竞争对手或者是同类的一些产品,从中可以看出一些迹象。

腾讯科技:什么迹象呢?

王俊煜:比方说现在用户介绍我们可能说的是通讯录,用户介绍其他的产品可能就会说得更窄一点。比方说可以改铃声,可以装软件,相对来说双方都没有一个特别突出的一个优势。我们也希望能够尽快的把这些优势和在用户心中的形象树立起来。

腾讯科技:这里面存在的问题会不会是产品本身的这种定位会折射得很不清晰?

王俊煜:有可能。因为本质上来说,我们做的是一站式的产品,它不像是一般我们做产品来说都会有一条原则,越简单越好,越分合式越好。从我们把手机连到电脑这件事情本身涉及到的是方方面面的事情,我们做的实际上是一站式的套现的服务,这方面是有一定的困难。

腾讯科技:你们开始在决定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感觉到的市场的空间,相比已经有的竞争对手你们能够有多大的空间?这个有考虑过吗?

王俊煜:我们知道的大概的情况是竞争对手或者是市场上有的同类产品并没有一个特别有优势的。所以我们才决定在Android这一块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再一个Android这一块我们对它预期的增长是比较快速的。所以每年可能会有大量的新用户进来。

腾讯科技:你开始在做的时候,你的成员是怎么样一个一个去筛选,邀请进来一起做呢?

王俊煜:其实这个事情是创新工厂内部孵化的项目,团队某种程度上是由创新工厂的工程师自发组成的。

腾讯科技:你是带着这个创意进来的。

王俊煜:我是知道创新工厂里面有几个工作室在做这个事情,我对这个事情比较感兴趣,就和他们接触和见面,帮助他们做一些事情。因为我之前的背景是做用户体验的设计师。正好他们当时也缺这么一个人,所以就用我的业余时间帮他们做这方面的工作。后来觉得这个事情还是特别有意思,所以我就辞职然后过来加入这个团队。

腾讯科技:其他的项目都保密保得很好,为什么你们会决定要出来告诉大家你们是创新工厂的一个项目,大家对你们的关注也很好。

王俊煜:因为这个守不住。我的朋友可能都知道我去了创新工厂,他们之前不知道我做什么事情,我们还是非常想说把这些事情介绍给我自己的朋友,介绍给我们的同学,他们有用Android手机用起来,这件事情就没法儿保密。我总不能告诉他说这是我朋友做的,这个不诚实。

再一个创新工厂里面的项目这个应该是一个比较直接的面对消费者的一个项目。所以把这件事情公开,对我们自己的好处会比较大。但是对其他的项目来说它可能不见得是一个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一个项目。大家都会做这样的一个权衡。

腾讯科技:你那个其实是基于一个推广的需求。

王俊煜:对。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推广的需求。

腾讯科技:也让我们在招聘方面能够更加的施展手脚。因为原来我们不敢说我们是创新工厂这方面确实很多时候做沟通或者是和合作伙伴商谈。或者是去招一些人,总不是特别特别方便。我们把这个关系给变得更公开来说,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比较透明的一个过程。

腾讯科技:俊煜有没有细心的了解过,自从媒体开始报道之后,你的用户数的增速相比过往是一个什么样的变化呢?

王俊煜:媒体的报道会让它有一个比较快速一点的增长,其实我们比较关心的可能还是它的自然的增长率,其实媒体报道覆盖到的人群和真正的人群不一定是一致的。

腾讯科技:你们有没有做Android用户的口口相传和功能上的传播吗?

王俊煜:其实我们有一些设计就是为这个做准备的,比如说截屏功能,我们有一个小的设计,你截屏的时候可以把手机的外壳给截上,可以无缝的拼起来,这个效果是非常好的。因为你额外的获得了福利,你的代价就是在这种版本的截屏上我们会有自己的设计,通过这样的功能来吸引更多的用户。

腾讯科技:效果怎么样?

王俊煜:这个很难看到效果,这件事情很难跟踪,我们自己偶尔去搜索,你搜索豌豆荚截屏,能看到很多地方能够出现我们的截屏的一些图片。但是很难说有一个定量的数字来说这个效果是怎么样的。

腾讯科技:俊煜原来是在谷歌做用户体验这一块的工作吗?

王俊煜:是。

腾讯科技:那个时候你主要是针对无线还是针对PC端的体验。

王俊煜:除了无线以外别的可能都有涉及过。

腾讯科技:这个时候就会很有意思,你其他的方面都有设计过,今天的豌豆荚是PC和手机的相连,会留意到,一个PC和一个手机,这两个环境下不同的体验会有什么不同?

王俊煜:我觉得对于我做用户体验或者是怎么去理解用户需求来说,其实根本的原理都是一样的。但是确实具体在不同的领域他的具体的知识上会有一些不一样。比方说在手机上用户的行为可能跟

在电脑上或者是我们在网页上就会有比较多的不一样。他可能更多的利用碎片时间,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个电脑无法使用的一个替代品。其实说白了是一个比较劣质的替代品,有的时候可能是这样的。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跨了手机和PC这两端,这个来说可能这个领域一方面它是更小一点,它的需求更集中一点,再一个我们也可以说无论是从手机端也好还有PC端很多事情我们都可以借鉴,搬到这里面去。

腾讯科技:我们也看到媒体上也有提到创新的本身。你们会去做这些创新吗?

王俊煜:我们短期内不是特别考虑盈利这方面的事情,我们短期内主要的工作主要是吸引用户,吸引用户出发点就是用户的需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我们不会因为已经有人做过类似的事情我们就不去做,但是也不会因为别人都这么做,所以我们也非得这么做。

如果用户的需求告诉我们说或者是我们自己的研究告诉我们说,别人的做法是不对的,那我们也不会沿着别人的老路走下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件事情可能和竞争对手或者是同类产品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关心的是我们自己的用户,我们得到的回报是我们用户数的一个增长。我们能看到的是我们的流失率是什么样的一个变化,我们的活跃度是什么样的变化,这是我们自己衡量自己工作的主要的一些指标。

腾讯科技:我们可能一开始遗漏了一个问题,你们如何去看待你们的用户的流失或者会从用户的流失当中去观察到什么?去看什么?

王俊煜:用户的流失,前面有说到有一种情况可能是在推广方面的一些误差。

腾讯科技:他非用Android他装了,但是他是Android的手机他装了又觉得卸掉,你们有没有了解这些原因或者是怎么样的了解?

王俊煜:现在用户在卸载的时候我们会跳一个网页出来,问用户你为什么要把它卸掉,我们收集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信息。比方说有些用户在这个网页里面会告诉我们说,你们缺少什么功能。或者告诉我们说你们的主要功能是太慢了,受不了了,或者是经常崩溃。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这批比较伤心的用户,他是怎么样来看待我们的产品。从这里面可以收集到比较有用的一些需求。

从另外一块,另外一块可能更难办的是有一批用户装了他也不用,他也不卸载,这一批用户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他现在用哪些方面可以进行一些改进。这个相对会更难一点,怎么样提升用户活跃度的问题。

腾讯科技:不用也不卸载的这些人大概占多少比例?

王俊煜:这个我们还真的没有特别多的统计,比方说一个人他用了一次以后就再也不用了,到底是多大。这个数字我们还没有算出来。但是我们能够看到活跃度的变化,比方说这一周的用户可能下一周有打开的可能是占上一周的50%左右。

腾讯科技:实际上这种活跃率也是在缓慢往上升。

王俊煜:对。

腾讯科技:回到刚才这个问题上来,同样是流失的这一批用户,他们所提的意见当中,排名前三的理由是哪些?比如说功能缺,慢,崩溃这些理由。

王俊煜:8月7号之前我们统计的数据是三大点,第一点是性能问题,我们比较慢。第二点是容易崩溃,但是确实软件的卸载也是多一点。第三是功能的需求。这几点合在一起,比方说是文件管理,图片管理,电子书等等合在一起可以排到第三。

腾讯科技:我们有的时候跟李开复聊天,他也会聊起来豌豆荚现在所承受的质疑要比过去大,你们现在怎么样看外界的质疑?

王俊煜: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我们不是特别的关心这一点。特别是在媒体方面,其实说实话不是特别特别的关心,因为我们做的还是我们做好我们的工作,我们设法怎么样去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看到用户数在慢慢往上升,这一点我们就会觉得非常满意。

媒体方面有些地方我们确实也可以做得更好,让我们的特色功能能够更多的暴露出来,能够和别人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一点我们也会在满足用户需求的基础上会做一些改进。

腾讯科技:你们可能在日常的工作当中有多长时间是在像解决我们刚才所说的这些用户的反馈。功能、崩溃或者是等等一些其他的办法。有多长时间会放在新的功能这一块?

王俊煜:我们现在大概可能是1:1的一个时间,对于新功能的开发和对于老功能的完善。

腾讯科技:会存在人手现在很缺的一种情况吗?

王俊煜:就像汪华说的,创业公司最大的特征就是资源的短缺,否则很多创新不可能出现。

腾讯科技:那你会觉得哪些资源现在很短缺呢?

王俊煜:主要还是工程师,人不够。

创新工场豌豆荚手机精灵组成员

腾讯科技:其他的像从你开始加入豌豆荚这个项目以来,如果我们看一下外界的问题的话,会发现针对创新工厂这一块的问题会集中在,第一,创新工厂为什么会投这样的一个项目?第二,人本身,什么样的团队可能会更加符合和适应创新工厂的需求?从你们自己的角度看,这两个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

王俊煜:第一个事情我的理解是,用户确实有这样的需求。而且这个也是往移动互联网其实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入口。创新工厂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做大,创新工厂相信也是看到了这么一个机会,愿意下这么一个赌注。

从我们来说吸纳一些新的成员,最关键的是看他是不是有这个创业的精神。这个比他的技术能力或者是比他的一些业务的能力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和我们早期的团队他的气场是不是能够吻合的。

腾讯科技:什么气场?

王俊煜:其实创业很多时候你为了达成一些事情你能够比较不顾一切。你特别特别相信这件事情是会成功的,可能某种程度上你已经对他有某种程度上的信仰,不一定是理性的相信了。同时我们有一些比较理性的人,有一些感性的人,有一些表面上比较容易鼓起大家士气的人,有一些人比较冷静的人,有的时候会泼一下冷水这样的一个搭配。

腾讯科技:这个团队至今你们会觉得自己一开始会存在哪些的问题?在创新工厂这种氛围下或者是在我们所说的导师的指导下包括李开复,包括汪华甚至还有其他各方各面的导师的指引下,你们很好的规避了。

王俊煜: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9个人都没有创过业,这是对于一个正常的创业团队来说是很难的一件事情。所以这个也是要归功于创新工厂提供了非常好的让我们能够学习的环境。应该说创业它其实不是学习,而是实践。但是里面很多的地方是可以学习的,是可以得到一些帮助,能够让我们比较快速的得到一些发展。

腾讯科技:可是这会不会如你们仍然在谷歌工作一样,你们只需要做好产品,像其他的不管是公司的注册,办公室场地的寻找抑或是行政人事的后勤,都有人帮你们做好了。

王俊煜:他们不是帮我们做好,他们可能是帮我们上手,教我们怎么做。最后我们是要自己做的。

腾讯科技:你们做产品要做哪些?

王俊煜:比方说我以前在大公司里做产品或者是做设计师,我可能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这是我现在需要考虑的,比方说我从来没有写过BP,从来没有写过商业计划署,这个也是第一次的商业计划署也是给豌豆荚这个项目来写的。

这些事情是以前难以想象的,包括现在招人需要自己动手,包括团队的建设也是需要自己来动手。这些都和一个在大公司里的小团队是蛮不一样的事情。

腾讯科技:可能你们也需要去写商业计划书,甚至也需要考虑到它的商业上的事情甚至是输入的模型。我能不能够理解,一直咱们也没有聊过这个话题,我会想,从目前来看,手机精灵它的一个收费的或者是收入的潜在的机会会不会是,就像大家把视频,把一些应用软件,下载应用的东西乃至音乐装到这里头去,你们因此可以帮助别人变成一个推广的途径和渠道去获得收入。

王俊煜:我们短期内来看确实是这样的,短期内获得一些收入的渠道。因为本质上我们如果有更多的用户能够通过豌豆荚来获取内容,这本身就是一个流量,这本身就是一个推广空间的事情。

腾讯科技:除了你刚才说的基础的工作的学习之外,整个在创业这个过程,在产品的过程当中,还会有哪些非常棒的指导的一些经验让你觉得还很不错。

王俊煜:其实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学到最多的东西是听别人的故事,听其他创业者的故事。这个创新工厂正好也是这方面的人脉也好,关系也好比较广。

所以比方说经常能够邀请到一些成功的创业者能够给我们讲一些他们以前的故事,能够和我们进行一些交流。另外一方面,其实创新工厂本身也是一个吸铁石,吸引了国内大大小小的创业团队经常会过来交流或者是过来做一些合作的讨论。提供了这么一个交流的平台对于我们来说也是获益非常大的。

腾讯科技:您所说的这一点我印象中像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像目前在美国现在是最火的吉他英雄的创始人都曾到访了创新工厂。你从这些人身上体会到了自己过去没有触碰到的理念和一些心得?

王俊煜: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成功都是不一样的。

腾讯科技:怎么理解呢?

王俊煜:其实没有哪一条规则是不可打破的,而且往往你要获得一个成功你要打破某种规则。

腾讯科技:接下来的问题是,你在做豌豆荚的时候,这个团队在做豌豆荚的时候,打破了哪些规则?

王俊煜:比如说我们现在很多事情是从用户的需求出发,很多功能的设计上之前是看不到的。比如一个例子,我们在技术的实现上,我们是一个客户端软件,但是我们里面套的是一个浏览器,这个浏览器因为我们自己觉得正常的做法可能是用系统默认的浏览器。

根据我们设计上的要求我们对浏览器的要求是比较高的,包括它在美术渲染方面的一些需求包括其他方面的一些需求,我们还是打破常规的,实际上是往里面嵌了一个引擎,相当于是我们自己做的一个浏览器。

腾讯科技:你们当时在看这些东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这样或许会不成呢?浪费时间或者是这条路就走不通呢?

王俊煜:我觉得包括创新工厂给我们的另外一个指导,创业是要更早一点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在它不成熟的时候把它推出来,成的话就完善它,不成的话赶紧扔掉,失败要失败得更早一点。

腾讯科技:李开复有参与过这个项目的讨论吗?

王俊煜:每个周五会有一次创新工厂项目的交流,李开复有的时候会给我们一些建议,包括李开复他自己也是我们的用户,他也经常会把他发现的一些体验,自己的体验不是特别好的地方会告诉我们。

腾讯科技:他会不会是一个更重度的用户,他有没有用的过程当中伸手把你们拦下来说这种东西不要做了这种情况?

王俊煜:拦下来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他自己是一个重度用户,但是他在提反馈的时候还是站在普通用户的立场去提反馈。

腾讯科技:可能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节目也要结束了。我想用最后一个小问题问一下俊煜。你自己在估算这个产品在往下发展的时候,在你们的预期当中,第一个用户的爆发期会在什么时候?大概会是什么样的技术?

王俊煜:随着Android用户的爆发我们也会有爆发。第二,我们在推出某一个真的是抓到了最核心的点的这个功能以后,通过这种口口相传也好,通过口碑上的传播也好,能够比较广的能够接触到这个产品。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我们发现Android的增长,预期会比我们更慢一些,可能我们会找一些其他的点。

腾讯科技:你们在找这个核心点的过程当中,因为一路聊下来其实也是和此相关,会感觉自己现在距离这种核心的点,核心的需求大概还会有多远?

王俊煜:大概是这远。

腾讯科技:但是不知道它多长时间能够做过去。

王俊煜:这里的关键是要多尝试。我们以前在大公司可能会做很多的问卷,做实验室的访谈,归根到底还是把这个东西发送出去,看看用户的反馈怎么样,然后再回过头来是一个更有效的方式,这个周期要更短一点。

我们现在以做互联网的思路来做这个客户端产品,我觉得这个还是更快一点。

腾讯科技:我们要很感谢王俊煜的分享,确实在过程当中,我们能够听到这些东西俊煜是很坦率的,告诉我们自己的缺点,自己的长处,和我们分享了一些数据。再次谢谢俊煜,也祝福豌豆荚能够越走越好。

王俊煜:谢谢。

 
来自: 腾讯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