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0-09-10 11:53 [收藏] « »

  辛苑薇

  与一年前的仓促、焦灼相比,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终于能稍微松一口气。

  9月8日,创新工场一周年,李开复对外公布成绩单——投资了12个项目。而截至目前,创新工场的“工友”也已接近200名。

  “我不再是一年前单枪匹马的‘光杆司令’了。”李开复说。与此形成反差的是,2009年9月,从谷歌离职的李开复闪电变身投资人后颇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慨。直到今年年初,创新工场“开工”已4个多月,虽然个人简历如雪片般向创新工场不断飞来,李开复却遗憾地发现,几乎找不到一个满意的投资项目。

  1万计划书与12个项目

  按照李开复设想的蓝图,创新工场的目标是“科技创业者的黄埔军校”,即为早期的创业者提供投资和全方位的创业培育。

  面对开张初期的窘境,李开复开始反思创新工场最初的投资模式。“在成立初期,还很难从外部挖掘投资项目时,我们尝试着从内部工程师团队中进行提拔,将他们打造成各个公司未来的CEO。”李开复说。“豌豆荚”项目负责人王俊煜即是创新工场最早自身培育出来的创业者之一。

  与此同时,创新工场以汪华为首的分析师团队,加速人才和项目寻找。“我们没有通过需要支付高昂成本、通过猎头公司寻找。创新工场依靠的是分析师团队广泛的人脉关系,通过面对面交流、参加论坛和朋友推荐等方式,去直接接触和挖掘创业者。”汪华说。

  今年年初,创新工场终于找到第一个可投资的项目负责人——“点心”团队负责人张磊。今年上半年,创新工场又首次对外投资了一家已注册成立的独立公司——乐啊,该团队创始人是分别毕业于牛津大学的李琪缘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田鸿飞。

  其中,创新工场的“开山之作”“点心”的发展过程就堪称典型。今年年初,正当创新工场的分析师因难以找到合适项目而焦头烂额时,张磊与创新工场分析师张亮经朋友介绍见了一面。

  张磊在IT业从业已十年,前面八年均从事电信服务,此后两年供职于百度。“在加盟创新工场之前,我个人就非常看好移动互联网,也充满创业激情。”张磊说,“然而,我在2008年创业时曾遭受一定挫折,当时对于再创业还停留在敢想不敢动的阶段。”

  “交流过程中,我逐步了解到创新工场的运作模式,以及在哪些方面能对我的创业提出指导和支持,弥补此前创业时的欠缺资源。”张磊说,“于是,我决定从百度辞职,加盟创新工场,开始创业。”目前,张磊带领的名为“点心”创业团队,已经开发出基于Android平台的手机操作系统Tapas。

  截至目前,创新工场主要投资了12个项目,其中有5个项目比较成熟。除了“点心”之外,还有Android手机助手软件“豌豆荚手机精灵”、针对中国移动开发者的统计分析工具“友盟”、有趣的手机照片处理和分享软件“魔图精灵”、面向全球的关于社交和网页游戏的发行公司“行云”等。

  创新工场的标准

  李开复表示,在这12个项目之前,创新工场也曾投资过另外4个项目,但由于不够成熟,直接被淘汰了,“现在留下来的12个项目都是非常好的项目”。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如张磊般顺利。在创新工场目前收到的10万份简历和上万份创业计划书中,只有极为少数的创业者进入创新工场。

  汪华告诉记者,创新工场在选择人才和项目时,有着非常严格的审核标准:首先,创新工场对人进行严格的审核,包括他的应变能力、发展能力、心胸和团队的融洽程度等;其次,创新工场非常注重创业的大方向,“项目最早期的商业模式和最后IPO上市时,往往会有较大差别,但大方向是基本相同的”;最后,创新工场主要聚焦在移动互联网、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云计算。“此前,虽然有很多找上门的投资项目,但很杂乱,甚至远远偏离这四大领域。这也是我们无法投资的重要原因。”汪华说。

  李开复:不参与B轮投资

  “创新工场对创业者是帮助,但绝不是掌控。在创新工场,叫我‘老板’是被禁止的,我只是投资人。”李开复说,“我不希望把他们放在温室里一直培养,我希望由他们自己做决策。”

  据介绍,创新工场目前的业务,简言之可分为两类:孵化和投资。所谓孵化,就是创新工场分别以“内部孵化”和“外部寻找”两种方式来寻找项目,做在天使投资者进入之前的投资。孵化主要通过三部分计划组成,分别是“加速计划”、“助跑计划”和“创业家计划”。

  其中,“加速计划”投资的是有经验的、具备清晰商业计划、产品模型和核心成员的创业团队。对于这些创业团队,创新工场将给予6个月的培育时间,并给予种子资金、创业办公场所、团队建设支持,以及产品、技术和商业等内容的支持,创新工场会持有公司的部分股权。

  “创新工场有点像投资者的教练,是技术布道师、营销和商务拓展方面的专家,对创业者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帮助,也会定期会议沟通和分享人脉和经验。”李开复说。

  创新工场战略发展部总经理徐磊亦表示:“创业团队是非常年轻,他们的背景在商业方面会相对薄弱,创新工场需要帮助他们补充这方面的经验和资源。”

  不过,“加速计划”中的项目压力也是巨大。这些项目经过6个月的培育,如果能发展壮大,将会进入天使投资者阶段,如果未能顺利进入下一轮,将被会直接淘汰。

  即将于今年10月启动的“助跑计划”,则是创新工场“自我修正”后探索出的新孵化计划。根据该计划的设计,创新工场给予初次创业者3个月的创业指导培训,帮助其快速开始创业。

  “创业家计划”是专门针对丰富经验的高端人才提供的服务。创新工场将帮助其准备商业计划、成立初始产品团队,以及提供“创业家计划”里相关的支出,或者获得创新工场开发投资基金的标准天使投资额度的投资。

  孵化之后的“投资”环节将主要由“创新工场开发投资基金”(IWDF)承担,即在天使投资和A轮中向选中的项目投入一定的金额。“如果项目再成熟壮大,需要B轮投资,创新工场将不再参与。”李开复说,“这时项目将完全接触外面的风险投资,创新工场的投资随着阶段的后移,投资比例会一直降下去。”

  创新工场现有12个项目中,有10个仍然处在“加速阶段”,1个进入天使投资阶段,另有1个已进入A轮融资计划。

  另据李开复介绍,创新工场已经融资10亿元,除原有中经合集团、富士康、联想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Youtube创始人陈士骏等投资者之外,同时也获得了硅谷银行、中华电信、联发科以及美国、欧洲、亚洲等多位顶尖投资者的投资。

  “我希望在创新工场投资的一百个项目中,未来有五个是超级成功,是价值在5亿美元以上的公司,还有十多个项目能够有十几倍、二十倍的回报。”李开复说。

 
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