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0-09-13 09:22 [收藏] « »

  创新工场是个“高调”开工的投资机构,它的出现,以明星职业经理人、谷歌大中华区前总裁李开复的“转身创业”作为开端,又以“推动中国青年创业”为目标,一开始就备受关注。一年之后,创新工场交出初期的答卷,融资超过10亿元,投资12个项目,以成熟的经理人团队为“教练”,支持初生牛犊的“80后”、“90后”创业,这里是否真如李开复所设想的,会成为年轻人的创业乐园?

  一年收到10万份简历

  创新工场已经投资了12个项目,未来一年还准备投资10多个项目,他们最缺的还是创业者。

  自去年9月开始,创新工场就被淹没进甄选人才的艰巨工作当中。“开工”第一天,创新工场就收到7000份简历,在过去一年里收到的简历总计达到10万份。

  同样需要甄选的还有各种寻找投资的创业计划,“最多的时候每天有40多个人拿着自己的计划书站在门口等着,走廊上都站满了人,我们主要的工作是接待。”创始人之一的王肇辉说。据说,在当时的办公地点——清华科技园C座,每当有拿着文件的人士在大堂四处探询,保安人员都会习惯性地问一句,“去创新工场的吧?”

  形形色色的创业计划展示了足够多的热情,其中甚至包括寻找投资的修鞋连锁店,“很遗憾,我们的投资方向还是科技类的,所以很多传统产业的朋友也许会失望了,”李开复说,“但在前4个月,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创业者。”

  将团队中现有的工程师培养成创业项目负责人成了紧要任务,这其中包括现在手机助手软件“豌豆荚”的项目负责人王俊煜,这位2003年的广东省高考状元,原本是谷歌中国的一位工程师,刚出来创业时还没想过会独自负责项目、带团队。

  现在创新工场已经投资了12个项目,在未来的一年中还准备继续投资10多个项目,他们最缺的还是创业者。在最新公布的3个投资计划中,投资最初期项目的“助跑计划”针对没有经验的创业者,给资金让他们尝试,期限是3个月。

  全员享受加班狂欢

  “在家里呆着难道不会心慌吗?”郑焕德这样解释自己加班的原因,“这其实也不叫加班,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创新工场的性质决定了这种“主人”式的情感。

  在创新工场的“工友们”看来,创业让人兴奋。

  一位员工清晨来到自己的工位上,不小心踢到了座位下一个黑乎乎的“大型物品”,那其实是另一位工程师郑焕德,他因为加班太晚选择了席地而睡。现在,“工友们”说起这个故事时往往带着玩笑的表情,但也带着点自豪。

  “在家里呆着难道不会心慌吗?”郑焕德这样解释自己加班的原因,“这其实也不叫加班,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

  创新工场的性质决定了这种“主人”式的情感,在这里,包括工程师在内的员工持股是最普遍的激励方式,他们是在为自己而工作。而创新工场即将启动的校园招聘也启用了格外煽情的广告语——加入你的公司。

  也许形容创新工场是年轻人的创业乐园还稍早了些,但毫无疑问,他们的脸上写着幸福,这些“85后”甚至“90后”的年轻人爱在一起讨论产品,讨论最新款的智能手机,中午他们在办公室一起拿着饭盆打饭边吃边聊,又约在凌晨集合,等待第一时间学习苹果最新发布的产品。

  “在业内,我们估计是iPad拥有量最高的公司了吧。”工程师陈彧堃开玩笑说,“估计怎么也有30%。”王肇辉总结说,除了“为自己工作”之外,把大家吸引到这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新鲜的刺激。在公司组织的交流活动中,刚刚毕业的年轻人突然就见到了雅虎创始人杨致远,见到了《吉他英雄》的创始人黄忠彦和黄忠凯,见到了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和徐小平,所有新鲜的事情让人应接不暇。

  “我毕业的时候就想,一定要跟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陈彧堃说。“工场有一种气场,我们是物以类聚。”工程师陈满砚说。

  他们真的很年轻,并且觉得找到了想要的生活。

  团队搭配:职场高手加创业新人

  你觉得创新工场像大学吗?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宓金华想了想说,“更像个家庭,开复是家长,他把游乐园给我们搭好,把玩具准备好,我们玩就好了。”

  但他们是不是太年轻了些?

  最年轻的项目带头人宓金华,刚刚从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4个月,她所带的项目是一款在手机上使用的图片编辑软件,她的团队“多半是‘90后’”。

  你觉得创新工场像大学吗?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宓金华想了想回答说,“更像个家庭,开复是家长,他把游乐园给我们搭好,把玩具准备好,我们玩就好了。”

  这自然是个调侃,但强调了每个项目在公司内部的独立性。李开复评价说,对这些年轻的创业者必须要放手放权,让他们去作决定,激发他们的潜能,“对于创业团队来说,叫我老板是被禁止的”。

  但仅仅是投资然后放手也是不够的,为了让创业者走得更平稳一些,李开复拉来了强大的“教师”团队,这也是创新工场和传统风险投资最大的不同,他们把创业者扶上马,再送一程。

  曾在微软、IBM、Google工作、拥有耶鲁大学MBA学位的陶宁,有12年的创业和天使投资经验的易可睿,曾创建北京同方微电子有限公司的徐磊,创建谷歌中国用户体验团队的吴卓浩,曾任支付宝架构师、著有《Java夜未眠》的技术专家蔡学镛……这些人现在的工作是咨询者,为创业团队提供招聘、商务拓展、技术等方面的建议。当然,如果创业项目成功,作为投资方的创新工场母公司以及母公司的员工也会随之受益,这也是最理想的情况。

  创始人之一、曾创建谷歌中国广告网络的汪华现在负责投资业务,他这么理解自己的职责,“国内的创业者很辛苦,但我们所有的帮助也都仅仅是帮助而已,目的是让他们和国外的创业者站到同一条起跑线上。”在汪华看来,中国的创业者所面临的环境很艰难,融资、工商注册、法务、财务,每一步都是难题,“为什么硅谷能诞生一代又一代的成功的创业公司,而国内却很困难,我们的工程师和创业者不如他们聪明吗?当然不是。还是环境问题,而创新工场所要解决的就是这个,让他们能专注地去做项目”。

  光环和压力

  李开复和“教练”团队辉煌的职场经历,也给这家公司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光环。早在创新工场项目公布之前,业内就有所期待:李开复团队拿出来的产品能达到什么样的标准?

  这是一家以“创新”为名的公司。毫无疑问,这是个很高调的命名,做到什么程度才算得上“创新”呢?

  这还只是第一重压力,此外,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和“教练”团队辉煌的职场经历,也给这家公司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光环。早在创新工场的项目公布之前,业内就有所期待:李开复团队拿出来的产品能达到什么样的标准?

  “高调当然也伴随一点点烦恼。”“豌豆荚”负责人之一的崔瑾说,“比如‘豌豆荚’只是一个小产品,应该先慢慢地、低调地做,但没办法,这是创新工场的产品,只要一出来就会引起关注。”但她也承认光环带来不少的优势,比如更容易招到极为优秀的工程师。

  对于自己人生的选择,记者采访的多位工程师表态一致:“到这里是创业来了,跟去大公司完全不同,自己早有心理准备,没有什么落差感。”

  但仅仅是没有心理落差而已,现实的差距摆在眼前。崔瑾说,像谷歌这样的成熟大公司,往往会鼓励工程师开发很炫的产品,然后用大量的资源不计成本地推广,或者根本就不推,就放在那里等合适的时机,“但我们是创业公司,我们所做的产品首先要考虑到最普遍用户的最基本需要”。

  创新工场目前已经投资了12个项目,包括手机操作系统“点心”、手机辅助软件“豌豆荚”、统计分析工具“友盟”、游戏平台“行云”、手机照片处理软件“魔图精灵”等。其中手机操作系统“点心”已经和国内多家手机厂商合作,目的是把智能手机拉到千元价位。据了解,使用“点心”的手机产品会在一两个月内面市,接受市场考验。

  晨报记者 张黎明

 
来自: 北京晨报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创新工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