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标签为“余晟”的新闻

0

认个错,TCP的“三次握手、四次挥手”,不能想当然

2018 年,浦东机场,美联航的波音 787 有道是“活到老,学到老”,我之前以为自己 TCP 搞懂了一些,还写了 TCP 没那么难吧? 和 TCP 没那么难吧【续】。结果,我惭愧的发现自己错了。 事情是这样的,在《TCP 没那么难吧【续】》发出之后,有位微信昵称是 Ping 的读者留言说,“TCP
2

Google Maps的故事:纵横天地间的数据体系

文/余晟 来源:余晟以为(ID:yurii-says) GeoEye-1 2008 年,Google Maps 已经覆盖了 54 个国家,无论 Maps 还是 Earth 都有几千万用户。但是,无论创始人布林、佩奇,还是 CEO 施密特,都在发出同样的信号:快一点,再快一点。同样,投入也一再增加。到
0

余晟:我与汽车IT系统搏斗的故事

2018 年,浦东机场 我是会修车的,我也是会开发软件的。照道理推断,汽车的 IT 系统理解起来应该不算太难。然而我必须承认,我被汽车的 IT 系统打败了。 我会修车,是因为我买的第一辆车,就是一辆车龄超过十年的北京吉普切诺基。有些年龄的人大概还记得这款车,四四方方的外形,号称所有 SUV 的鼻祖,
1

余晟:Google Plus的诞生,Facebook的禁闭

文/余晟 来源:余晟以为(ID:yurii-says) 前一段看到消息说 Google Plus 要关闭了,许多人才想起来 Google 还曾经有这么一个社交产品,并且很是热闹了一阵,我也是一样。Google Plus 一度被寄予厚望,挺进社交的腹地,直面 Facebook,结果终于失败了。Goog
1

阿里有没有文化?这是个伪问题

文/余晟 “阿里巴巴有没有文化?”,这是一个伪命题。小到家庭、社区都可以说有自己的文化,如果没有文化,基本没有办法组织协调一群人行动。所以,许多对“有没有文化”的探讨,其实真正关心的是“这种文化好不好?”,“我们是不是看得上这种文化”。然而一旦涉及“好不好”、“看不看得上”,讨论的就不再是事实问题,
5

TCP没那么难吧【续】

2013 年,瑞士 余晟 前段时间我写了《TCP 没那么难吧?》,本来想得简单,只是反对死记硬背,选择从软件设计的角度来谈谈 TCP 的各种机制,这样开发人员会更容易理解一些。没想到大家反馈很热烈,所以我决定专门谈谈之前留下的问题:在建立 TCP 连接时,为什么 ISN 不能设置为0? 用 0 表示
2

try SCE to AUX,一段传奇

看看上面的图片,有卡贴,有文化衫,有马克杯。无一例外的,上面都写着 try SCE to AUX。这是什么意思? 答案是:try SEC to AUX 是一段传奇。它挽救了一次登月行动,挽救了三名宇航员的性命。如果你对这个故事感兴趣,欢迎接着阅读。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1957 年 10 月 4 日
2

《架构整洁之道》推荐序:软件开发的上古智慧

余晟 让你接手一套不稳定但要紧的在线系统,这套系统还有各种问题:变量命名非常随意,依赖逻辑错综复杂,层次结构乱七八糟,部署流程一塌糊涂,监控系统一片空白…… 你该怎么办? 前几年我就遇到了这种问题,我冒着频发的故障仔细观察,发现了最关键的问题:如果放着不动,这套系统的核心功能还是相对稳定的,但经常会
0

《正则指引(第2版)》上市了

不管你之前是否读过《正则指引》,下面这些简介都能帮你迅速了解这本书: 尽量以图表方式,而不是纯文字讲解原理,帮大家建立形象思维; 提供了大量关于中文处理的技巧和经验,也引起台湾同行的兴趣,出版了繁体版本; 全面覆盖 Java, JavScript, Golang, .NET, Ruby, Pytho
1

Google Maps的故事:新时代

这里是 Google Maps 故事的第四篇,如果你没看过之前的,欢迎补课: 《Keyhole,Google Maps 前传》 《Google Maps 的诞生》 《从 Google Maps 到 Google Earth?》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余晟以为(ID:yurii-says),作者余晟。
2

从Google Maps到Google Earth

文/余晟 Google Maps 的故事已经讲到了第三篇。上一篇我们说到,Google Maps 发布之后,虽然一开始只有美国和加拿大两个国家,但仍然引发了如潮的关注。如果你没看过之前的,欢迎补课。 Keyhole,Google Maps 前传 Google Maps 的诞生 破解危机 Jonath
3

Google Maps,Keyhole后传

被 Google 收购之前,EarthViewer 的 NV 定制版。 图片来源:Keyhole 余晟 本文承接《Keyhole,Google Maps 前传》,如果你没看过那篇,欢迎先补课。 机缘 Keyhole 其实一直处于“没钱-找钱”的轮回之中。2004 年,Keyhole 正在和硅谷老牌投
12

余晟:TCP没那么难吧?

文/余晟 如今相当多的程序员都是“互联网程序员”,按说,应该对互联网的基础协议相当清楚。可惜至少就我的面试经验来看,许多人这方面缺课太多,简单说说 TCP/IP 协议分层就已经难倒了不少人。至于 TCP/IP 的“三次握手”,能说上来的人就相当少了,如果再问问“为什么是三次握手”,基本就没人能答上来
5

“第一性原理“不应该是玄学

文/余晟 “第一性原理”现在很热门,但坦白说我很惭愧,因为我之前一直不知道有“第一性原理”存在。初次看见的时候,还以为是和波伏娃的《第二性》有关联。 最近读了几篇文章,才知道“第一性原理”是种思考方法,而且似乎在商业上取得了不少成功,尤其是得到了“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大力称赞。据报道,马斯克之
10

没办法,学习就是违反人性的

文/余晟 我是做互联网教育的。有人说,教育创业这回事,根本就是个断头路,因为“教育本身是违反人类天性的”。我不知道这种说法的真假,但是我知道,身边很多人分明有“学习焦虑症”,似乎不学习就会被同龄人超越,被时代抛弃。 在我看来,“学习焦虑症”真是害人不浅,如果学习真的让你痛苦,而收获只是降低了关于学习
4

Keyhole,Google Maps前传

2013 年,德国新天鹅堡。 文/余晟 如今大家都知道 Google Maps,但是你知道 Google Maps 的“前传”吗?它并不是 Google 内部的项目,而是 Google 收购来的,在那之前,Google 并没做出过什么地图相关的成果。而被 Google 收购来做 Google Map
0

拼多多,说书人的最爱

据说,如今无论什么热点都很难在互联网上保持超过 7 天的热度:疫苗是如此,性侵也是如此。不过,拼多多似乎是例外。 两周以来,我在朋友圈里一再看到拼多多相关的文章,开始还有兴趣看看,后来则已经麻木甚至厌倦了。这些文章大致分为两类,不是壮怀激烈斥责拼多多上假货横行,就是掏心掏肺地告诉你“这就是五环外生活
4

余晟:谈谈程序员晋升:业绩好但升不了,正常吗?

2018 年 3 月,天津 文/余晟 前段在文章里谈到程序员的晋升问题,讲到有位程序员技术不错,但因为对待晋升流程不够用心,导致晋升失败。有几条留言谈到这个问题让我发现,似乎有些程序员对于晋升的理解过于简单,认为“做到份了就该升”,就好像代码的运行逻辑一样。如果通不过,就是领导为难,公司作怪。 但是
3

余晟:重要的事情在边际上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余晟以为(ID:yurii-says),作者:余晟2018 年 5 月,上海,罗大佑《当年离家的年轻人》演唱会。工作过的人都清楚,工作要做得好、效率高,应当分清楚轻重缓急。最常见的办法,是按照“重要—紧急”的维度把任务分成四类:不重要而且不紧急、不重要...
8

余晟:你是不是药神我不清楚,但你似乎不懂经济学

电影《我不是药神》火了,随之也带来了诸多的讨论,比如:药价为什么会这么高?显然,新药研发成本很高,药厂本来就有定价权,而且如果被迫让利,药厂将没有动力继续研发。市场公平是应该的,但这种情况下,穷人似乎也就“应该”买不起药。在作者看来,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这个逻辑并不成...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