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标签为“共享单车”的新闻

1

没有“开工大吉”的共享单车小镇:短短一年换了人间

单车坟场自行车零件散落一地。新京报记者张羽摄影 新京报讯(记者张羽)当共享单车的资本大潮彻底退去,只给天津王庆坨这个常驻人口不足 10 万的小镇,留下了一地的废车零件和一段如梦似幻的回忆。即便在共享单车产业已略显颓势的 2018 年,镇上各家自行车厂与配件厂也都在正月初七全面开工了,到了今年,眼看出
1

共享单车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史中疯狂试错?

共享单车曾与高铁、移动支付、网购并称为新四大发明。但是,现在摩拜已卖身,ofo 度日维艰,迅速退去光环、坠落凡间。 共享单车确实烧钱,但烧钱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圈里很常见,从打车到外卖都是这么走过来的,“雷布斯”也语重心长地说过“创业还是要有烧不完的钱”。只不过共享单车烧得既没品位,也没技术含量,最后还
0

共享单车英雄风流云散 参与其中的人都值得被记住

虽然发展一度失控,但这场大潮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参与其中的人们都值得被记住。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王玄璇 胡玮炜离开摩拜后,2018 年 12 月 29 日,她出任 WKUP 单车董事的新闻又引起外界关注,人们猜测这是否会是她在内部信中所说的在出行领域的下一个创业。胡玮炜以工商信息变更滞后进行了
1

“公地的悲剧”陷阱与共享单车的“末日黄昏”

文|何南野 2013 年 1 月,畅销书《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作者米歇尔·渥克于达沃斯全球论坛上首次公开提出“灰犀牛”这一概念,喻指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如生长在非洲草原上的灰犀牛,体型庞大、视力较弱、看似笨重,你一旦招惹它,它那庞大结实的身躯必定会全力向你冲来,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0

共享单车盈利:丰满的理想与骨感的现实

文/付一夫 来源:一夫当关(ID:ifseetw) 眼下,ofo 小黄车可谓处境尴尬——非但资金链的紧张没有得到缓解,就连其公司创始人也遭到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 从早期的意气风发到如今的狼狈至极,不过短短三年多的时间。 唏嘘之余,必须清楚的是,ofo 之所以会走到如此地步,归根结底在于接连不断的
0

千万人排队退押金 钱多就赢的逻辑害惨了共享单车

来源:瞭望智库 12 月 23 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给公司的内部信宣布,辞去摩拜 CEO 职位,并由摩拜总裁刘禹接任。她表示,自己在美团收购摩拜的 8 个月时间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并实现了交接。 摩拜至今也没有实现盈利,美团 IPO 招股书显示,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后一直亏损,2018 年 4
0

共享单车“旗手”相继谢幕 下半场将揭幕

吕倩 行业中的两家头部企业——摩拜和 ofo 分别以不同方式结束了共享单车之争中的高潮部分,作为后来者的哈啰正以包围者身份,为这一曾被认为最具创新性的行业发展增添新的变数。 12 月 23 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发表公司内部信,宣布辞去摩拜 CEO 一职,接任者为摩拜总裁刘禹。差不多九个月前,摩拜
0

共享单车消亡史:七个亲历者的真实故事

共享单车神话是如何吹起来又如何破灭的?它存在过的价值在哪里?全天候科技和这个行业多个环节的亲历者聊了聊,他们包括摩拜单车投资者,小鸣单车投资者,ofo 前高管、员工,优拜单车创始人以及摩拜单车供应商。他们的故事连起来几乎就是这个神话的全貌。 2018 年的最后一个月,ofo 遭遇用户蜂拥退押,100
0

关于共享单车,那些你没想过的问题

文/小马宋 来源:小马宋(ID:xiaomasong999) 在出差,忙里偷闲,我们来聊聊共享单车,直接进入正题,以下是我想讲的几个点。 1、去年的时候有人问我对共享单车的看法,我说共享单车是个好事情,因为方便了我们消费者,但未必是个好生意,因为面临很多问题。不排除它可能最终赚钱,但要有许多条件。
0

熊猫资本李论谈共享单车盲目烧钱:资本有时用力过猛

澎湃新闻记者承天蒙 “资本的初心是好的,只是有时候用力过猛。” 近日,北京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2018 投资界年会举办间隙,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这么谈论过去两年共享单车等行业出现的盲目烧钱扩张现象。 李论 熊猫资本 2015 年成立,由李论、梁维弘、李心毅和毛圣博四
2

共享单车的押金到底属于谁?

文/慕峰 来源:太阳照常升起(ID:The_sun_also_rise) 本文题目是句废话,当然属于消费者。但考虑到消费者越来越难拿回押金,这个题目瞬间就焕发了生机和活力。新时代总会有些新问题。共享单车公司,明明看起来是做实业的,却反复遭受“挤兑”危机。能硬生生把实业干成金融,把押金干出存贷的效果,
1

共享单车“烂尾”:危机悄然而至 时代已经结束了

黄浦区某街道办事处将共享单车集中摆放在制造局路停车场。汪建君摄 南京西路街头仅有一辆摩拜单车。汪建君摄 2018 年,共享单车“至暗时刻”,曾经的两大巨头摩拜单车和 ofo,迎来各自命运关口:摩拜单车“卖身”美团;ofo 风雨飘摇,陷入各种传闻,并被指押金难退、债台高筑…… ◎ 记者蔡淑敏汪建君 共
0

深圳男子骑车坠亡 共享单车频现刹车问题归谁管?

劲松附近停放的共享单车摄影/实习生李素云 记者 刘珜 实习生 戴幼卿 施世泉 李伟欣 李素云 日前,一名男子在深圳骑行共享单车时,不幸从天桥坠亡。据初步测试,男子所骑共享单车刹车把手不灵敏存在安全隐患,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不少在京骑行共享单车通勤的市民表示,有时也会遇到刹车失灵的情况。为此,北京
2

不要让共享单车落入"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治理怪圈

原标题不要让共享单车落入治理怪圈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何睿 政府管理是一项精细活儿,对一个新生事物应该秉持开放包容的态度,综合分析利弊,发扬有利的方面,通过科学的管理消解不利的方面,这才是政府管理智慧与水平的体现。 这两天,一些媒体开始关注共享单车的命运。《三湘都市报》报道,共享单车的用户普遍反映“好
11

央视:共享单车遭遇"寒冬"该怎么看?以后还能骑吗?

最近,媒体报道称,有消费者反映,共享单车 ofo 已经无法在 App 内退押金,“退押金”按钮成灰色,无法点击;余额也无法在线退款;客服电话无法接通。对此,ofo 回应称,退押金按钮灰色是正常状态,是正常的挽留用户设置。 △资料图/视觉中国 记者亲测:退押金按钮是正常状态 记者 4 日以安卓某版本
1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政府该不该管、怎么管?

王峰北京报道 导读:一名破产庭法官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用户押金属于普通债权,排在有抵押担保的债权、劳动债权、税款、破产费用等以后按比例清偿。“几乎是排在最后一位。 风波中的 ofo 又被曝出“押金危机”。 近日,有报道称 ofo 已经无法在 App 内退押金,“退押金”按钮成灰色,无法点击
6

艺术家拍二十城市共享单车坟场 画面震撼堪称奇观

被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的共享单车在短短 2 年多时间,在中国各大城市集中投放量超过 2700 万辆。在许多大城市里的闹市区,共享单车已车多为患,城市管理部门也从一开始的鼓励态度转为强制管理行为,导致全国多地出现了许多共享单车“坟场”奇观, 风暴过后一片狼藉。 摄影师吴国勇认为:无处安放的不仅是由新
10

共享单车大败局,中国创业史上最疯狂试错

文/二说(ID:chongershuo) 2017 年 5 月,20 国青年评出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新四大发明时,中国人很高兴,歪果仁很服气,但不到一年摩拜卖身,ofo 度日维艰,迅速退去光环坠落凡间。 共享单车确实烧钱,但这在中国创业圈里很常见,从打车到外卖都干过,雷布斯也语重心长,“创
7

共享单车冲击波: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的衰落

自行车产业是王庆坨镇的支柱产业,其年产量占全国年产量的1/7。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银昕摄) 在通往全国闻名的自行车之乡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的公路上,“中国自行车产业基地”的招牌矗立在道路两旁。但进入王庆坨镇之后,“自行车之乡”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自行车,而是萧条的场景稀疏的人口、随处摆放的自行
0

共享单车“退烧”!全国多地共享单车投放量下降

从 2014 年开始,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开始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在它们最风光的时候,各大品牌的共享单车多到好像连颜色都不够用,很多城市都出现单车围城现象。但是最近在北京,许多经常用车的上班族发现共享单车没那么好找了。 上班族:有的时候想骑,但是难找车。市区情况还好一点,要是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