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标签为“直播”的新闻

0

起底网络直播灰色发展史:生于高尚,触礁于低俗和比傻

划重点:1、鲍勃粗口喊麦,演唱会并未陷入混乱,相反惊恐之下,粉丝们捐款速度火箭上升,使电话热线募捐提速 6.3 倍,最终募集到超过 1 亿美元;2、《法制日报》的一则调查报道戳破了主播暴富神话:年收入百万元甚至千万元,只是平台或经纪公司推广的一个宣传口号,身价越高的网络主播,泡沫越大;3、网络直播的
0

斗鱼上市:盈利不易,打虎更难

文/读懂君 001 来源:读懂财经研究所(ID:dudongcj) “(你们)都只看不送礼物,白看,拿头上市呀!” 斗鱼 CEO 陈少杰的吐槽弹幕说破了斗鱼最大的窘境,虽然我们流量大,用户多,但就是不赚钱啊。 2018 年,斗鱼疯狂挖人、烧钱,主播数量翻番,一年拿出 28 亿分给主播、购买内容版权,
0

直播2019:版权大风暴来袭

对于“侵权”,行业从业者是时候应该思考它的边界在哪里了…… 文/赵二把刀 来源:读娱(ID:yiqiduyu) 春节档《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等热门影片被盗版,有声音说导致这个春节档掉了 10 亿票房;之后某卫视综艺节目编舞涉嫌侵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千手观音”的版权,而之后,版权这把火更是烧到了直
1

凉透的直播,2019年会好吗?

文/王新喜 来源:热点微评(ID:redianweiping) 笔者曾经在 2017 年 5 月写过《为何说玩直播的没有玩短视频的有前途?》一文,我当时预判,短视频的崛起会导致直播风口备受打击。 大致总结起来是:直播与短视频的用户大致是重合的,但直播在使用场景上与内容玩法上局限性明显。短视频内容价值
0

直播行业寒冬将至?

文|罗超 趣店之后,又一家明星互联网公司斗鱼开始裁员。 12 月 6 日,据多家媒体报道,斗鱼直播进行了紧急裁员,深圳团队员工在没有收到任何邮件的情况下,被口头传达裁员消息,此次涉及海外业务约 70 余名员工,斗鱼官方对此回复称,深圳团队只是斗鱼某个业务线上几个团队中的一个,此次只是团队正常的优化调
1

映客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最快本周公开招股

腾讯科技讯,6 月 25 日,据港媒报道,手机直播平台映客的母公司——映客互娱,已通过港交所(00388) 上市聆讯,并最快将于本周公开招股。此前有市场传言指出,映客 IPO 募资约2-3 亿美元(约 15.6-23.4 亿港元)。3 月 26 日,映...
1

世界杯直播大战背后 技术实力的较量

文/李正豪6 月 14 日深夜,俄罗斯 VS 沙特阿拉伯的世界杯揭幕战一开始,在中国互联网上,声浪最大的,不是关于世界杯,而是关于世界杯的直播质量。《中国经营报》记者当晚打开互联网电视,首先发现不能直接进入世界杯直播画面,而需要下载咪咕视频 APP,下载完毕以后,还需要填写手...
0

直播“下半场”全方位解析:一地鸡毛后,直播还有救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一、直播流年不利最近,央视有一则新闻:大山深处革命老区,有一群年轻人穿着革命军人装,手举红旗,学习红色精神。有意思的是,这些小哥哥各个眉清目秀、颜值爆表,原来他们是触手的游戏主播。无论这一活动是否作秀,对于直播行业来说,这都无疑是颇有意味的一幕。要知...
0

直播平台一年少百家 出海求生是蓝海还是荒漠?

仅一个半月时间,2018 年直播行业的第一个风口就停了。春节前夕,广电总局发出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的通知,通知中指出,开展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的平台必须具有法定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资质。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任何机构和个人,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很快,冲顶大会、百万英雄、芝士...
1

直播答题就是年轻人的广场舞

我有两个微信群,昨天差点把聊天记录看串了——一个群在约广场舞,喊:今晚跳吗?答:跳!另一个群在约直播答题,喊:今晚西瓜有人吗?答:有!这么比较一下,直播答题才是年轻人的广场舞:两者通常都是在晚上进行,需要多人一起参与,还会有一个作为领队的权威人...
1

线上直播的CEO们在博鳌喊冤:直播网红赚钱真的不容易

腾讯科技讯(刘亚澜)3 月 24 日,博鳌亚洲论坛 2017 年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欢聚时代(YY)CEO 陈洲、映客创始人、CEO 奉佑生、腾讯网副总编辑李伦、UP 直播 CEO Andy TIAN、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在“直播经济”上分论坛上共同探讨了直播行业的现状...
5

一个再次回到中国的硅谷人,被直播、支付和社交的发展格局震惊了

题图:09 年北京,在谷歌工作的 Jason(左图)和 16 年作为 GGV 成员的他(右图)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GV 纪源资本”(ID:GGVCapital),作者 Jason Costa,GGV 资本的常驻企业家(EIR),36 氪经授权发布。 ...
0

流量红利消失、用户流失加剧,谁能成为直播下半场的幸存者?

编者按:2016 年,中国互联网和创投行业遭遇所谓的资本寒冬,大量创业公司面临倒闭困境,投资人纷纷变得谨慎,而移动直播是其中少数依然被追捧的热门领域。某种程度上,直播行业几乎复制了当年团购和 O2O 的盛况,成百上千家创业公司在短短时间内涌入市场,而 BAT 、小米、360、乐视等大公司...
2

主播遭遇“讨薪难” 直播平台拖欠薪资成行业普遍现象

随着互联网直播的监管政策终于落地,直播行业的野蛮生长时期宣告结束。然而行业问题仍然存在,近期直播平台“要播”发生了 500 名网络主播讨薪难问题引发社会关注。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发现,直播平台薪水拖延发放已经是行业普遍现象,一些小型直播平台拖欠薪...
0

直播变现渠道从打赏转向广告 报价单折射盈利困局

如今国内的直播行业可谓发展迅猛,但众多直播平台中,真正能够实现盈利的也是少之又少,普遍亏损、盈利艰难仍是直播行业所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近日,一份关于映客直播的商务合作报价单被曝光,其中价格最高的商务合作套餐起价高达 2000 万元,广告究竟能否成为直播平台突破盈利难的关键一环?报价单...
3

如果不打游戏,不去自虐,不做人肉生意,直播的未来是什么?

上半年,人人都在谈“网红”,如今,人人都在谈“直播”。根据艾瑞的数据,在 2015 年底,“ 我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 200 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 90 亿元,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 2 亿人,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
2

全民直播时代,直播离红海还有多远?

直播,被成为 2016 年最大的风口。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社交、电商、视频 App 等都开始做起了直播,网红、企业、明星、电商都搭上了“直播”这班车。有人将 2016 年视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直播到底有多火?起身草莽的直播怎样走入 BAT 的视线,...
0

200亿的市场、利润空间却不到10亿?直播平台转型焦虑

坐在杭州城西银泰城的总部办公室,天鸽互动 CEO 傅政军可以俯瞰到大半个杭州城,在这里办公的时候,他会打开天鸽互动旗下的直播平台,选择一个“声音比较好听的主播,把喜欢的歌曲发送给他,边听歌边工作”。同样在这个办公室,长着娃娃脸的傅政军告诉南都记者,这就像是一个...
4

直播的钱都让这些幕后公司给赚走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2016 年 5 月,宋仲基粉丝见面会在中国举办,并在线上直播同步直播。“一直播”拿下了宋仲基的移动直播权,最高峰时有 1100 万人同时观看,点赞数达到 2900 万。在赚足了人气的同时,一直播也承担了大量的带宽成本。以 800K 的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