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标签为“硅谷是个什么谷”的新闻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三十章):被羡慕的人

张思禹收回躲闪的眼神,斩钉截铁重复一遍:“没有,我跟冷敏没有任何不正当关系,你不要胡思乱想无理取闹!” “每次你们打电话都打一两个小时,一到周末你就跑出去。你现在说我胡思乱想无理取闹?” “我是为了工作!为了工作!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肤浅?你的眼界格局什么时候才能大一点?” 程悦欣大怒:“所以现在倒变成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八、二十九章)

硅谷是个什么谷丨第二十八章 往高处走 Julie 再来美国的时候,带上了 6 岁的老大、2 岁的老二、58 岁的老妈还有 63 岁的大姨。一行人大包小包来到铺整一新的二楼,从这个房间逛到那个房间,两个男孩撒着欢地跑,两个老人喘着气在后头追。郝会会提着一口气偷看 Julie 的脸色,她指望能看出一丝兴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七章):二维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老罗领着郝会会,郝会会捧着 iPad 和 Julie 越洋 facetime,把房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参观了一遍。Julie 的脸色耷拉下来:“怎么就装成这个样子,衣橱门都是斜的!”老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六章):骑士精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从老美的刻板印象,中餐,是廉价的代名词。左宗棠鸡、西兰花炒牛肉,这类中国人在家里不会听说过的菜,经由福建大厨们飘洋过海,由唐人街扎根,一百多年来,蔓延到每个都市或乡村的角角落落。印着红灯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五章):更好的世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冷敏问:“好久不联络,最近好么?有时间一起出来喝个咖啡,我们 catch up 一下。”程悦欣在耳边的抱怨声忽然离张思禹很远很远。他的一颗心起伏跌宕,仿佛回到了那个夜晚,夜风轻轻柔柔地抚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四章):有人出去有人回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地产经纪这行,准入门槛极低,是个标准的服务性行当。和国内的中介不同,国内的中介往往垄断了房源或者房产信息,除了服务费,更收了一笔隐性的信息不对称费。美国没有独家房源,所有信息统统挂在网上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三章):有时有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郑懿第一次离开家,应该是去上住宿中学的那次。时隔多年,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具体的心情。或许是方言里那一点细枝末节的不同,或许是大街上人们的穿衣打扮,或许是遥远而疏离的人潮和商场,她心里渐渐有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二章):圣诞快乐

圣诞节前,林锐换了 Facebook 头像。他剃短了头发,穿了件球衫,在山顶上手插口袋,半是不羁半是笑。郑懿愣了愣,她从林锐的笑意里,看出来对面拿着照相机的那个人。她犹豫了一下,不想留下自己访问过的痕迹,于是并没有点进大图,而是径直关掉了页面。桌上的文件两排厚厚叠起,看不完的文档写不完的报告,让她并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一章):凛冬将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秋天来的悄无声息,正中午的日头依旧火辣,但到底一早一晚,渐渐凉了下去。当程悦欣在校园里踩到第一片黄叶的时候,愣了一愣。 杭州的秋天也是极美的,整个城市遍布着落叶木,梧桐、风香、水杉,灯笼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十九章):锦绣前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女人当自强!”程悦欣信誓旦旦在 MSN 上写。张思禹发了三个问号给她,她都无视了。挑灯夜战,把改了三周的个人陈述改完了,申请网页上那些不高兴写完的问题写完了。点击“提交”之前,程悦欣有
2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十八章):天下熙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胡金柱欢天喜地回国后没几个月,同样海归的涂博士在玉泉校区 11 楼一跃而下,一封“国内学术圈残酷、无信、无情”的遗书刷爆论坛。索男一个个指点江山,当年我老拿到过如何如何的 offer,最
1

硅谷是个什么谷(十七): 重新出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硅谷的冬季阴雨连绵,要滴答到来年三四月,程悦欣的伞在公交站台,开了又收,收了又开,像路边无名的花,无人赏识地绽放,又静悄悄地收场。岁月轮转,天地幕布。 到美国的第三年,程悦欣渐渐体会到了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十六章):身份焦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林锐收到小公司 offer 的时候是上午 9 点。他昨晚刷题刷到凌晨 2 点,刚刚睡醒,一边泡咖啡一边顺手打开了邮箱。还在浏览纽约时报的新闻,忽然一封新邮件就进来了。打开后第一眼看到一个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十五章):人在屋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一顿饭吃完,又到了吹牛闲扯的时候。股票房子升大学,硅谷华人的经典老三样,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每天说的人如打鸡血,听的人津津有味。张思禹冷眼望了望对面的冷敏,出乎意料,分完香肠后她并没有如想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十四章):当时明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林锐的脑子里,现在只有毕业一个念头。 当年申请的时候,林锐的老板还是一个在拼终身教职的小 AP,做的方向因为太前沿,毫无市场应用价值,毕业去工业界的学生还要改庭换帜,所以门下冷落。林锐出
3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十三章):三月风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林锐和郑懿的冷战就像三月里的风筝,近在眼前,都以为扯一扯就能收回,但不由自主的,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手上再用力,都改变不了挣脱的方向。 程悦欣隔两天就要 QQ 上找次郝会会:“他们有没有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十二章):昨日今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郝会会刚刚出月子的时候,程悦欣和张思禹回去看过一次。当时还不知道 Emma Hu 的奶粉危机,程悦欣拉着张思禹兴致勃勃在斯坦福购物中心逛了大半天。最后在 Tiffany 里买了一把银勺子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十一章):迷途险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陈虎皮妈。 郑懿的时间全部被排满了。下课跑各个教授办公室,混个脸熟然后套磁看能否替她引荐谁;报名各个律师协会的各种活动,社交假笑哈哈哈手边随时带着一份简历;手机通讯录翻了又翻,从前收的名片找了又找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9~10章):美国累死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九章):美国累死了 俗语有云:出国就像上新东方。你以为是去学英语的,其实是去当厨师的。 没搬到圣何塞前,程悦欣还没有能深刻理解这番话。以前住在冯品芝家,他们给郝会会交点
1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5~8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五章):欲望之都 天蒙蒙亮的时候出发,沿着一号公路一直向南,经过风情精致的 Carmel by the sea(海边的卡梅尔镇),停靠有大风车的丹麦镇,左手晴天,右手大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