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标签为“ofo”的新闻

0

两名ofo联合创始人不再持股戴威旗下子公司,官方称此为正常调整

1 月 17 日,根据天眼查工商信息显示,ofo 创始人戴威名下公司——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动,ofo 的联合创始人薛鼎和张巳丁之前各自所持的 10% 的股份,如今变更为联合创始人杨品杰所持有。除此之外,截止目前戴威作为大股东持该公司股份 70%,于信持股 10%。 图片:天眼查
0

“消失”的押金:ofo上千万用户等待退押金内幕

作者:钱玉娟、赵喆 经历了多事之秋,让 ofo 更难熬的是,这个雪上加霜的寒冬。 1 月 10 日,凤凰自行车起诉 ofo 拖欠货款有了新进展,即法院依法扣除 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 2806 万元存款。另一边,至今仍有 1000 万人等待退押金。当线上退押迟迟未果,数千名用户于 12 月 17
0

凤凰自行车与ofo达成调解协议,收回近2800万元

PingWest 品玩 1 月 11 日讯,上海凤凰今日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凤凰自行车与 ofo 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买卖合同纠纷日前一审判决,东峡大通应给付货款 6815.11 万元并赔偿逾期付款利息损失。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东峡大通确认共应付凤凰自行车 7191.61 万元,并同意扣划东峡大通被
0

ofo员工爆料:年底只发半月薪 对被裁员工“不赔付,随便起诉”

1 月 10 日,有来自共享单车企业 ofo 的员工向艾瑞网表示,ofo 所有在职员工的 2018 年 12 月工资仅发放半月薪。 至于另外半个月工资,HR 回应“可能会在3、4 月补发。” 该员工还透露,目前公司已有多名员工在未经过人力部门协商的前提下,突然接到被辞退通知。由于北京方面的 HR 已
0

ofo海外部门解散 员工被要求转岗或离职

海外业务成为单车企业求生“截流”第一站。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王玄璇 编辑马吉英 头图摄影邓攀 1 月 8 日,有 ofo 海外事业部员工向《中国企业家》表示,今日上午海外事业部总经理 Jeremy Chen(陈钰瑄)宣布部门解散。 该员工透露,海外事业部目前有 50 多名员工,陈钰瑄口头给大家提
0

共享单车商业帝国的覆灭:ofo替摩拜走完了剩下的路

提到 ofo,就肯定会聊到他的老对头,摩拜。2015 年 1 月 27 日,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注册。半年后,8 月 6 日,ofo(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同样在北京的这两家企业,当时心中都怀揣着“共享”梦,却不知在残酷的市场下,谁能站到最后。 而谁又能想到,在 ofo 与摩拜两大巨头
0

传ofo在闲鱼甩卖超5000张办公桌回笼资金 官方称蹭热点

今日有网友爆料称,ofo 已经开始在闲鱼甩卖超过 5000 张办公桌来回笼资金。据媒体估计,按每一张办公桌 100 块钱算,也能回笼将近 50 万元现金。 针对此消息,财经网与 ofo 方面进行了沟通,截止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此外,财经网在闲鱼上进行搜索,发现了有“ofo 搬迁,批量二手办公”等信息
0

ofo半个月退24万户押金 顺丰申请冻结公司账户或先拿钱

本报记者李乔宇 新年伊始,ofo 正在陷入新的麻烦。 2018 年 12 月 30 日,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信息显示,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 小黄车运营主体)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
0

顺丰申请财产保全 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银行账户被冻结

记者柯晓斌 依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2018 年 10 月,因运输合同纠纷,顺丰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被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 的运营主体,下文简称‘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 1300 万元人民币。 法院裁定,冻结东
0

凉到国外!ofo在新加坡被催缴51.1万美元物流欠款

据新加坡当地媒体 TODAY 12 月 28 日报道,目前至少有两家当地公司发出信函,要求 ofo 支付他们 51.1 万美元的物流服务欠款。SB Express 公司律师本月已向 ofo 发出缴款通知书。 此外,越来越多的当地用户也要求 ofo 退款,ofo 的 Facebook 新加坡官方页面上
0

ofo败在一票否决?恐怕更大的原因:是那些疯狂的投资人

口述/吴晓波 来源:吴晓波频道(ID:wuxiaobopd) 年关将至,中国创业史上又出现了一个新纪录,那就是共享单车 ofo 已经走入了绝途,1300 多万用户申请退还押金,如果以 99 元/位计算,ofo 大约需要退还 13 亿元押金,如果以 199 元/位计算,那么金额会更高。 自 2016
1

体面地增长,负责任地烧钱

文/西昻翔 来源:Yourseeker(ID:yourseeker2018) 前沿几句话:不喜欢追热点,也十分厌恶挑弄情绪。但 ofo、瑞幸、共享充电赛道的几家公司确实值得研究,过去几年,以它们为代表的诸多项目在热钱裹挟下勇猛冒进,已然成为国内创投热潮的缩影。 花钱买增长当然没问题,但代价究竟几何,
0

ofo溃败:曾估值200亿人民币 资本虚火与公司僵局

编者按/ ofo 与其创始人戴威成为商业热点之时,也是共享单车模式走向“拐点”之日。ofo 逐渐退场,摩拜创始人团队悉数离开,曾经一度被资本广为看好并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人群出行方式的共享单车模式,为何仅仅持续了两三年的时间,就出现了问题? 应该说,对这一问题的探讨,事关未来创新的发展方式,对创新企业来
0

ofo这事吧,其实也挺好的

文/caoz 的梦呓(ID:caozsay) 我有篇特别火的旧文,叫做“接盘侠,不要跑",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已经被删除了,所以计划中的姊妹篇,”背锅侠,不要跑“也就从此夭折。 ofo 这事,其实在很早之前提过,典型的寻找接盘侠的生意,在两年前我的判断就是,最后 ofo 和摩拜合并,然后大接盘侠接手,
0

ofo代理商寒冬坚守:正常运营维护 泰安日均五千多单

原标题:一个 ofo 代理商的寒冬坚守 齐鲁晚报 12 月 23 日早晨,寒风刺骨,钱勇开着他的三轮车出门了,车斗里放着两辆刚修好的 ofo 小黄车。虽然近期 ofo 出现退押金危机,但在泰安这座小城,ofo 的代理商并没有停摆。从事 ofo 街面车辆维护的钱勇和同事们一起坚守,市民骑小黄车出行的身
1

ofo:吸了资本的毒,戴威何“苦”?

从人人追捧的成功者,到今天变成“弃子”,短短三年时间,戴威宴宾客、起高楼、楼塌了…… 文/金梅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ofo 戴威 这个曾经傲娇一时,融资数百亿
0

重读2018:回顾那些时间河流里的“风暴事件”

文/奉政坊 上世纪 90 年代,人们从对尼采、弗洛伊德的理想热望,转变为对时代正在经历的市场经济、社会变革研究的思潮,哈耶克的著述在中国流行开来——我父亲就曾买过一本,在书架上已然雪鬓霜鬟。 五年前,“哈耶克热”已经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褪去,直接的现实讨论、与个人利益直接相关的论辩已经脱离研习市场规
32

他用他的方式挽救小黄车 就像从原生家庭中挽救自己

Figure x 生活万岁 ▼ 尹焕章,电影《生活万岁》被拍摄者之一,生活在深圳市罗湖区湖贝路城中村,职业是一名快递小哥。 他是深圳这座大都会里典型的「低收入群体」,来自贫寒的家庭,住在廉价的地方,做着辛苦的工作,听「快手」神曲作为业余消遣…… 尹焕章跟身边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在业余时做「单车猎人
3

80后已经套现离场,90后却要“跪着活下去”

划重点: 张旭豪做饿了么是非常投入的。为了创业,他和康嘉选择休学一年。即便如此,饿了么仍旧差点中途夭折,两人还曾试图做煤炭生意“为饿了么另谋出路”,后来发现操作难度更大才重新回来做外卖。 对于胡玮炜而言,想法虽然不是自己原创的,但她非常认同,而她一向对自己认同的事抱以全部力量推动。在李斌的支持下,解
0

1300万ofo用户退押金陷困局:起诉恐驳回 仲裁费太高

图/视觉中国 截至目前,超过 1300 万 ofo 用户排队申请退押金,后续人数可能进一步增加。用户们除了漫长的等待之外,理论上也可以诉诸法律,但目前无论是诉讼还是仲裁,甚至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要想顺利拿回押金均存在不小的障碍。 原标题:1300 万 ofo 用户退押金陷维权困局:起诉恐驳回,仲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