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1

复工后的共享单车正迎来第二春,但翻身机会已不属于ofo

图片来自“亿欧网” 【编者按】面对疫情的突发,共享单车已然成为了大部分人的出行工具,而在这场单车“战疫”中却不见了 ofo 的踪迹。 本文首发于腾讯深网,作者为李越 单位要求到岗的第一天,身在北京的小玉选择共享单车出行。 随身携带了 75 度酒精对车把和车座消毒,7 公里的距离,小玉骑了差不多四十分
0

ofo创始人戴威退出其控股公司法定代表人及高管

网易科技讯,1 月 12 日消息,天眼查数据显示,1 月 10 日,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ofo 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由朱爱莲接任。此外,张巳丁退出监事,由袁雪云接任。 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7 年 8 月,注册资本 100 万人民币,戴
0

ofo新年9天新增6条被执行人信息 累计执行标的884万

网易科技讯,1 月 9 日消息,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 2020 年 1 月 9 日,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在 2020 年已新增 6 条被执行人信息,累计执行标的约为 884 万。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注册资本为 15 亿美元,法
0

ofo新年再成被执行人 执行标的超350万

腾讯科技讯,天眼查数据显示,近日,ofo 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 3 则,执行标的累计约为 350.3 万。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注册资本为 15 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陈正江,经营范围包括自行车租赁服务、通讯技术开发、产
0

ofo回应发币传闻:从未参与虚拟货币的发行 与GSE Lab合作已终止

作者:周小白 【TechWeb】12 月 17 日消息,针对相关媒体报道 ofo 小黄车参与进入区块链行业一事,ofo 官方发布声明称,从未参与虚拟货币的发行,ofo 与 GSE Lab 之间仅为合作关系。随着 2018 年 ofo 海外业务缩减,与 GSE Lab 之间的合作也旋即终止。 昨日晚间
0

ofo年底裁员超50% 或计划再次搬家压缩成本

网易科举讯 12 月 6 日消息,据长庚科技报道,12 月 6 日,据多个渠道的消息源透露,ofo 于本周开启了新一轮裁员。 爆料称此次裁员的规模达到百人以上,而目前 ofo 的员工总数已经不足 200 人,这意味着本次裁员比例将超过 50%。除了裁员外,长庚君还得知,ofo 正在计划搬离位于酒仙桥
1

ofo退回押金已无望

作者:柳牧宗 ofo 花式退押金惹争议,消费上千元才能拿回押金。 近日,ofo 在 App 主页推出“天天返钱”活动,声称购买淘宝、京东等平台的商品比双 11 还便宜,并提醒用户“不用排队就可以提现押金”。 据钛媒体(微信 ID:taimeiti)了解,此活动吸引了不少用户参与,但想要拿到这笔钱,却
0

记者实地探访ofo办公室:人去楼空 去向成谜

作者:小淳 11 月 28 日消息,有记者探访了 ofo 昔日办公地点,发现已经人去楼空,而且去向成谜。 近日有记者实地探访 ofo 办公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不过现场物业表示 ofo 公司早已搬离此处。 随后记者又去探访 ofo 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在此前的退押金风波中,前
0

ofo回应"还清蚂蚁金服欠款"一文:多处不实 会继续负责

网易科技讯,10 月 14 日消息,针对网传《消息称 ofo 已还清蚂蚁金服欠款能涅槃重生么?》一文,ofo 发表声明回应称该文章包含大量不实消息,同时表明 ofo 处于困难中但是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努力尝试解决大量历史问题,虽然没办法提供最好的服务,但是会负起责任。 文章称 ofo 已还清蚂蚁金服
0

ofo悄然搬离中关村,联合创始人出走,千万用户的押金还能退回来吗?

身系千万人押金的 ofo,最近又有了一些新消息。 据 Tech 星球报道,近日,Tech 星球实地探访了 ofo 原来位于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写字楼的办公室,发现已经人去楼空,ofo 已经悄悄搬离了其“发迹之地”中关村。 算起来,从 2014 年创立至今,此次已是 ofo 第五次搬家,每一次搬迁都
1

​ofo出走的年轻人:想改变世界,但终究还是走散了

出品:三言财经,作者:丰收 今日,有媒体报道,ofo 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已经出走,近期已开始独立创业。新项目名为“BLANK”,主营快消产品,首批产品包括沐浴露等洗化用品。 张巳丁 据 36 氪报道,张巳丁的新公司名为“空无一悟(北京)商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100 万元,成立于今年 7 月 19
0

ofo今日正式在北京上线有桩新模式,桩点数量达到2万

腾讯新闻 作者 李越 9 月 10 日,《深网》从知情人士处获悉,ofo 于北京全城正式上线有桩新模式,桩点数量达到 20000 个。北京是继深圳后第二个全面开启有桩新模式的城市。 早在今年 8 月,ofo 已经在深圳罗湖区、福田区全面上线这一模式。此次北京推行的有桩模式提供了 2 倍于其他城市停车
0

ofo将在北京推行有桩模式,单车之局未终结

划重点: 数十亿债务无新的投资方接盘,主要股东滴滴、阿里、经纬既没有解决问题的意愿也不同意破产。 ofo 将在北京全面推行有桩新模式,目前正在试点,在北京街头安装“P”型提示牌。 随着共享单车对于线下红利的发掘趋于稳定,背后资本的扶持力量弱化,增强自我造血能力是共享单车下半场的选择。 作者:李越,编
0

ofo这一年的艰难自救

留给戴威的时间不多了。 文:Tech 星球(微信 ID:tech618 )常皓靖 ofo 还没有倒下,但活下去依旧很艰难。 近期北京市交通委的数据显示,ofo 在北京每日还有 20 万订单。“ofo 在北京市交委的合法配额为 90 万辆,但现在路面能用的只有 20 万辆左右。”一位业内人士向 Tec
0

ofo小黄车在深圳重新上线 并推出“有桩模式”

作者:站长之家编辑 站长之家(ChinaZ.com) 8 月 6 日消息:据投资界报道,近日,ofo 在深圳罗湖区、福田区等地推出了“有桩模式”。据悉,该“有桩模式”并非实体桩,但用户在结束订单时,需寻找专用的停放点,完成还车。如果用户不按规则停车,则需缴纳 20 元车辆管理费。 此外,ofo 还在
0

ofo小黄车5元一辆被回收 官方:私自占用变卖属违法 严惩不贷

作者:振亭 8 月 3 日消息,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北京垃圾回收市场废弃的 ofo 小黄车以 5 元一辆的价格回收。 报道指出,ofo 小黄车废弃车辆在全国各地都处于长期无人管理的状态,为此只能低价贱卖,最便宜的 5 元一辆,多是当做废品回收了。 知情人士称回收的 ofo 小黄车经过拆解后每辆车大概能卖
0

300元一辆小黄车5元回收:ofo小黄车何去何从?

作者:小淳 近日,据国内媒体报道,北京垃圾回收市场正在以 5 元/辆的价格回收 ofo 小黄车,而其制造成本高达 300 元/辆,疯狂投放的共享单车正在成为数量庞大的“可回收垃圾”。 就在 5 月份这个回收价格还是 15 元,此前据报道,2019 年 5 月份成都 ofo 集中报废了 3000 量
1

ofo称日均退押金1万人 但你可能要等12年

ofo 小黄车虽然没有正式破产,但早已经到了悬崖边上,甚至被法院发现旗下已经无资产可供执行,而拖欠上千万用户的押金何时彻底解决,更是遥遥无期。 去年底,ofo 启动了排队退押金政策,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根据网友的反馈情况看,目前等待 ofo 退押金的用户仍然有大约 1600 万人,而且应该还有相当数
17

如果有一天ofo死了,请把它埋在缅甸

被我们废弃的共享单车,让缅甸贫穷儿童圆了单车梦。 共享单车,曾经是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却落得一地鸡毛。当共享的神话破灭,资本的热潮退去,只剩下数不清的单车被遗弃在地铁口、街边、公园里,无人问津。它们被批量送到城市远郊的共享单车“坟场”,集中堆放,像垃圾一样等待被回收。 中国的共享单车“坟场”,吴国勇
0

ofo运营主体牵涉合同纠纷 但名下已无可执行财产

你在小黄车 ofo 的押金能要回来吗,从目前的情况看,希望真的不算太大。 据一份执行裁定书,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牵涉一起与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被执行标的为人民币 249,821,023.90 元。 比较尴尬的是,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依法向法院报告,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