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0

小黄车总部市民组团退押金 现场办理顺利 线上退需15个工作日

因路程远,退款办理时间安排在工作日,不少市民选择了放弃 在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的 ofo 小黄车总部,北青报记者见到一些市民个人或者全家一起出动办理退款,现场退押金快速、顺利。但由于路程遥远,退款办理时间又安排在工作日,还是有不少市民选择了放弃。而线上退押金仍需要等待 15 个工作日。 “您是来
2

网友曝假装外国人给ofo用英文写信:成功退押金 获道歉

近日,不断有媒体报道,ofo 小黄车押金难退,让用户十分苦恼。不少用户反映,很早就申请退款,但申请已有一个月,押金仍未退回,打多次客服电话都未接通。 日前,有微博网友给自己建立了一个新的人设:来自加州,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喜欢上纲上线。然后以这个人设为基础,写了一封退款邮件,看看有没
0

共享单车危局 ofo资金“扼喉” 摩拜商业模式终结

单车坟场 见习记者 宋婕 本报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寒冬气温骤降,冷风肆虐。黄色、橙色、蓝色的单车落寞地停在街边不起眼的角落里,落满了灰。短短一年前,靠不断融资和价格战,城市的街面上还在上演着五颜六色的“百车大战”。 昔日被称为“新四大发明”的共享单车,整个行业在短短两三年中跌宕起伏,但始终没有找到
0

ofo再被服务商嘉里大通起诉:被判偿还超800万服务费

12 月 14 日上午消息,新浪科技获悉,针对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起诉 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拖欠服务费一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日前作出判决,判令东峡大通支付服务费 8111896.38 元。 判决书显示,原告嘉里大通与被告 ofo 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于今年 6
0

不会算账的赛车手不是好戴威

头图来自东方 IC 文/蒋松筠 /01/ 很多时候,从风口往前迈一步就是血海。2016、17 年洛阳纸贵的共享单车,今年急转直下,资本、人才,能逃的都逃了。 摩拜创始人不死磕,背后的股东和大佬们想得明白,运气就好。4 月份,美团用 27 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胡玮炜被打了个“套现 15 亿”的标签,成
0

ofo押金没退成还被骗走30元 官方退押金能否争口气?

图片来源:摄图网 原标题:“我们发现 ofo 漏洞,199 元押金帮你退”!记者交了 30 元钱,结果第二天… 最近,很多用户都遇到了 ofo 押金难退的问题。可万万没想到,骗子们抓住了这次机会,搞出了一个“ofo 押金代退”的行骗手段。 虽然一直自称押金能在 15 个工作日内退还,但 ofo 押金
0

共享经济真的凉了?

文|苏宁财富资讯,作者|付一夫 2018 年,可谓共享经济领域的多事之秋。先是网约车接连发生人身安全危机,引发全民高度关注,再是路边的共享单车从“颜色不够用”到色彩越来越单一。而今,就连曾经如日中天的共享经济头部平台 ofo 小黄车也陷入了巨额负债的困境,无数用户的押金迟迟无法退还。人们不禁要问:共
0

ofo印度被收购,印度市场重演中国共享单车混战景象

文/夏青 来源: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 11 月底,在国内媒体关注 ofo 退押金难的话题同时,远在几千公里以外的印度班加罗尔,共享出行创业公司 Bounce 对外宣布了收购 ofo 当地资产的计划。 “我们已经和 ofo 就收购的问题讨论了很长时间。当所有相关事宜都得到确认后
0

ofo印度被收购,另一场“中国式”共享单车混战正在上演

11 月底,在国内媒体关注 ofo 退押金难的话题同时,远在几千公里以外的印度班加罗尔,共享出行创业公司 Bounce 对外宣布了收购 ofo 当地资产的计划。 “我们已经和 ofo 就收购的问题讨论了很长时间。当所有相关事宜都得到确认后,我们宣布了这个消息。”Bounce 公司的发言人对当地媒体表
0

ofo被告:至少遭9家公司起诉 多地运维疑似停滞

近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就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诉 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广告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责令东峡大通支付拖欠白马(上海)的广告发布费 510.31 万元及对应违约金(按日万分之五标准计算)。 这仅仅是 ofo 财务问题的冰山一角。由于长期未获得资本输血,加上每
5

ofo为何越来越少:大城市控总量,过紧日子运维减员

澎湃新闻记者欧阳李宁 因为连续 4 个月考核排名垫底,昆明将对对全市的 ofo 小黄车进行“代收代转代管”。 12 月 6 日,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通报的“共享单车运营管理第 4 期考核情况通报”显示,ofo 已经连续 4 个月在考核中排名倒数第一。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表示,有鉴于此
4

ofo败局,一句「活该」道不尽它的喜怒哀愁

时至今日,在广州客村人流汹涌的街道上,已经很少能看见路人骑行共享单车的身影——但仅仅在半年多以前,共享单车还挤占着马路边上的各个角落,如果你无意间路过繁华街市背后的暗巷,你会发现数百辆 ofo 小黄车堆得密密麻麻,赫然一片共享单车坟场! 现在,这片共享单车坟场也已经消失,只剩下两边开阔的街道。那些曾
0

涉广告合同纠纷 ofo被判支付欠款逾510万并承担违约金

财联社 12 月 7 日讯,记者获悉,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就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诉 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广告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责令东峡大通支付拖欠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的广告发布费 510.31 万元及对应违约金(按日万分之五标准计算)。对此 ofo 未予置评。
4

戴威不服气

文/何辰 编辑/席骁儒 来源:盖饭特写工作室(ID:gffeature) 三四个月前,90 后戴威陷入崩溃,想干脆承认失败,因为“确实没钱,不想管了”,不知跑去哪躲起来。10 月份回来一看,发现公司还居然活着,于是觉得“不能再逃避”。 11 月 14 日下午 2 点,戴威出现在 ofo 新办公室前台
0

ofo舆论热潮大刷屏,但有价值的评论真没几条

文/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真是到了在发个朋友圈也能挣钱的日子,惹不起惹不起。 12 月 5 日晚间,一则叫《ofo 剧中人:我不愿谢幕》的报道刷爆了刺猬君的朋友圈。它出自《财经》杂志,作者是张珺,编辑是宋玮,业界素有“宋玮出品,必属精品”之说。这两位作者的影响力在业
2

迷途大考 全国11城直击ofo的收缩与困境

原标题:迷途大考每经记者全国 11 城直击 ofo 收缩与困境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 胥帅 它,曾是用户留存率行业第一的共享单车品牌;它,曾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共享单车平台;它,曾备受资本青睐。但现在的它,却被这寒冬桎梏……ofo,现在的你,怎么样了?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
0

深圳男子骑车坠亡 共享单车频现刹车问题归谁管?

劲松附近停放的共享单车摄影/实习生李素云 记者 刘珜 实习生 戴幼卿 施世泉 李伟欣 李素云 日前,一名男子在深圳骑行共享单车时,不幸从天桥坠亡。据初步测试,男子所骑共享单车刹车把手不灵敏存在安全隐患,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不少在京骑行共享单车通勤的市民表示,有时也会遇到刹车失灵的情况。为此,北京
0

ofo西安投放量缩减两成 ofo杭州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

马路边无人问津的小黄车图片来源:实习记者马伊敏摄 马路边无人问津的小黄车图片来源:实习记者马伊敏摄 “人去楼空”,“押金难退”,当围绕着 ofo 的质疑声愈演愈烈之际,11 月 28 日,ofo 创始人戴威发出企业内部信,称“跪着也要活下去”。 地方媒体曾曝出,“多个城市的 ofo 办公点已人去楼空
2

不要让共享单车落入"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治理怪圈

原标题不要让共享单车落入治理怪圈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何睿 政府管理是一项精细活儿,对一个新生事物应该秉持开放包容的态度,综合分析利弊,发扬有利的方面,通过科学的管理消解不利的方面,这才是政府管理智慧与水平的体现。 这两天,一些媒体开始关注共享单车的命运。《三湘都市报》报道,共享单车的用户普遍反映“好
12

ofo剧中人:年轻团队身陷复杂牌局 仍谋求上市机会

许多城市出现了海量小黄车的堆积点。图/视觉中国 文/本刊记者张珺编辑/宋玮 三年,ofo 搬过四次家。办公室迁移恰如其分刻画了这家公司的浮沉轨迹。前三次,由于资金池充盈和团队壮大,办公环境愈见开阔、华丽。只有最后一次是倒退。 2018 年 11 月 5 日,ofo 搬离见证它鼎盛期的中关村理想国际大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