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1

为什么共享单车跑不出巨头?

作者/何玥阳编辑/嘉辛 来源/市值榜(ID:shizhibang2021) 1965 年,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有组织者发起了一场白色自行车运动(WitteFietsen),大量白色的自行车被放置街头,不固定、不上锁,供市民使用。后来,这个项目由于自行车遭到严重破坏、叫停等问题很快就终止了。 荷兰人没有
0

那些离开ofo的年轻人

文/长庚君 来源:长庚科技(ID:changgengxiaobao) OFO 是过去 5 年中国创投圈人人都想撇清却又无法完全回避的公司。 各种培训教材将其归纳为经典的失败案例,多家风险投资机构因此放弃与创业公司签署排他协议。一家国内知名的投资机构从此不再看大学生创业项目。 即使这家公司早已淡出公众
0

ofo深圳分公司注销 实控人疑为戴威

天眼查 App 显示,8 月 9 日,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生工商变更,企业状态从存续变更为注销。 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9 月,负责人为于信,经营范围包括销售自行开发后的产品;计算机系统服务;软件开发;公共关系服务;企业管理咨询等。疑似实际控制人为戴
0

ofo公司已无财产可供执行!你的押金退了吗

天眼查 App 显示,7 月 26 日,ofo 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日日顺供应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同执行裁定书公开。 裁定书显示,通过最高法院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等进行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已对被执行人进行高消费限制等。 目前该公司
0

债台高筑 创始团队早已四散,ofo还能撑多久?

原标题:ofo 还能撑多久? 文/张霏 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 ofo 在渐渐衰退,但一直没有彻底“死亡”。 7 月 2 日,ofo 关联公司青岛子公司进行注销备案这一变更信息,冲上微博热搜。 四天后,ofo 再次进入大众视野——一份有关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与 ofo 小
1

ofo因不退还用户押金被罚5万

天眼查 App 显示,7 月 6 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执行裁定书公开。 该裁定书显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不退还 ofo 平台承租人押金被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约谈,经约谈拒不改正,处以 5 万元罚款。该公司未在限定的期限内履行缴纳罚款的义务,被北京市交通委
0

共享经济做生态:造血与找钱的双重焦虑?

来源 / 视觉中国 文/陈桐 来源:Tech 星球(ID:tech618) 发展多元化业务,构建生态体系,几乎是共享经济企业翻越 IPO 大山时不谋而合之举。 7 月 2 日,上市不到 2 天时间的滴滴,收到了网络安全审查的指令,审查期间停止新用户注册。 不过,滴滴的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其独立
0

ofo子公司进行注销备案:成立于2017年5月,注册资本100万

天眼查 App 显示,7 月 2 日,ofo 关联公司青岛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则注销备案信息,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清算组负责人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公告期 2021 年 07 月 02 日至 2021 年 08 月 16 日。 青岛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7 年 5 月,注册资
0

ofo 退还押金还需再等 500 年,法院:找不到他们

最近,ofo 小黄车再次上了热搜,大家都在关心押金和退款进度,而这次 ofo 已无财产可供执行。ofo 目前被执行 13416156 元,相关案件涉及与其他公司的合同纠纷。作为资本曾经的宠儿 ,ofo 为竞争市场份额,野蛮扩张,管理不善增加的过量成本,挪用资金爆雷,最后引发退押金大潮,走向资金链断裂
0

ofo被强制执行1341万 网友吐槽:我押金退款也排在1341万

据天眼查 App 显示,近日,ofo 小黄车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案号(2021) 京 0108 执 15027 号,执行标的 13416156 元,关联案件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珈伟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合同纠纷。 据悉,东峡大
0

都是包租婆,共享单车比充电宝差在哪?

文/巴九灵 来源/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许多人第一次接触共享经济,是从共享单车开始的。多年厮杀后,行业先行者 OFO 成了先烈,哈啰单车(后改名为哈啰出行,增加了电动自行车与顺风车等业务)却后来居上,走到上市门口。 有意思的是,共享经济里,充电宝(怪兽充电)盈利了,而哈啰出行依旧没有盈利。 借着公
0

后ofo和摩拜时代,城市出行还有哪些机会?

文/Lexie 来源: 硅兔赛跑(ID:sv_race) 城市,是我们生活的地方,也寄托着我们对生活最美好的想象,如果说基建是一个城市的栋梁,那交通则是一个城市的血脉。从前的人们不急着到达目的地,于是车马很慢;如今的生活节奏很快,人们想从城市的一端到另一端只用五分钟,于是交通系统变得更加智能。 Te
0

消息称小黄车戴威再被限制高消费

腾讯科技讯,4 月 29 日消息,据企查查 APP 显示,近日,OFO 小黄车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法定代表人戴威再次收到限制消费令,执行法院为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 企查查风险信息显示,戴威目前有 38 条限制高消费信息,1 条股权冻结信息。
0

共享单车没落,共享电单车兴起

文/刘学辉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砺石导语 相比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在商业模式上无疑具有更持久的生命力,这吸引互联网出行领域的巨头竞相布局,再次掀起了一场短途出行领域的激烈之战。 1 共享单车本已经逐渐淡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主流视线。 但最近随着腾讯新闻旗下《潜望》栏目的一
1

3年前,摩拜和ofo错过唯一的合并机会最为可惜

文/龚进辉 来源:龚进辉(ID:gongjinhui2) 最近,《穿越废墟:共享单车剧未终》一文刷爆朋友圈,文中提到一个细节,在 ofo 故事里,除了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赚到钱,投资人几乎全部栽了跟头。 对此,他在朋友圈澄清道,“1、我们不是最后给签字页的(给了也没用,软银尽调后已经决定不投了
0

朱啸虎回忆转让ofo股份:当时征求了核心投资人的意见

腾讯科技讯,4 月 7 日消息,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今日在朋友圈回应。朱啸虎表示,创始团队开车加速往悬崖下冲的时候,作为有经验的投资人应该继续在边上鼓掌,还是帮助踩一下刹车? 朱啸虎还强调,自己转让 ofo 股份前,征求了核心投资人朋友的意见,大家完全理解我们的受托责任。 《潜望》披露,朱啸虎
0

为什么共享充电宝能赚钱,共享单车不行?

文/王敏 编辑向小园 来源:深燃 一面涨价,一面跑步上市;一面“收割”用户,一面又被资本“收割”。2021 年以来,发生在共享充电宝和共享单车身上的新闻颇有些相似。 今年 3 月,哈啰出行传出已秘密提交赴美 IPO 申请后,怪兽充电赴美 IPO 的招股书也已披露。C端用户感知最强烈的就是,“都在涨价
0

共享单车无终局

文/左岸 来源: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 2016 年 8 月起,摩拜宣布进入北京、广州市场,三个月后 ofo 走出校园开启城市服务。共享单车大战由此正式拉开了帷幕。 一晃五年时间过去,摩拜(品牌)已经不复存在,ofo 排队退押金的人还有一千多万(街头已难见小黄车)……美团、滴滴
4

共享单车的城市困局

文奇偶派 马上 9 点了,还差 10 分钟。吴青青从簇桥地铁口出来,点开共享单车 APP,扫码、“滴”、开锁、上车,直奔 1.2 公里外的目的地。 7 分钟后抵达优博广场附近的公司楼下,不大的停放点已经被密密麻麻地单车占据,回头看到站在一旁的保安一脸无奈,还有三分钟就要迟到了,管不了那么多,她将车停
0

ofo关联公司被行政处罚,处罚金额为50万元

天眼查 App 显示,近日,ofo 关联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新增 1 条行政处罚信息,决定文书号为京海市监工罚(2020)527 号,处罚内容为罚款 50 万元,处罚单位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 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5 年 8 月,注册资本约 38.5 万人民币,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