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1

ofo创始人戴威再被限制消费 还有16亿押金没退

据国内媒体报道,日前,ofo 共享单车创始人戴威再次收到限制消费令。 此次限制消费令由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下发,戴威的限制包括: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等。 至此,戴威累计被法院限制消费已经接近 40 次。 戴威是 of
2

清华大学生起诉ofo索要押金 结果倒赔400元!

ofo 小黄车彻底凉凉了,随风而去的还有几千万人的押金,但无人为此负责,包括曾经信誓旦旦的 ofo 创始人戴威,如今只是忙着升级做奶爸。 什么?为何不起诉 ofo?哪儿有那么容易…… 今年 21 岁的清华大学学生小孙,去年起就开始在 ofo APP 上申请退还 99 元的押金,但一直未到账。 今年
0

落寞的P2P、退场的共享单车,新经济为何玩着玩着就死了?

文/叶抱一 来源:财经无忌(ID:caijwj) 吴晓波曾说,所有即将发生的悲剧中,都无一例外地有着前人失误的痕迹。 如今在疫情冲击之下的 2020 年,全球商界仍发生着新的一轮沉浮兴衰。 根据 IT 桔子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新经济领域倒闭的创新创业公司已达 41 家,其中不乏在新三板上市、阿
0

ofo仿佛"人间蒸发"了,你的99块押金还要得回吗?

中新社记者吕明摄 来源:国是直通车 关于“ofo 去哪儿了”的问题似乎已成为了一个迷。 从 ofo 官网、公众号、App 客户端到公司办公地点、供应商......几乎所有公开渠道都无法追寻 ofo 公司的踪影,ofo 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而曾经遍地都是、风光无限的 ofo 小黄车,如今在街上也
2

ofo凭什么人间蒸发?

文/林默 来源: 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1 57 岁的李志堂站在被告席上,他的家在丽水市莲都区黄村乡李村,他是村委会主任。 他还有另外一个职务——李村发展互助会法定代表人。既然是互助发展,那就先让全村帮助我发展吧。李志堂把互助会账面上的 19 万转到了自己的账上,展开了丰富多彩的生
0

ofo从无可执行财产到“人间蒸发”,你的押金退了吗?

共享单车企业 ofo 官网、公众号、App 端、线下办公室……所有公开渠道,都已经无法联系到 ofo。用户待退押金也依然遥遥无期。天眼查信息显示,ofo 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 14 号院 1 号楼 620 室。 不过 ofo 已经不在此地。202
0

ofo创始人戴威朋友圈公布生娃喜讯:努力做个好奶爸

7 月 31 日消息,据媒体报道,ofo 创始人戴威在朋友圈公布生娃喜讯,表示努力做个好奶爸。 自从 ofo 押金风波出现之后,戴威鲜有消息,其本人被多家法院列为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百度搜索关键词“戴威被执行人”可以看到,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马鞍山市雨山区人民法院、宁波高新技术产业
0

ofo“人间蒸发”了!你的押金退了吗?

共享单车企业 ofo 官网、公众号、APP 端、线下办公室……所有公开渠道,都已经无法联系到 ofo。用户待退押金也依然遥遥无期。 资料图:2018 年 3 月 3 日,天津 ofo 工作人员对单车进行集中维护。中新社记者佟郁摄 从无可执行财产到“人间蒸发” 天眼查信息显示,ofo 关联公司东峡大通
0

“消失”的ofo 中国互联网泡沫出清的又一写照

毕舸(财经评论人) 曾经风光无限的 ofo 如今玩起了失踪,法院都找不到,20 亿欠款追债无门,用户退押金恐怕要等 500 年,就如同那被废弃的单车,成为太多人心中的黑洞。在企查查搜索可见,截至 7 月 25 日,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40 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47
0

ofo退场:欠款高达20亿 总部已人去楼空

创立于 2014 年的 ofo 小黄车如今陷入困境。 7 月 28 日消息,据媒体报道,ofo 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官网、APP、公众号等渠道公开的地址已经无法找寻 ofo 的踪迹。 天眼查信息显示,ofo 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 14 号院 1
0

ofo坠入深渊 戴威难辞其咎

文/龚进辉 来源:龚进辉(ID:gongjinhui2) 最近,我看了一篇题为《ofo 生前的最后一个夏天》的文章,得知 ofo 去年夏天尝试的有桩单车在短短 3 个月后便以失败告终,这对艰难求生的 ofo 来说无疑是个巨大打击。 要知道,失去资本加持走向全面溃败后,有桩单车几乎成为 ofo 留在共
0

想快速退ofo押金?购物满8000元即可

ofo 共享单车来得快,去的更快。直到现在,还有不少用户的押金没有得到退还。此前有消息称,仍然有多达 700 万用户在排队等待退还押金,但是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看,排在 700 万左右的用户想要得到押金,还要再等 500 年。面对这种情况,ofo 也非常“贴心”的提供了另一种方式——购物退押金。 现如今
0

北京市交委立案调查ofo小黄车 你的押金退回来了吗?

每经记者李少婷 每经编辑陈俊杰 5 月 27 日上午,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官网发布通知,公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即共享单车)行业 2020 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ofo 小黄车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数据传输中断,已被市执法总队约谈并立案调查,并要求其限期整改。 公告显示,一季
0

ofo关联公司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2000万

5 月 13 日消息,天眼查数据显示,5 月 11 日,ofo 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 2 则,累计执行标的为 2137 万元,执行法院均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注册资本为 15 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
4

创始团队出走,ofo回不去了!

作者丨魏晓,编辑丨顾盼,来源丨 AI 蓝媒汇(ID:lanmeih001) 跟随戴威最久的 ofo 联合创始人于信,终于还是离戴威而去了。 根据 36 氪消息,ofo 联合创始人于信近期已经开始独立创业,其开启的新项目是关于低度酒的消费品类,近期已经拿到数百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由真格基金领投。 这也
0

ofo联合创始人于信获百万美元种子融资 投身酒类行业

据 36 氪报道,ofo 联合创始人于信于近日开始独立创业,已获得种子轮融资。 新项目涉足酒类行业,着重于低度酒。这个新项目吸引了真格基金等投资商,目前已向于信投资数百万美元。
0

ofo、瑞幸泡沫破裂,近十年的资本大跃进周期宣告终结

原标题:近十年的资本大跃进周期宣告终结捕手志 文/龚荃宇 来源:捕手志(ID:ibushouzhi) 按: 近十年来,资本造富运动的屡屡成功极大地导致了资本的膨胀与浮躁,它们执著于互联网企业早期效应带来的经验主义,在共享经济、生鲜电商、大消费等领域推动众多创业公司采取激进的市场策略,以亏损换规模与市
1

复工后的共享单车正迎来第二春,但翻身机会已不属于ofo

图片来自“亿欧网” 【编者按】面对疫情的突发,共享单车已然成为了大部分人的出行工具,而在这场单车“战疫”中却不见了 ofo 的踪迹。 本文首发于腾讯深网,作者为李越 单位要求到岗的第一天,身在北京的小玉选择共享单车出行。 随身携带了 75 度酒精对车把和车座消毒,7 公里的距离,小玉骑了差不多四十分
0

ofo创始人戴威退出其控股公司法定代表人及高管

网易科技讯,1 月 12 日消息,天眼查数据显示,1 月 10 日,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ofo 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由朱爱莲接任。此外,张巳丁退出监事,由袁雪云接任。 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7 年 8 月,注册资本 100 万人民币,戴
0

ofo新年9天新增6条被执行人信息 累计执行标的884万

网易科技讯,1 月 9 日消息,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 2020 年 1 月 9 日,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在 2020 年已新增 6 条被执行人信息,累计执行标的约为 884 万。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注册资本为 15 亿美元,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