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0

ofo又玩虚的!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作者/ 胡巍巍 来源:CSDN(ID:CSDNnews) 说个笑话,ofo 今天要给你退押金了。 人间哪里套路多?ofo 小黄算一个。 这厮为了不退押金,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 之前的押金买理财产品没人买账,现在 ofo 又推出了押金换金
0

ofo押金变成金币去消费?专业律师:问题多多,有一定法律风险

来源:腾讯科技专业律师团 作者: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新锐罗为 等待 ofo 退押金已经成为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但 ofo 出台了一系列动作似乎让这件事有了一线转机。 近日,ofo 小黄车推出“押金升级折扣商城金币”服务:99 元押金可升级为 150 金币,金币可用于 APP 内折扣商城消费,1
0

ofo悄悄试水折扣商城,押金可当做金币消费

作者:杨林 上个月开始,陆续有还没退押金的用户发现,ofo App 端服务的栏目里出现了一个新的选项,名为“折扣商城”。所有还没有退押金的用户都可以选择将押金“升级”为金币。例如 99 元押金升级为 150 个金币,而 199 元押金则会升级为 300 个金币。36 氪了解到,金币可以用于商城消费,
0

ofo再次被法院冻结145万元 已遭遇多起供应商起诉案

北京商报讯(记者魏蔚)因供应商纠纷,ofo 再次被法院冻结资金。2 月 23 日,天眼查数据显示,天津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科林”)与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ofo 关联公司,以下简称“拜克洛克”)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法院冻结拜克洛克银行存款 145 万元或查封其他等额财产
1

共享单车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史中疯狂试错?

共享单车曾与高铁、移动支付、网购并称为新四大发明。但是,现在摩拜已卖身,ofo 度日维艰,迅速退去光环、坠落凡间。 共享单车确实烧钱,但烧钱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圈里很常见,从打车到外卖都是这么走过来的,“雷布斯”也语重心长地说过“创业还是要有烧不完的钱”。只不过共享单车烧得既没品位,也没技术含量,最后还
0

ofo天津飞鸽案宣判:ofo被冻结8082万元银行存款和财产

36 氪讯,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开信息显示,在 ofo 和天津飞鸽的合同中,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共计 8082.75 万元的银行存款和相应财产被冻结。天津飞鸽和 ofo 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于 2018 年 6 月 20 日立案。 自从现金流紧张的真想公之于众之后,ofo 的
0

共享单车:关注随意挪用押金是关键

记者任震宇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共享单车野蛮生长留下了诸多后遗症,这其中固然有互联网经济“先跑马圈地发展,再寻找盈利模式”的原因,但相关法律制度的漏洞也不容忽视。多位专家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有法律体系对相关企业如何管理预付款和押金缺乏明确规定,亟须完善顶层设计,加强立法规制,才能亡羊
0

外媒揭示小黄车ofo沉浮录:错过并购机会,股东分歧不断

【腾讯科技编者按】美国科技网站近日撰文,通过对相关人士的采访,还原了 ofo 从迅速蹿红到濒临破产的过程。糟糕的商业决策、错过与摩拜的合并机会,以及股东在关键事项上的意见分歧,或许是 ofo 沉沦背后的主要原因。 以下为原文内容: 做生意难免有好有坏,科技行业也不例外,甚至也会出现糟糕透顶的公司。o
0

那些倒在2018年的创业者 他们的故事是这个时代的迷思

文/DC 金克丝 来源:国王与王后(ID:kingandqueen2018) 人生的常态,多半是小部分的甜里掺着焦虑、迷茫和自我怀疑。 就像有人问雷军:“为什么别人看上去都挺顺利,而我这么不顺?” 雷军说:“因为所有人在谈的时候,都简化了过程。” 在商业世界中,挫折或失败鲜少成为焦点,它们通常作为点
3

起诉ofo索赔199元押金?您得先花6100元去仲裁

最近正应该为了退押金的事焦头烂额的 ofo,仔细一看还挺气定神闲的。每天退一点,要退好几年,但不管要退多久,用户也只能排着队,拿着退款的号码牌。 明明是 ofo 违背了与用户间的约定无法及时退款,难道就没有坐不住的用户,试图在排到自己之前,先通过法律渠道向 ofo 索赔吗? 当然不是没有,只不过 o
1

复盘ofo:如今的四面楚歌其实早已埋下了伏笔

来源: 哈佛商业评论 对于 ofo 困境的成因,目前主要有三派观点:一是,一票否决权(veto right)。据报道,2017 年年底金沙江创投退出 ofo 后,在董事会中,戴威和滴滴、阿里、经纬的代表都拥有一票否决权,这造成严重的相互掣肘,使戴威团队走向孤立,同时资金陷入匮乏。持此派观点的人关注的
0

ofo、途歌科技、健康猫……为何齐齐倒在2018寒冬

每经记者 李蕾 实习记者 唐如钰 姚亚楠 每经编辑 肖芮冬 创投失败年年有,寒冬之下尤其多。 2018 年的创投圈有太多故事可以讲,有天之骄子创业者的惨败,有披着自主创新外壳项目骗投资,也有行业的集中“爆雷”和最短时间的投资退回。其中,有一些案例值得被回顾与记住——“记”不是为挽歌,而是告诫。 为此
0

浙江男子骑小黄车猝死,法院判决ofo补偿家属15万元

Bianews 1 月 25 日消息,据裁判文书网于 14 日下达的判决书显示,就 2017 年浙江男子骑小黄车猝死一案,法院判决 ofo 在其死亡中无过错,但应支付其家属 15 万元经济补偿。 根据判决书中所述案情,2017 年 7 月 25 日下午,死者于莫干山路与余杭塘路交叉口,通过支付宝扫码
0

北大经济学教授评ofo告急:伟大的试验 悲剧的结局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曹和平 回顾互联网电商的发展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共享单车的诞生从来就不是某个人“灵光乍现”的创意,而是深深植根于与之相匹配的基础设施和技术革命,这是共享单车可运行的内在逻辑。 互联网产业在过去 10 年中有 5 代运营平台: 第一代是 General Information We
0

ofo回应旗下公司与P2P公司合作:探索科技赋能实体行业

天眼查显示,“ofo 系”公司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拜克技术),2018 年底新增对外投资公司北京玖银未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玖银未来)。 玖银未来另外两大股东分别是北京九狐时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狐时代,曾用名北京玖富白条科技有限公司)和程程,其中拜克技术出资比例 4
0

靠P2P续命? ofo子公司股权已质押给玖富白条

资本寒冬下,流行抱团取暖。 日前,ofo 两名联合创始人薛鼎、张巳丁退出 ofo 系公司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拜克技术”)一事,将该公司从幕后推至台前。《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拜克技术似乎与玖富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证券日报》记者向 ofo 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询问 ofo 与玖
0

ofo运营公司再添13个执行案件 退押排队仍在千万以上

天眼查显示,自 2019 年 1 月 10 日至 2019 年 1 月 16 日,ofo 小黄车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共新增 13 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 3.36 万元至 8094.88 万元不等,合计 1.01 亿元,执行法院分别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北
0

小黄车押金要退3年?当初我们交的10亿元去哪儿了?

在“共享出行”的风口过后,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有哪些经验和教训? 去年年底,拥有共享单车数量最多的 ofo 小黄车出现了押金难退的情况。一个月过去了,现在的情况如何呢? 10 亿押金要退 3 年 ofo 小黄车退押金难 2017 年夏天,檀先生交了 199 元的押金成为了 ofo 小黄车的用户。从 2
0

两名ofo联合创始人不再持股戴威旗下子公司,官方称此为正常调整

1 月 17 日,根据天眼查工商信息显示,ofo 创始人戴威名下公司——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动,ofo 的联合创始人薛鼎和张巳丁之前各自所持的 10% 的股份,如今变更为联合创始人杨品杰所持有。除此之外,截止目前戴威作为大股东持该公司股份 70%,于信持股 10%。 图片:天眼查
0

“消失”的押金:ofo上千万用户等待退押金内幕

作者:钱玉娟、赵喆 经历了多事之秋,让 ofo 更难熬的是,这个雪上加霜的寒冬。 1 月 10 日,凤凰自行车起诉 ofo 拖欠货款有了新进展,即法院依法扣除 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 2806 万元存款。另一边,至今仍有 1000 万人等待退押金。当线上退押迟迟未果,数千名用户于 12 月 17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