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32

他用他的方式挽救小黄车 就像从原生家庭中挽救自己

Figure x 生活万岁 ▼ 尹焕章,电影《生活万岁》被拍摄者之一,生活在深圳市罗湖区湖贝路城中村,职业是一名快递小哥。 他是深圳这座大都会里典型的「低收入群体」,来自贫寒的家庭,住在廉价的地方,做着辛苦的工作,听「快手」神曲作为业余消遣…… 尹焕章跟身边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在业余时做「单车猎人
3

80后已经套现离场,90后却要“跪着活下去”

划重点: 张旭豪做饿了么是非常投入的。为了创业,他和康嘉选择休学一年。即便如此,饿了么仍旧差点中途夭折,两人还曾试图做煤炭生意“为饿了么另谋出路”,后来发现操作难度更大才重新回来做外卖。 对于胡玮炜而言,想法虽然不是自己原创的,但她非常认同,而她一向对自己认同的事抱以全部力量推动。在李斌的支持下,解
0

1300万ofo用户退押金陷困局:起诉恐驳回 仲裁费太高

图/视觉中国 截至目前,超过 1300 万 ofo 用户排队申请退押金,后续人数可能进一步增加。用户们除了漫长的等待之外,理论上也可以诉诸法律,但目前无论是诉讼还是仲裁,甚至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要想顺利拿回押金均存在不小的障碍。 原标题:1300 万 ofo 用户退押金陷维权困局:起诉恐驳回,仲裁
8

失信的ofo,嗜血的啸虎,落寞的欧神

文/碧树西风 来源:记忆承载(ID:wodqbs) 有人想听还钱排队能绕半个地球的 ofo 的故事。这个故事讲起来非常复杂,它会牵扯一堆人进来。 12 月 18 号,ofo 在线排队的已经有 1013 万人,待退押金至少 10 亿。 戴威这个曾经幻想改变世界的北大学生会主席,也上了法院的老赖名单。被
0

CNN:曾经风光无限的ofo如今为何溃不成军?

不久前,现金流充裕的中国单车共享出行明星企业 ofo 还被外界誉为是“改变游戏规则的科技初创公司”。但如今,该公司已经处于生死的边缘。 在阿里巴巴等知名投资方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加码下,ofo 成功开创了近年来席卷中国城市的无桩单车共享文化。这些单车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应用在任何地方上锁和解锁,这意味着用户
0

共享单车“旗手”相继谢幕 下半场将揭幕

吕倩 行业中的两家头部企业——摩拜和 ofo 分别以不同方式结束了共享单车之争中的高潮部分,作为后来者的哈啰正以包围者身份,为这一曾被认为最具创新性的行业发展增添新的变数。 12 月 23 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发表公司内部信,宣布辞去摩拜 CEO 一职,接任者为摩拜总裁刘禹。差不多九个月前,摩拜
0

共享单车消亡史:七个亲历者的真实故事

共享单车神话是如何吹起来又如何破灭的?它存在过的价值在哪里?全天候科技和这个行业多个环节的亲历者聊了聊,他们包括摩拜单车投资者,小鸣单车投资者,ofo 前高管、员工,优拜单车创始人以及摩拜单车供应商。他们的故事连起来几乎就是这个神话的全貌。 2018 年的最后一个月,ofo 遭遇用户蜂拥退押,100
8

官二代、北大学生会主席... 戴威成名比他创业还早得多

来源:8 字路口 作者: 罗镇昊 1934 年,《时代》周刊刊登了一段文字,描写当时的“满洲国皇帝”溥仪: 作为一个日本的傀儡,他不敢在无人护卫之下走出皇宫,于是只好在花园里转来转去,练习车技。 这位“满洲国皇帝”能让前轮悬空,只骑后轮。 溥仪,如果不算是中国历史上最喜欢自行车的人,起码是中国历史上
0

ofo“失血”:用户流失、押金退款或致猝死

作者:张惠芳,张靖超 12 月 17 日,上千名 ofo 用户涌向北京市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退押金,网友集体围观了一场“ofo 北京车友会”。 当晚,ofo 官方宣布,退押金采取线上排序方式,线上线下一视同仁,于是用户开始排起了“史上最长”的队。截至 12 月 20 日下午 2 时许,排队人数已达
1

滴滴曾欲以估值20亿美元收购ofo文件曝光|滴滴:10月9日就辟过谣了

文/雷建平 遭遇用户退押金潮,创始人进入老赖名单的 ofo 原本有可以挽救的机会。 雷帝网获得的信息显示,滴滴曾准备今年 8 月以 20 亿美元的估值买入 5 亿美元的 ofo 公司F类股票。 滴滴还拥有以同样估值在 18 个月内再以 5 亿美元买入 ofo 公司F类股票的权利。 在滴滴给 ofo
0

“小黄车”如果破产 押金还能要回来吗?

“小黄车”如果破产,押金还能要回来吗 专家表示:押金所有权属于消费者,不是企业资产,运营公司有义务在合理期限内退还押金 2017 年,北京的查先生手机下载了小蓝单车 App,支付押金 99 元。还不到一年的使用时间,他遭遇了乱扣费用、车辆少等问题,直至最终连押金都难以退回,只好放弃讨回押金并卸载 A
0

ofo之死:一票否决搅动 成败都在押金 失败资本盛宴

本报记者张杰北京报道 近 4 年的 1450 个日夜里,ofo 以及其创始人戴威从资本宠儿到互联网创业神话,ofo 一度被认为是市场领军者,戴威也被业内誉为最年轻的创业明星;但最终沦为消费者和投资者所遗弃的“老赖”。 ofo 退押金排队人数超 1000 万以及欠款金额日益剧增大背景下,12 月 20
2

一票否决权真的是ofo失败的根源吗?

文/王新喜 来源: 热点微评(ID:redianweiping) 日前,ofo 面临上千万用户退押金、线下总部大排长龙,股东阿里和滴滴放弃救火的危机,腾讯一位内部人员发布朋友圈说:“如果说 ofo 的成功是过去几年中国市场资本力量无往不胜的幻觉,那么它的失败则是这种幻觉的破灭。”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
0

谁用了马化腾指认的“致命否决权”

摩拜被美团收购,巨头魅影未散。对 ofo 如今的境遇,马化腾跳出来爆料,看着那么多分析文章说不到点子上,他直接抛出了 veto right(否决权)问题。 这是马化腾就共享单车的第二波强势发声。去年 6 月,他曾与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朋友圈互怼,称摩拜和 ofo 是“智能机和非智能机”的区别
0

戴威是“老赖”吗?

ofo 和戴威无疑是本周创投圈新闻的绝对C位,尤其是当媒体发现了戴威的“限制消费令”后。大家纷纷感慨,昔日的 90 后明星创业者,竟然成了和贾跃亭一样的“老赖”? 根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12 月 4 日开出的限制消费令,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即 ofo 的运营主体)和戴威因未履行“给
2

戴威收到“限制消费令”,子女上私校也成问题?

腾讯科技文/陆屿 本周对于 ofo 来说是极其煎熬一周。 从千人排队上门要求退还押金而闹的满城风雨,到铺天盖地的各大媒体对 ofo 从管理到商业模式的质疑分析,外界纷纷开始猜测 ofo 将“行将末路”,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而对于 ofo 创始人戴威本人来说,这份所承受的代价则更大,甚至在个人信誉上也
0

各怀鬼胎!“ofo否决权”引22位投资人下场激辩

昨天下午互联网大佬马化腾和李学凌在朋友圈发消息点评 ofo 事件,再次将舆论焦点扭转至一票否决权上。作为 ofo 竞争对手摩拜的大股东,马化腾指出 ofo 事件核心原因是 veto right。就在昨夜凌晨,蚂蚁金服陈亮发朋友圈消息称这是 pony 在带节奏,并且否认阿里有 ofo 的一票否决权。那
0

关于共享单车,那些你没想过的问题

文/小马宋 来源:小马宋(ID:xiaomasong999) 在出差,忙里偷闲,我们来聊聊共享单车,直接进入正题,以下是我想讲的几个点。 1、去年的时候有人问我对共享单车的看法,我说共享单车是个好事情,因为方便了我们消费者,但未必是个好生意,因为面临很多问题。不排除它可能最终赚钱,但要有许多条件。
1

复盘“ofo败局”:创业者和投资人不应该是博弈关系

来源:阑夕(ID:techread) 其实马化腾也在朋友圈里间接参与过两次关于 ofo 的讨论。 第一次是在去年夏天,ofo 的投资人、风格激进的朱啸虎引述艾瑞的数字,表示 ofo 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远超摩拜。 考虑到后面半年朱啸虎持续鼓动 ofo 和摩拜合并的做法,这条朋友圈未尝没有借势抬价的意图,
0

熊猫资本李论谈共享单车盲目烧钱:资本有时用力过猛

澎湃新闻记者承天蒙 “资本的初心是好的,只是有时候用力过猛。” 近日,北京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2018 投资界年会举办间隙,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这么谈论过去两年共享单车等行业出现的盲目烧钱扩张现象。 李论 熊猫资本 2015 年成立,由李论、梁维弘、李心毅和毛圣博四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