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8

官二代、北大学生会主席... 戴威成名比他创业还早得多

来源:8 字路口 作者: 罗镇昊 1934 年,《时代》周刊刊登了一段文字,描写当时的“满洲国皇帝”溥仪: 作为一个日本的傀儡,他不敢在无人护卫之下走出皇宫,于是只好在花园里转来转去,练习车技。 这位“满洲国皇帝”能让前轮悬空,只骑后轮。 溥仪,如果不算是中国历史上最喜欢自行车的人,起码是中国历史上
0

ofo“失血”:用户流失、押金退款或致猝死

作者:张惠芳,张靖超 12 月 17 日,上千名 ofo 用户涌向北京市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退押金,网友集体围观了一场“ofo 北京车友会”。 当晚,ofo 官方宣布,退押金采取线上排序方式,线上线下一视同仁,于是用户开始排起了“史上最长”的队。截至 12 月 20 日下午 2 时许,排队人数已达
1

滴滴曾欲以估值20亿美元收购ofo文件曝光|滴滴:10月9日就辟过谣了

文/雷建平 遭遇用户退押金潮,创始人进入老赖名单的 ofo 原本有可以挽救的机会。 雷帝网获得的信息显示,滴滴曾准备今年 8 月以 20 亿美元的估值买入 5 亿美元的 ofo 公司F类股票。 滴滴还拥有以同样估值在 18 个月内再以 5 亿美元买入 ofo 公司F类股票的权利。 在滴滴给 ofo
0

“小黄车”如果破产 押金还能要回来吗?

“小黄车”如果破产,押金还能要回来吗 专家表示:押金所有权属于消费者,不是企业资产,运营公司有义务在合理期限内退还押金 2017 年,北京的查先生手机下载了小蓝单车 App,支付押金 99 元。还不到一年的使用时间,他遭遇了乱扣费用、车辆少等问题,直至最终连押金都难以退回,只好放弃讨回押金并卸载 A
0

ofo之死:一票否决搅动 成败都在押金 失败资本盛宴

本报记者张杰北京报道 近 4 年的 1450 个日夜里,ofo 以及其创始人戴威从资本宠儿到互联网创业神话,ofo 一度被认为是市场领军者,戴威也被业内誉为最年轻的创业明星;但最终沦为消费者和投资者所遗弃的“老赖”。 ofo 退押金排队人数超 1000 万以及欠款金额日益剧增大背景下,12 月 20
2

一票否决权真的是ofo失败的根源吗?

文/王新喜 来源: 热点微评(ID:redianweiping) 日前,ofo 面临上千万用户退押金、线下总部大排长龙,股东阿里和滴滴放弃救火的危机,腾讯一位内部人员发布朋友圈说:“如果说 ofo 的成功是过去几年中国市场资本力量无往不胜的幻觉,那么它的失败则是这种幻觉的破灭。”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
0

谁用了马化腾指认的“致命否决权”

摩拜被美团收购,巨头魅影未散。对 ofo 如今的境遇,马化腾跳出来爆料,看着那么多分析文章说不到点子上,他直接抛出了 veto right(否决权)问题。 这是马化腾就共享单车的第二波强势发声。去年 6 月,他曾与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朋友圈互怼,称摩拜和 ofo 是“智能机和非智能机”的区别
0

戴威是“老赖”吗?

ofo 和戴威无疑是本周创投圈新闻的绝对C位,尤其是当媒体发现了戴威的“限制消费令”后。大家纷纷感慨,昔日的 90 后明星创业者,竟然成了和贾跃亭一样的“老赖”? 根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12 月 4 日开出的限制消费令,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即 ofo 的运营主体)和戴威因未履行“给
2

戴威收到“限制消费令”,子女上私校也成问题?

腾讯科技文/陆屿 本周对于 ofo 来说是极其煎熬一周。 从千人排队上门要求退还押金而闹的满城风雨,到铺天盖地的各大媒体对 ofo 从管理到商业模式的质疑分析,外界纷纷开始猜测 ofo 将“行将末路”,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而对于 ofo 创始人戴威本人来说,这份所承受的代价则更大,甚至在个人信誉上也
0

各怀鬼胎!“ofo否决权”引22位投资人下场激辩

昨天下午互联网大佬马化腾和李学凌在朋友圈发消息点评 ofo 事件,再次将舆论焦点扭转至一票否决权上。作为 ofo 竞争对手摩拜的大股东,马化腾指出 ofo 事件核心原因是 veto right。就在昨夜凌晨,蚂蚁金服陈亮发朋友圈消息称这是 pony 在带节奏,并且否认阿里有 ofo 的一票否决权。那
0

关于共享单车,那些你没想过的问题

文/小马宋 来源:小马宋(ID:xiaomasong999) 在出差,忙里偷闲,我们来聊聊共享单车,直接进入正题,以下是我想讲的几个点。 1、去年的时候有人问我对共享单车的看法,我说共享单车是个好事情,因为方便了我们消费者,但未必是个好生意,因为面临很多问题。不排除它可能最终赚钱,但要有许多条件。
1

复盘“ofo败局”:创业者和投资人不应该是博弈关系

来源:阑夕(ID:techread) 其实马化腾也在朋友圈里间接参与过两次关于 ofo 的讨论。 第一次是在去年夏天,ofo 的投资人、风格激进的朱啸虎引述艾瑞的数字,表示 ofo 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远超摩拜。 考虑到后面半年朱啸虎持续鼓动 ofo 和摩拜合并的做法,这条朋友圈未尝没有借势抬价的意图,
0

熊猫资本李论谈共享单车盲目烧钱:资本有时用力过猛

澎湃新闻记者承天蒙 “资本的初心是好的,只是有时候用力过猛。” 近日,北京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2018 投资界年会举办间隙,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这么谈论过去两年共享单车等行业出现的盲目烧钱扩张现象。 李论 熊猫资本 2015 年成立,由李论、梁维弘、李心毅和毛圣博四
2

戴威的董事会股东的签字权 谁搞垮了ofo的资金和前途?

《潜望》作者李思谊李儒超 在这个最冷的冬天,ofo 所遭遇的一切在之前都有预兆。 虽然几乎所有迹象都表明,戴威是 ofo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其顶层架构设计,使得在董事会投票权过半的戴威,并不能在危及公司存亡的大事件上完全拥有主导权,比如融资 。 腾讯《潜望》了解到,去年就已成型的 ofo 董事会中
0

ofo“挤兑”风波背后:共享单车订单萎缩 供应商净利滑坡

见习记者张赛男上海报道 继去年小蓝单车爆发“挤兑”危机后,近日,小黄车 ofo 也迎来押金“挤兑”潮。最新数据显示,ofo 退押金“排队”人数已超 1000 万,待退金额逾 10 亿元。 复盘来看,用户们似乎显得有些后知后觉。实际上,当 2018 年各地共享单车“坟场”图片在网上流传时,已经预示着共
23

情怀不值得炫耀,宽容戴威不等于宽容ofo

文/方浩 来源:接招(ID:itakethat) 昨天 ofo 创始人戴威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说在“现金流和媒体的压力之下”,日子很不好过。ofo 有资金压力我承认,但说媒体给了很大压力,至少很片面。 比如最近一段时间,一些自媒体对戴威和 ofo 的力挺力度之大,简直就是久违了的大字报文风,以至于都快
0

“弃子”戴威骄荣不再?三年起落一朝茫茫

现在中国最长的一条排队队伍,估计就是 ofo 退押金的队伍了。 昨天 ofo 页面显示线上排队人数已经突破 1000 万,ofo 总部的退押金队伍也从五楼排到一楼,又从大堂一直延伸至大楼门口的马路上,可能高达 19 亿的待退押金或许会成为压垮 ofo 的最后一根稻草。 昨天 ofo 创始人戴威在内部
0

用户谈ofo押金之殇:一个失败的资本游戏

来源 Bianews 近期,ofo 线上线下退押金一事,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昨日,ofo 创始人戴威发了一封饱含感情色彩的全员信称,“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ofo 线上的退押金人数已超过 1 千万,押金总额早已超过 10 亿元。 全员信发出后不久,不
2

马化腾李学凌评“ofo死因”:5个一票否决权 啥事都通不过

摘要:12 月 20 日,马化腾在朋友圈对 ofo 溃败原因发表评论称,“是一个 veto right(否决权)”的问题。欢聚时代董事长兼 CEO 李学凌也称 ofo 真正的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他解释,目前,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5 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不通过。” 作者:张超
4

ofo公司及戴威被列入“老赖”名单:限制乘坐飞机等

12 月 20 日下午消息,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信息,12 月 4 日,海淀区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 运营主体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限制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戴威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具体限制包括:该公司和戴威不得乘坐飞机、列车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