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0

关于共享单车,那些你没想过的问题

文/小马宋 来源:小马宋(ID:xiaomasong999) 在出差,忙里偷闲,我们来聊聊共享单车,直接进入正题,以下是我想讲的几个点。 1、去年的时候有人问我对共享单车的看法,我说共享单车是个好事情,因为方便了我们消费者,但未必是个好生意,因为面临很多问题。不排除它可能最终赚钱,但要有许多条件。
1

复盘“ofo败局”:创业者和投资人不应该是博弈关系

来源:阑夕(ID:techread) 其实马化腾也在朋友圈里间接参与过两次关于 ofo 的讨论。 第一次是在去年夏天,ofo 的投资人、风格激进的朱啸虎引述艾瑞的数字,表示 ofo 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远超摩拜。 考虑到后面半年朱啸虎持续鼓动 ofo 和摩拜合并的做法,这条朋友圈未尝没有借势抬价的意图,
0

熊猫资本李论谈共享单车盲目烧钱:资本有时用力过猛

澎湃新闻记者承天蒙 “资本的初心是好的,只是有时候用力过猛。” 近日,北京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2018 投资界年会举办间隙,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这么谈论过去两年共享单车等行业出现的盲目烧钱扩张现象。 李论 熊猫资本 2015 年成立,由李论、梁维弘、李心毅和毛圣博四
2

戴威的董事会股东的签字权 谁搞垮了ofo的资金和前途?

《潜望》作者李思谊李儒超 在这个最冷的冬天,ofo 所遭遇的一切在之前都有预兆。 虽然几乎所有迹象都表明,戴威是 ofo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其顶层架构设计,使得在董事会投票权过半的戴威,并不能在危及公司存亡的大事件上完全拥有主导权,比如融资 。 腾讯《潜望》了解到,去年就已成型的 ofo 董事会中
0

ofo“挤兑”风波背后:共享单车订单萎缩 供应商净利滑坡

见习记者张赛男上海报道 继去年小蓝单车爆发“挤兑”危机后,近日,小黄车 ofo 也迎来押金“挤兑”潮。最新数据显示,ofo 退押金“排队”人数已超 1000 万,待退金额逾 10 亿元。 复盘来看,用户们似乎显得有些后知后觉。实际上,当 2018 年各地共享单车“坟场”图片在网上流传时,已经预示着共
23

情怀不值得炫耀,宽容戴威不等于宽容ofo

文/方浩 来源:接招(ID:itakethat) 昨天 ofo 创始人戴威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说在“现金流和媒体的压力之下”,日子很不好过。ofo 有资金压力我承认,但说媒体给了很大压力,至少很片面。 比如最近一段时间,一些自媒体对戴威和 ofo 的力挺力度之大,简直就是久违了的大字报文风,以至于都快
0

“弃子”戴威骄荣不再?三年起落一朝茫茫

现在中国最长的一条排队队伍,估计就是 ofo 退押金的队伍了。 昨天 ofo 页面显示线上排队人数已经突破 1000 万,ofo 总部的退押金队伍也从五楼排到一楼,又从大堂一直延伸至大楼门口的马路上,可能高达 19 亿的待退押金或许会成为压垮 ofo 的最后一根稻草。 昨天 ofo 创始人戴威在内部
0

用户谈ofo押金之殇:一个失败的资本游戏

来源 Bianews 近期,ofo 线上线下退押金一事,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昨日,ofo 创始人戴威发了一封饱含感情色彩的全员信称,“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ofo 线上的退押金人数已超过 1 千万,押金总额早已超过 10 亿元。 全员信发出后不久,不
2

马化腾李学凌评“ofo死因”:5个一票否决权 啥事都通不过

摘要:12 月 20 日,马化腾在朋友圈对 ofo 溃败原因发表评论称,“是一个 veto right(否决权)”的问题。欢聚时代董事长兼 CEO 李学凌也称 ofo 真正的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他解释,目前,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5 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不通过。” 作者:张超
4

ofo公司及戴威被列入“老赖”名单:限制乘坐飞机等

12 月 20 日下午消息,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信息,12 月 4 日,海淀区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 运营主体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限制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戴威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具体限制包括:该公司和戴威不得乘坐飞机、列车
0

骑过ofo也排过退押金长队,但你可能不认识这个戴威

原标题 我眼中的 ofo 和戴威 来源 《人物》 文 枕木 编辑 宋函 图视觉中国(除署名外) 很难想象,冬天的北京户外有那么多人排队。 12 月 18 日下午,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门口挤满了想来 ofo 总部退押金的人。人群被白色护栏隔成六排之后蜿蜒到丹棱街上,为了维护秩序,队伍附近停了 7 辆警
0

ofo回应是否有钱退押金:商业机密,不便透露

19 日下午,ofo 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信中希望 ofo 员工能够坚定信念,勇敢面对 ofo 目前面临的困境,同时他还表示要为 ofo 欠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 ofo 的用户负责。 ofo 押金难退的问题已经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很多用户在 ofo 应用中申请退押金之后,时间远远超过
2

共享单车的押金到底属于谁?

文/慕峰 来源:太阳照常升起(ID:The_sun_also_rise) 本文题目是句废话,当然属于消费者。但考虑到消费者越来越难拿回押金,这个题目瞬间就焕发了生机和活力。新时代总会有些新问题。共享单车公司,明明看起来是做实业的,却反复遭受“挤兑”危机。能硬生生把实业干成金融,把押金干出存贷的效果,
10

ofo不需要拯救:速度滑落始料未及 或只能靠破产重组

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ofo 戴威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今年你最想撤回的操作是什么?” 排名第一是:“ofo 押金”! 这个冬天,ofo 的日子太难了。 12 月 17 日上午 8 点,
2

股东阿里和滴滴放弃救火:垂危ofo能走多远?

本报记者陶力上海报道 “您当前已排到第 10749759 位,排队退款期间可正常用车。”12 月 19 日,一名媒体人在朋友圈晒出 ofo 退款系统截图,他还是很惊讶于这一千多万名用户的后知后觉,毕竟关于 ofo 的资金困难消息已经数次被曝光过。 如果以每人 99 元押金计算,ofo 需要退还的资金
3

ofo死干净了没有?

北京站北广场。2018 年 6 月 15 日 文/keso 来源:keso 怎么看(ID:kesoview) 虽然 ofo 创始人兼 CEO 戴威在努力地让 ofo 活下去,“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但媒体早就判了 ofo 死刑,它们热衷于替 ofo 传播所有的坏消息:你看,我说过 ofo 快死了吧
0

ofo线上退押金排号过千万 退款到手要等三年?

“小黄车退押金难”是 ofo 身上一个深深的烙印。“APP 里退款按钮被设置成灰色、客服电话无人接听、用户冒充老外后就迅速退款。”正当这一系列问题让本就风雨飘摇的 ofo 焦头烂额的时候,近日,北京 ofo 公司门口数百人寒风中排队退款的消息,再一次把 ofo 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2 月 17
2

人民日报评押金难退:说没挪用是撒谎 包容不等于纵容

文:何鼎鼎 今天我们再来聊聊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问题。 头大的不止是你们,本部门也有诸多同事深陷其中,本君更因行动迟缓,退款排名排到 1000 万名开外。现在只能互相打趣,佯装淡定。当然,被堵门退款的也不止 ofo 一家,还有共享汽车品牌途歌(TOGO),据称 1500 元押金今天办手续,明年 2 月
0

千万人排队退押金 ofo说要活下去

吕倩 在燃烧人民币取暖的好日子过去后,共享单车的凛冬突然而至。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的一栋大厦。一墙之隔,阻断了 ofo 小黄车内部与单车押金用户的愤怒情绪。 墙内,ofo 创始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拜克洛克公司”)首席执行官戴威继续劝勉着员工认同与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墙外
0

ofo押金风波背后:最惨股东滴滴3.7亿美元或打水漂

新京报讯(记者陈维城)近日,ofo 小黄车押金问题引发关注。12 月 19 日,新京报记者获悉,ofo 真实融资额为 14.5 亿美元,其中滴滴共投入 3.7 亿美元;阿里投入 3.4 亿美元,另有 8000 万美元债权,蚂蚁金服投入 1.4 亿美元。对此,滴滴表示不予置评,阿里与蚂蚁金服未做回应,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