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关于“ofo”的主题

0

ofo押金新政策:押金投资理财项目后可免押金

11 月 23 日下午消息,ofo 今日在 App 里发布通知称,ofo 99 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 PPmoney 的新用户后,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据 ofo APP 活动详情介绍称,ofo 99 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 PPmoney 的新用户后,即认可并同意将 ofo 99 元押金成功升
0

ofo小黄车:服务器迁移致退押金时间延长 15天内一定能退

最近几个月围绕 ofo 小黄车的似乎没有任何好消息,这两天又有各种报道称,ofo 在全国多地的办公楼已经人去楼空,退押金的时间也悄然延长到 15 个工作日,甚至有人等了更长时间也没等回来押金。 最早报道 ofo 人去楼空的消息出现在 9 月底,当时有媒体发现 ofo 在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内的办公
0

ofo回应多地办公室人去楼空:不实报道

腾讯科技讯,针对网上关于“ofo 小黄车多地办公室出现‘人去楼空’ ”的报道,ofo 发声明回应称均为不实报道,并表示,此类报道是又一波针对 ofo 的,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意攻击和集中抹黑。 ofo 表示:“ofo 目前在各个城市均保持正常的业务运营,从未、也绝不会放弃地方城市市场,请广大用户放心使用
0

ofo公号卖蜂蜜 网友鼓励:接广告也是为还大家的押金

9 天没有更新的 ofo 小黄车公众号,11 月 19 日 12 时 37 分发布推送,头条标题为《一个长期喝蜂蜜的人,竟然变成了这样???》,疑似是一篇蜂蜜广告。推送发布不到 2 小时,阅读量已突破 10 万。AI 财经社向 ofo 方面询问这条推送的具体性质,对方表示,这就是一篇正常的微信文章。
0

ofo溃败英国市场:共享单车模式在英国困难重重

去年,当无桩共享单车服务 ofo 首次出现在伦敦时,停在地铁站外和街角的这些亮黄色单车令许多人感到困惑和愤怒。 伦敦的 ofo 单车数量迅速上升到近 3000 辆,并扩展到英国各地的多座城市。但同样快速的是,ofo 面对不断上升的亏损开始削减业务,单车逐渐消失不见。 随着全球各地大城市车辆共享热潮的
0

谁差点“杀死了”ofo?

钱玉娟 “消失”几个月后,创始人戴威终于回归了 ofo。 即使 10 月底,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 ofo 破产重组方案的消息下,戴威也未露面,而是 ofo 官方发声明辟谣。关于戴威的动向,ofo 前成员、接近戴威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10 月份戴威经常带团队去新加坡,很少在国内,他在新
0

探访自行车第一镇王庆坨: 被共享单车拖垮 多数工厂停工

空荡的王庆坨摩单自行车厂厂房,外面还挂着凤凰、安琪儿等车厂的广告刘诗萌/摄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诗萌天津报道 深秋 11 月的一个雾霾天里,天津市区以西 40 多公里、隶属武清区的小镇王庆坨,与往日一样宁静。除了高速路上偶尔传来的重卡鸣笛声,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也少有
1

押金到期无法退回 用户质疑ofo人为设置障碍

作者:淳和 财经网讯 近日,多位用户向财经网反映共享单车企业 ofo 出现押金无法正常退回的现象。 10 月 26 日,张先生在 ofo 系统中申请押金退款,按照 ofo 提示信息中所示,最长 15 个工作日的退回周期计算,11 月 16 日应该为最后的退款日期,而目前张先生仍未收到该笔退款。 张先
0

ofo末日挣扎:供应商直接摊牌,用户押金难退,戴威终于认错

文:温丽虹 编辑:老拿 戴威终于现身了。 11 月 14 日下午,ofo 老板戴威出现在办公室。“ofo 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面对虚弱的 ofo,戴威说:我错了。 此时,戴老板的 ofo 气若游丝:整个团队刚刚告别中关村传奇地标理想国际大厦,龟缩到北京分公司所在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办公点苦苦支撑;
0

ofo被多法院列入被执行人 涉及金额5360万元

新浪科技讯,11 月 15 日午间消息,新浪科技获悉,ofo 近期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等多个法院的多个案件中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涉及执行标的超 5360 万元。 陷入多起诉讼 新浪科技梳理发现,近期涉及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 运营主体)被列入被执行人的信息多
3

ofo退押金为啥这么难?用户申请半个月仍未到账

ofo 退押金为啥这么难?用户申请半个月仍未到账 用户申请退款半个月仍未到账 ofo 称退押金周期延长至 15 个工作日 日前,不少用户反映共享单车 ofo 小黄车退押金难,在申请退押金多天后仍未收到退回的款项。北京青年报记者询问 ofo 方面押金是否可以退,对方回应称,“可以退,15 个工作日可收
0

戴威开全员大会:ofo不会倒闭 其他都有可能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王玄璇 编辑马吉英 头图摄影邓攀 11 月 14 日下午两点,ofo 创始人兼 CEO 戴威在公司前台大厅对所有员工表示,ofo 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ofo 拿到了新投资?还是会被收购?戴威没有给出具体答案。 这样的全员大会曾是公司的传统,戴威在全员大会上解答员工的问题。而
2

小黄车用户想退押金有点难 客服称退款周期延至15个工作日

共享单车市场进入“后半场”以来,退款难成了行业的魔咒,市场上大部分品牌都经历过退押金的危机。最近一段时间,ofo 小黄车也遭遇了退押金难。 近日,不少市民向本报投诉称,在 ofo 小黄车 APP 上退押金实在是太难了,要不是找不到退款按钮,要不就是客服电话长期无人接听,而且退款还要等 15 个工作日
0

难逃风暴眼?ofo的内外两个世界

2017 年 10 月 26 日,在澳大利亚悉尼,一名市民使用 ofo 小黄车后展示手机付款界面。 图片来源:新华社 来源:红星新闻 “我真的不明白,每个人都曾是共享单车的受益者,为什么现在都是踩一脚的心态。”面对外界疯传 ofo 破产重组的消息,作为 ofo 在职员工,格林的第一反应是愤怒和无奈。
0

急速扩张酿苦果 ofo上演海外大撤退?

资料图 急速扩张的苦果 ofo 海外大撤退 韩国留学生称在釜山每五辆车就有两辆坏车 一度扩张到全球 21 个城市的 ofo 小黄车,近期开启了海外大撤退的步伐。据媒体报道,上个月,ofo 正式退出日本市场,从今年 6 月开始,其已先后从澳大利亚、德国、韩国、西班牙、以色列和美国部分城市退出。至于退出
0

ofo新总部到处堆着搬家用的纸箱子,负责人称目前正常运营

ofo 小黄车北京总部新址位于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大厦 资金问题严重、多家供应商停止合作等负面消息近日频发,使得 ofo 小黄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就连该公司搬家也在网络上热传。实际上,小黄车的未来更让不少普通用户感到担心。11 月 9 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小黄车新总部。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of
0

ofo办公楼屡遭催债人光顾 合作供应商称业务合作早已终止

“你是来要钱的吗?”在丹棱 soho3 楼,有 ofo 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询问道。 在得知《证券日报》记者身份后,上述工作人员坦言公司曾有催账人员上门,其本人也曾接触过前来催账的人员。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都是技术人员,采访的话可以去对面(互联网金融中心)。”谈及是否还有其它办公地点,该
9

ofo押金退款难?这招教你一秒拿回199元

近期,关于 ofo 资金困难濒临破产的新闻三不五时的被爆出,许多网友也在网络中发出 ofo 押金退款难的质疑。因此,AppSo 早早就出了详细的指南,告诉大家怎么在线上实现 ofo 押金退款。 A 君也不例外,在看了指南后第一时间就申请了退款,当时界面显示的是会在 1-3 个工作日内完成退款。 然而
1

多个供货厂家早已停产!ofo小黄车还能骑多久?

最近,关于 ofo 小黄车(以下简称“小黄车”)的动向备受关注。小黄车是否真要黄了?小黄车还能骑多久?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走访发现,多个合作厂家早已停产小黄车,北京小黄车员工陆续从总部理想国际大厦搬至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 5 层。 实际上,小黄车最近传闻不断。此前有媒体报道“ofo 开始准备破产重组方
0

戴威的车“黄”了:多次传收购 作价从20亿降到10亿

输赢的颜色:戴威的车儿“黄”了 这是,理想褪去后,现实的颜色。 2014 年 9 月,23 岁的戴威在结束了一年支教生活之后,回到北京大学继续攻读经济学硕士。读研期间,他与四位同学薛鼎、张巳丁、于信、杨品杰合伙创立了 ofo,伴随着风口来临,从此开始了一段极不平凡的创业历程。短短数年间,ofo 便获

最新评论